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原本的恼怒与不屑登时僵在脸上。

    箭步上前,她不由分说地抓起墙渣,喃喃道。

    “这墙、难道是豆腐做的吗”

    忽而、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眸底的震撼却越来越巨大。

    手指之上,绝对是上上乘的混凝土。

    那也就是说

    慕容夜心头一跳,目光复杂地望向那双手背负身后,淡漠而去的那抹绝世身影,心陡然凉了一片。

    君莫邪、

    这就是他真实的实力吗?

    慕容夜只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奇迹。

    换作她,双手齐用,纵然找准着力点,恐怕也难以做到一掌拍碎一堵墙。

    况且、他还是轻描淡写的一指。

    他真实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这一刻、慕容夜早已忘记被他单手拎起时的窘迫恼怒。

    身心之间,只有浓浓的震撼。

    用手、戳墙。是倒

    那个男人,用他的实力,告诉了她答案。

    原来、他一直在观察着她。

    原来、她差一点就输了。

    原来、东方明启的确赢了一半。只是输了一半实力。

    若自己对上的是君莫邪

    慕容夜心头一惊,这一刻、君莫邪三个字就像是一座大山,深深将自己压制。

    无言站起,慕容夜朝着另一条小路走去,那里通向她的紫竹苑。

    “喂、小野猫”

    慕流川才算是里面最无辜的,他一来,什么也没闹清楚,君莫邪便一手出掌,准确的说是一指,击碎了墙垣。

    君莫邪的实力,他最为清楚,因此,也不觉奇怪。

    只是、君莫邪所言举动让他一头雾水。

    似乎只有慕容夜明白了他的深意。

    是什么呢?

    慕流川很疑惑。

    不知为何,看着他们如此默契。他的心里,隐隐有点失落。

    可惜

    慕容夜依旧沉浸在先前的震撼中,对他的呼唤充耳不闻。

    随后,李管家一众赶到,号令众人火速将残垣补齐。

    正轩阁。

    “莫邪、你老实交代怎么回事儿!”

    慕流川双臂环胸,一脸好奇地打量着面前时而蹙眉、时而莞尔的君莫邪逼迫道。

    “交代什么?”

    闻言、某人挑眉,似笑非笑地看向慕流川。

    一张笑意温存的俊颜还未从先前的事里走出。

    现在、那女人怕是一脸震撼与惊险吧。

    君莫邪心下一笑,只要想想那张俏颜瞬间哗变的震惊与隐隐崇拜,他心里,便愈加大快。

    “交代你傻乐什么!”

    见君莫邪一副神不附体的模样,慕流川一顿,懊恼道。

    “我有高兴吗?”

    闻言、君莫邪笑容一僵,不可思议地摸了摸俊逸分明的脸颊,喃喃道。

    他、近来是不是笑容变多了?

    “咳咳”

    掩面干咳,君莫邪这才不得不正视慕流川这个极品之人。

    “药呢?”

    距下一次蛊毒病发,尚还有十几天,流川前来,应当是像以往那样,送来他亲自炼制压制蛊毒的药。

    所谓压制,只是一定程度而言。

    如果,他还像上次那样,强行解封内力,纵然有再多良药,恐也难以制衡那霸道猖獗的蛊毒。

    桃眼微眯,慕流川白了君莫邪一眼。

    无奈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小玉**。

    一边无力吐槽。

    “想我堂堂一代侠医,风流倜傥,宇内无双、现在竟沦为一介炼药师。”

    慕流川不满抱怨,在君莫邪即将摸到玉**的时候突然收了回去。

    “慢着、每次都是我当苦力、你这个鼎鼎大名的王爷,难道一点表示都没有?”

    鬼使神差地。

    慕流川桃眼一眯,打量着君莫邪。

    “好、你说、你想要什么。”

    朗声清笑,君莫邪今天心情大好,言语间便也不再那般珍贵了。

    “我”

    “我不想你娶她做王妃。”

    敛去面颊的浪荡不羁,慕流川面一正,脱口而出道。

    “为何?”

    君莫邪端着杯盏的手掌一顿、抬眸。

    如渊似潭的眸子疑惑地望向慕流川。

    冰寒如凛的目光带着一股恍若看透人心的威力,瞬间朝着慕流川而去。

    “她、她是慕容府的人、慕容府皈依太子。我怕她是有备而来。”

    君莫邪的目光很锐利,锐利到能看透他内心深处的惶恐不安。

    慕流川没有选择,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原因。

    尽管、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不想她嫁给别人。

    纵然那个人是名震天下的君莫邪,他的好兄弟,他就是不愿意。

    内心深处、排斥、不愿、尽数涌来。搅得慕流川心烦意乱。

    这份情绪、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生死相随的相伴与依恋。

    只可惜、现在的他,不够勇敢。

    “放心、我自有打算。”

    深深地凝望着那张邪魅天下的面庞,君莫邪暗自叹息。

    他原以为、这家伙不过是借故又讨要些珍奇玩意儿去糊弄些小丫头,却没想到,这次、他竟想阻止自己纳妃。

    至于原因,君莫邪当然不信他说的那一套担忧。

    不是他不相信慕流川,而是他不相信慕流川单单只是这个原因。

    以他的性格、一定还有其他的理由。

    只是、饶是君莫邪,也猜不到,慕流川真实的想法。

    这一切、多年后、只沦为他一声由衷的叹息。

    “王妃姐姐你、可算回来了。”

    慕容夜一踏入紫竹苑,小丫忙不迭从屋里奔出去,翠盈盈的绿芒扑向慕容夜,手忙脚乱地将慕容夜拉来拉去,仔仔细细检查着慕容夜。

    “怎么了?”慕容夜疑惑不解。

    “王爷没把你怎么样吧。”闻言,小丫环顾四周,有些小心翼翼道。

    今天早上,王妃姐姐刚走,王爷便来了紫竹苑。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纵然小丫扮作慕容夜,可骨子里依旧是恍然紧张的,再加上见到的是君莫邪,顷刻间就暴露了

    要是因此、打乱了王妃姐姐救她娘亲和妹妹的计划,那她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因此,小丫早已如热锅上的蚂蚁,忧心忡忡了一天。

    “傻丫头、我没事儿。”

    抬眼、看到小丫眼底眸间不加修饰流露的担忧。慕容夜不由得心头一热、这个善良天真的小丫头,怕是为自己担忧了一天吧。

    抬手、将所有烦恼尽数抛掷脑后,慕容夜轻轻揉了揉她小脑袋。

    罢了、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上一世,她一无所有,搅动风云。

    这一生,她亲友在侧,又焉会惧怕?

    当然这一生、她发誓要保护好那个宛如陶瓷般的玲珑女孩儿。46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