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路无话,这一次,慕容夜离君莫邪远远而坐。

    随着车辇一晃一摇,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微微勾唇,梦里、她衣衫褴褛,悄然撞见一绝品美男。

    美男十分绅士将衣服脱下,万分呵护地披在了她身上,喜得她一个劲儿傻傻直乐。

    轻轻将外衫搭在她身上,就见她鼻尖微耸,似乎梦到了什么,深深嗅了嗅,这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意。

    看来,是个美梦。

    君莫邪小心翼翼地看向她。

    感受着那咫尺间的灵动笑意,几乎是下意识的,指尖微动,想要抚摸那如玉似花的面孔。

    在触及她的瞬间,指尖微蜷,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分,生怕吵醒熟睡的她。

    轻轻蹙眉,如渊似潭的眸子在这一刻恍然变得更加迷茫。

    他这是怎么了?

    在心里,他一个劲儿地质问自己。

    他冷漠、疏离。

    几乎排斥所有人的靠近。

    为何唯独她,总让他不由自主地靠近,不由自主地衍生出一丝心疼与怜惜。

    她就像是一枚毒药,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她的幽香魅惑。

    这不对。

    他在心里无言呐喊。

    这个女人、出现得太巧,相识的蹊跷。

    周身似谜如魅,很难让人看清。

    留着她,其实就是为了查明她背后的势力,扳倒慕容狄。

    在心里,君莫邪一个劲儿地说服自己。

    “帅哥、跑什么我只是睡你,又不是要杀了你啊。”

    梦里、美男在侧,慕容夜登时一个虎跃,扑了过去。

    然后,那美男一惊,宛如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仓皇逃去。

    慕容夜自然不会允许煮熟的鸭子飞了,当即邪笑,伸手就冲着美男抓去。

    然后

    “嗯?”

    “嗯?”

    看着面前肃然冷面的人,慕容夜俏面一滞,呆呆地看着被自己猛然抓住的男人。

    依旧是那平淡无波的冷面的模样,一双渊眸瞬间变得更加深邃。

    侧眼微眯,慕容夜懊恼地看着披在身上的锦绣蓝袍,巨蟒咆哮,似乎在嘲笑着她先前的美梦。

    心头一泄,慕容夜暗自撇嘴。合着她是似睡非睡间梦与现实出现了折叠啊。

    不过看着君莫邪那俊美飘逸的棱角,着实与梦中的美男有几分相像呢,她心中暗自偷笑。

    慕容夜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下了君莫邪一跳。

    下意识的缩回手、却被另一只玉手快速抓住。

    暗眸微闪、他任由那纤细冰凉的柔滑玉手抓住自己,带着一抹失而复得的喜悦,这时,他也看到了面前女人的神。

    那是一种失望。

    她清明通透的眸子几乎在瞬间由喜悦变成了浓浓的失望。

    心、没来由地一沉。

    悄无声息地推开那只手,轻轻别开眼,看了眼即将夕阳西下的熟悉景光,淡漠依旧道。

    “到了。”

    随后、握袖而去,留给慕容夜一道背影。

    这就到了?

    慕容夜跳下车辇,双手折叠,轻轻舒展地腰肢,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这一觉睡得真的舒服啊。

    当然,要不是醒来就被君莫邪那冰块脸吓一跳,估计她会更开心。

    但因此,他也见到了王府的盛况。

    清晨因为心急母妹安危,她根本来不及欣赏王府的奢华。

    现在,跟着君莫邪,她一边踱步,一边欣赏着王府的宏伟。

    君莫邪还真是财大气粗啊,慕容夜心头暗赞,看着那鎏金嵌着瑰丽宝石的“邪王府”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纵然她书法有限,但也不难从中感受到执笔人的霸气从容。

    单单是王府大门,便足足占了墙垣的三分之一。

    巨大豪迈的牌匾之下,分别开放了三个小门,当然、只是相对而言。实则单单那一个小门,就能容忍两三个火车头

    三门而立,门前立在四只纯金威武的狮子。

    慕容夜眼睛一直,连忙上前两步,目光垂涎地抚摸着一头狮子,双眸放光。

    天呐要发了。

    纯金啊!慕容夜毫不避讳,抱着狮子,冲着耳朵就是一口,上面立刻印上了自己清晰明显地可爱牙印。

    回头、她几乎是怀着无比震撼崇拜地目光痴痴呆呆地望着君莫邪。

    “这我、我能把它抱走吗?”

    不怪她贪财、实在是四座金山放在眼前,不由得她不动心啊

    “随你。”

    看着那毫无形象攀上金狮,激动撕咬的女人,君莫邪冷眸凛动,敛去眸中的笑意,带着几分危险警告的气息环视四周。

    原本那些隐隐的嘲讽讥笑顿时变得寒颤若噤。

    慕容夜顿时喜上眉稍。

    一脸天真地再次没形象地一把抱住金狮,开心万分。

    君莫邪冷面顿时一黑。

    这个蠢女人、难道她真打算凭人力将他这接近五百公斤的看门将抱走?

    她是得有多贪财?

    难道、他堂堂一个王爷、还比不上一只金狮更让她心动?

    君莫邪心中没来由冒出一个荒诞的念头。

    他当然不知道,在慕容夜看来,只要抱走这尊金狮,她们母女三人就可以远走高飞了。她还何必委屈自己在这里受人欺凌。

    君莫邪虎步倨傲,面无表情地走开。

    一步一步,完全无视那毫无形象之人。

    终于、他黯然叹息、果然做不到熟视无睹啊。

    大掌一挥,无视女人那愤恨恼火的目光地将她从金狮身上拎开。

    轻松之态,宛如提着一只幼小的雏鸟一般。

    “莫邪、莫邪”

    “你们”

    刚一进门、便见慕流川白发染雪,一喜朱袍、大步流星而来。

    当然及至看到他手中的宛如小鸡般灵动不甘的少女,慕流川登时一愣,看着眼前如此一幕。

    君莫邪一脸黑线宛如拎小鸡一般提着丫鬟服饰的女子,妙目喷火,少女亦恼火不甘地盯着君莫邪。

    仔细看看,这名丫鬟,他还很是熟悉。

    见到熟人,君莫邪很自然地放下慕容夜,冷眸微闪,暗自警告她不许胡来。

    慕容夜微微耸肩,心中极为郁闷地指责谩骂着这个骗子。

    进了府门,是一条接近百米来宽的大理明路,路的侧面,还立在半高的墙壁,挡住了后面的繁花花园。

    默然无话,君莫邪径直走至那墙壁,低头沉吟。

    俶尔回眸,一双渊眸变得更加幽深。薄唇微勾,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看向那懊恼漫步的某人。

    “其实、他说对了一半。”

    “嗯?”慕容夜抬头,不解地看着君莫邪淡若勾起的神秘笑意。

    “用手戳墙是倒!”

    君莫邪好脾气地解释道,于此同时伸手,食指轻轻点在身后的墙壁,宛如蜻蜓点水一般,好似风吹柳絮般随意。

    然而、下一刻

    “轰隆”

    烟土飞尘。

    原本巍峨挺拔的半壁墙垣瞬间坍塌。

    由于多米诺效应,周围的墙壁也纷纷爆裂、绵延了数米、方才停滞了下来20146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