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秋日朝阳透过紫竹林树梢,丝丝点点落在窗台上的海娜花瓣上、花瓣迎风而颤,一簇簇拥在一起,仿佛在歌唱煦阳高照。

    伸手、慕容夜随意捏过一蹙,神情思索。

    玲珑醉、究竟是属于何方势力呢?

    太子?二皇子?还是那个神秘莫测的白衣人?

    秀眉紧蹙,慕容夜只觉得现在的局势有点被动。

    她从地球、一夜之间穿越到了一个叫九州的世界。她所在的只是世界的一角。名唤沧源,南接星宇,西连琉璃,东背浩瀚星海。北方接壤匈奴。可以说,无论是地势亦或富饶程度、沧源都是最为贫瘠的。

    可极其讽刺、君莫邪的出现,直接将这个风云飘摇的国家变得坚不可摧、福庶民安。

    昨日、她已见识了他强不可悍的实力。

    只是、真是的强悍无敌吗?

    慕容夜轻轻蹙眉、自然不会忘记他身中毒的事实。

    蛊毒啊

    慕容夜心下思忖。

    或许、扳倒慕容狄之后根本不用她处心积虑地计划逃跑。

    嗜情蛊、没人可以逃跑它的魔爪、除非

    算了、慕容夜暗自摇头,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那么变态的东西。

    轻轻甩了甩脑袋,慕容夜的视线又转至紫竹苑里那些清扫落叶的一众丫鬟、昨夜一阵寒风起,叶子顿时满天飞,小丫便号召了一些丫鬟,细心地清理着落叶。

    “哗啦”又一阵风飘然而来,毫不客气地掀起女孩儿们的秀发裙摆,许是童心未泯,她们见没人,也就相互嬉闹在了一起。

    慕容夜淡淡莞尔,看着如此宁静和谐的一幕,空明的眸子悄然闪过一抹由衷的羡慕。

    然而、这份恬静并未持续太久。

    一个黑衣小厮匆匆赶来,向着小丫说了几句。很快小丫便踱着小步朝屋里奔来,面之上,还带着点点的笑意。相必、是关于明日大婚之事。

    “王妃姐姐、王爷请王妃正轩阁议事。”小丫小跑而来,俏脸通红地附在慕容夜耳边,欢喜喃喃地八卦道,“奴婢猜想、一定是要说明日大婚的事儿。”

    “你这丫头。”慕容夜好笑地给了一个手栗,看着她吃痛的模样,莞尔轻笑。自己结婚,怎么这丫头比她还高兴。

    正轩阁处于王府的中心,慕容夜顺着主干道的大理石路,很快便到了目的地。

    正轩阁两边,分别坐落着两处凉亭,中间是那挥斥方遒三个大字,与其挨着的是一座红砖绿瓦、婉约秀气的庭院、隐约可见其中的合欢花梢。门前,两座花园对峙而立,不同于正轩阁的霸气宏辉,这座庭院更为幽淡、神秘。

    只可惜、牌匾之上,了无支字。

    据说、那是君莫邪给未来王妃早已准备的别苑。

    名字,自然也由其亲笔。

    还别说、这座别苑,无论从角度,风位,还是环境,都甚得慕容夜的芳心。

    别说是她,恐怕任何一个女子都拒绝不了这般瑰丽风景。

    君莫邪这个大变态,竟然还有这番细腻心思?慕容夜不禁心头疑惑。

    相比于正轩阁外围的恢弘大气,正轩阁的里面,却是一反常态。

    檀香萦绕、草木芬芳、一切家具都由上乘的木料制成,豪华不失古朴,恬淡不缺高雅。

    深深吸了口气,慕容夜心下一震。

    “千年沉香!”

    慕容夜定睛望去,轻轻摸着近身的那座太师椅,这把椅子,竟然是由一棵千年的沉香树制作而成、苍天这可是无价之宝啊。、

    抬眼望去,看着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椅子,慕容夜恍然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这还只是椅子。

    桌子呢?

    这一看、慕容夜险些晕倒。

    万圣藤!无花无果,只有一根躯干、根为剧毒、茎为绝品良药,肢干坚硬似钻,很难雕刻造型。可、在这里,她竟然看到一棵彻底被融汇雕刻的万圣藤。

    “夜儿、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和王爷请辞、随叔父准备明天的大婚。”

    “你的喜袍、叔父早已命人量裁好了。”

    见慕容夜愣神,慕容狄一副慈眉善目,急忙上前,亲切和煦地拉着她唠了起来。

    是啊、按照风俗、她是需要返回娘家的。

    压下心头的震惊,慕容夜莞尔淡笑,缓步上前,一副温婉和煦的大家闺秀模样。

    “感谢王爷连日来的照顾,小女子先行告退。”她没过门,当着慕容狄的面,又不能直呼他名字,只好中规中矩地行了大礼。

    当然、没等君莫邪开口,她便自觉起身,一双灵眸骨碌碌乱转。

    “好、本王期待明日王妃的大驾。”

    素唇淡勾,君莫邪看着进门便一脸好奇震惊的某人,心下暗笑。

    奇怪、明明是一介大家闺秀、表面素净文雅。

    实则却是目无规矩,一言不合,甚至还要灭了自己王府。

    慕容夜、还真让他愈发地好奇了。

    渊眸暗动,他突然十分期待明日的婚礼。

    依她的绝之黠,若是穿上那抹大红喜袍,又是怎么样的倾城魅惑呢?

    与此同时。

    慕容府。

    “雅儿、快、放开那把剪刀,小心划伤自己。”

    蒋柳月忧心万分道。

    “不、你不是我娘亲”

    俏颜欲碎,慕容夜娇音嘶哑地咆哮道。

    “那个疼我、爱我的娘亲,早在逼我嫁给太子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娘亲死了。”

    “莫邪哥哥要娶别的女人了。”

    “这样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慕容雅柔眸一寒,心下一狠,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匕首插进自己的心脏。

    “不、雅儿!”

    蒋柳月声嘶力竭地哀嚎声响起。

    “咻!”

    剪刀在离慕容雅心口半公分的位置停下,她一声轻吟,身子一软,毫无知觉地被来人轻轻抱起。

    “是你、你不是走了吗?”

    蒋柳月神一喜,看着将慕容雅打昏的老奴,不由得感激万分。

    他要是再晚一步,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无论何时,只要你需要我,我便一直在。”

    淡淡执着的声音响起,老奴背着蒋柳月,神情喃喃道。

    身后、蒋柳月娇躯一震、面露苦涩。

    这是他们曾经的誓言,可是现在

    “她怎么办?”许是知道她想起了伤心事儿,老奴开头,目光看向被他安抚在床榻之上的慕容雅。

    是啊、雅儿怎么办呢?

    再次强迫她嫁给太子,将她往绝路上逼吗?

    蒋柳月顿时心乱如麻。

    那个君莫邪有什么好的,竟然将她聪敏乖巧的宝贝女人迷的五迷三道,为了他不惜求死,简直气死她了

    可是、看向床榻上俏颜苍白,泪痕遍布的灵俏女子,她终是面角苦涩,心疼万分地哀叹不止。19646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