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粗暴地扒开身上的被子,慕容夜从一侧的窗户下无力滑落,一手揉着面角,一手怒火忿然地指着瞬间化身冰寒的君莫邪。

    妈的、这个男人,神经啊!

    刚才还一副柔情似意,春风化雨的模样。

    那副温情迷意,险些让自己一个把持不住扑倒他。

    谁知,突然间。瞬间变脸,直接让她和窗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早知这样,还不如摔个狗啃地呢。

    慕容夜心中愤恨地想。

    君莫邪这个变态,上辈子学的一定是京剧,变脸比翻书都快。

    当然、吐槽归吐槽。

    话音出口的瞬间,慕容夜忙悔不迭。

    君莫邪的老爹是沧源皇,那他大爷岂不是沧源的太上皇?

    她一急之下,就照顾了人家大爷,依君莫邪的变态,还不玩死自己?

    相对于她的忧心紧张,君莫邪却恍然瞬间失聪。

    对所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

    及至带着邪一走出车辇,君莫邪仍是心绪迷乱。

    清冷酷寒的面庞下,隐约还残留着淡淡的红晕。

    当然、这一切。一旁极具震撼地邪一并未察觉。

    在邪一看来,似乎是王爷救了差点跌倒的王妃。

    只是、王妃为何会裹着锦丝绣被跌倒至王爷怀中,这就让人有些不得而知了。

    当然、更令得他震撼的却是,王妃那霸道彪悍的性格。

    每每所言,纵然是他,也不禁面红耳赤。

    王爷却是一副恍若未闻、思绪漫天的样子。

    邪一当然不知道他未曾听到,纵然是君莫邪亲耳听到慕容夜扬言草他大爷,估计也只会暧昧挪移地一把搂住她,故作玩笑道。

    “本王皇爷爷早已入土、不如这等体力活,就由本王代劳吧。”

    “王爷、东方家来人了。”

    邪一见王爷愁眉不展,以为他还在担忧先前的事儿,不由得率先开口道。

    闻言、君莫邪眸眼总算是有了些焦距。

    冷眸微动,目光深远地望着先前的一角街角。

    那里、空空如也。

    “他怎么样?”君莫邪淡淡询问。

    “王爷放心、那个混世祖经常欺男霸女,鱼肉乡里,根本不用属下推波助澜,他便被人轮番折辱了。”

    邪一躬身自言,心中对那个裸奔而去的东方明启简直鄙弃要死。这个废物,不自量力地挑衅未来王妃,输了还打算跟王爷抢人,不是作死是什么。

    “嗯、做得不错。”

    轻轻点头,君莫邪难得夸赞道。

    相必、这番事之后,东方明亮等人,也该消停几分了。

    慕容夜不过一时之举,她自然不知道这背后的事情,更加不知道东方明启本就是有备而来,只可惜、他算错了慕容夜的才情与身手,这才被扒光了游街。

    当然、知道这女人如此不给东方明亮面子的时候,就连他也是暗自心惊。

    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会是让她惧怕的呢?

    突闻王爷赞赏,邪一顿时一喜,连带着气息也有些急促了几分。

    君莫邪转身,虎步大迈,却在即将进入步辇的之时停了下来。

    定身、抬眸,君莫邪看着不远处一匹还算强健的劣马,眉羽微挑。

    “这匹马、还给他原本的主人。”

    回头,君莫邪冲着邪一道,眸宇间露出一抹复杂与威严。

    邪一躬身领命。

    等他抬头,这才发现。王爷已经进去了。

    可王爷还没告诉他马的主人啊

    当然、就算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追进去。

    刚才王爷那冷冽警告的目光,他看得可是很清楚。

    罢了还是全城搜寻吧。

    时间倒退至一个时辰前。

    沧源皇城、一时间喧闹肆意、飞短流长。

    “什么?东方明启那公子哥儿被人扒光了游街?”

    几个菜农俯首帖耳,笑意喃喃。

    “那个混蛋,活该!不知道糟蹋了多少黄花闺女。”

    一个胡须花白的佝偻老人脚步蹒跚而来,闻言,愤慨怒道。

    “要不是我这副行将就木的残躯,我也去仍他几个臭鸡蛋。”

    “哈哈哈”闻言,周围人哄堂大笑,连连点头。

    东方明启被人游街的消息不胫而走,由于名声在外,他一瞬间便迎来了各种招待。

    什么臭鸡蛋,烂叶子、潲水、恶痰。甚至是一些杂石乱屑,纷纷一顿子照顾。

    可怜这位奢华的二世祖刚迷迷糊糊醒来,看到的就是一张张畅然舒乐的面庞,以及周身黏糊糊,臭烘烘的一堆东西。又急又气,惹得这位二世祖当即又昏了过去。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东方家来人,一众群众这才轰然散去。

    此时。

    东方府邸。

    东方明亮胡须挺翘,周身肌肉猛然颤抖。

    神阴冷地看着赤身裸果被人抬回的满身污秽人,他感觉自己一掌老脸尽数臊红。

    “爹”东方明启悠然醒来,看见自家老爹,悲凄一缩,诺诺道。

    “没出息的东西!我不是你爹!”

    一脚毫不客气地朝着东方明启屁股招呼过去,东方明亮臊红的面简直要滴下血。

    “爹消消火、犯不着为他、气坏了身子。”

    东方明旭适时插言进来。

    束发白带,一袭绿袍,一张酷似东方明亮的眸子轻蔑地瞥了眼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一手便轻轻抚上东方明亮的后背,安慰道。

    “爹、探子来报,他们在琉璃阁门口似是发现了邪王的踪迹莫非,这件事儿,他也参与其中?”

    闻言、东方明亮愁眉紧蹙,显然对这个消息有些猝不及防。

    突然、他回头,智眸灼灼地望着东方明旭。

    “这么说来你还记得前几日盛传的坊间流言吗?”

    慕容府的二小姐,慕容夜流落风尘。

    恰恰又在同一时间,邪王向上进言,执着迎娶慕容夜。莫非、这琉璃阁其实就是他君莫邪的势力?

    父子二人顿时豁然,不然如何解释孔雀覆灭,玫瑰流散,偏偏原本萧条的琉璃阁处于蒸蒸日上之态。

    这不禁让他们猜测,一切或许君莫邪就是幕后的操纵者。

    下一刻、他们同时转眸,看向红果果仍瑟瑟发抖地东方明启,二人均是深深叹息,这个败家子,本来想让他去大闹琉璃,好逼出琉璃阁的幕后主谋。

    结果可好,幕后人没找出来,他自己却被人剥鸡蛋一样,赤条条地扔了出来,游街示众。

    东方家族的脸面,这下可算丢得叫一个彻底。

    “琉璃阁!”

    父子相视,对这个新起的青楼势力顿时恨得牙痒痒。

    不管怎样,东方明启好歹是他们东方家的人,被这般侮辱,这等于是琉璃阁往东方家脸上狠狠甩了个耳光,焉能让他们不怒?46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