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闻言、君莫邪身形一顿,幽深似潭的眸子审视般望向慕容夜。

    心下微惊,她说的是时常隐匿于自己身边的邪一。

    这般精彩绝艳的洞察力,着实让他惊异。

    “怎么、王妃口味变了?莫不是要试试本王的暗影邪卫?”

    君莫邪挪移道,冰寒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

    他可不会忘记。

    这个口口声声说要合作的女人,可是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慕容府。

    “喂、君莫邪、你思想敢不敢不这么龌龊?”

    慕容夜妙目白翻、无力地指着一旁琉璃阁的小厮。

    “我是想让你那宝贝侍卫帮我还马”

    除了邪一,换做其他人的脚程,定是太黑了都回不来,慕容夜心下无力道。

    “这些不劳你操心。”

    君莫邪猛得伸手,轻轻一拽,慕容夜纤弱的身体便顺势被带入车帘前他的怀中。

    薄唇微启,笑颜氤氲。

    “王妃还是和本王回府吧。”接着,不由分说,横抱而走。

    温静和煦的眸子悄然瞥至楼阁一角,如潭的水眸不着痕迹地深了深。

    这个蠢女人,自己被跟踪了都不知道。

    而此时的慕容夜,只觉得天旋地转,下一刻,便被君莫邪带至车辇内的床榻上。

    车辇很大,里面除过放置一张极大的床外,还安置了茶桌、木椅、甚至还摆放了许多花草。不知道还以为哪个人把家搬过来了。

    慕容夜不由得心中暗骂奢侈。

    君莫邪这个混蛋、一言不合就抱抱,人家都还没心理准备啊。

    当然、被这个一个帅到绝伦的妖孽抱着,她还是很享受了。

    不知是不是她的表情太过享受了。

    君莫邪当即一松,下一刻,她便结结实实地和奢华床榻来了个亲密接触。

    “你”

    高空坠物,慕容夜恼怒回头,盯着君莫邪这个神经病。

    她看到了什么?

    君、君莫邪这个变态。

    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缓缓地褪去了外衫,露出里面白娟蓝边的华衣。

    再接着、他轻轻展衣,修长的手指随意拉扯着领口,冷眉微蹙,带着一抹令人心悸的不耐。

    当然、一切看在慕容夜眼中,显然变成了欲求不满的另类表现了

    “嗯?”

    察觉到被人注视,君莫邪蹙眉扭头,一眼便看到慕容夜木木呆呆地看着自己,神色一片复杂。

    惶恐、紧张隐约间还似有一抹期待与垂涎。

    她在期待什么?

    “啊那个、现在可是大白天、你、不许耍流氓!”

    慕容夜面色一红,抄起背后的被子,裹在身前,目光紧张地望着君莫邪。

    怎么回事儿,她明明是讨厌他的,怎么现在尽被他举手投足之间的傲娇雍容所吸引了呢?

    甚至脑海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她、竟然有几分期待。

    她是很喜欢睡美男。

    可是君莫邪这个明显就是一个变态啊,要是自己一不小心把他睡了,以后还怎么过自己逍遥的日子啊。

    一念至此,慕容夜不由得摇了摇脑袋,妄图把先前妖孽的一幕甩出脑壳。

    君莫邪一愣,随即了然。

    看着她那瞬间绯红的脸蛋儿,君莫邪心头明朗,瞬间大好。

    原来、嚣张如她也会脸红。

    就像是给玉山深谷中的雪莲点缀了一分彩霞,梦幻、陶醉,令人迷醉。

    只是、自己先前不过是因久晒,有些热了,方才褪去外衫。

    显然、她不仅误会了什么、甚至还脑补、期待着什么

    冷眸一荡。君莫邪轻揽衣袍,挨着她坐下,看着她桃色绯红的面颊,唇角一勾,带着一份独属于他的倾世繁华。

    伸手、轻轻敛去她凌乱的耳发,指尖有意无意地划过她侧脸,轻声潋笑,如星似钻的眸子悄然划过一抹暧昧。

    “依王妃的意思似是在暗示本王漫漫长夜、应当不负时光、为所欲为了?”

    挑眉深笑,君莫邪挑着她的话柄挪移道。

    慕容夜心头一麻。

    感受着近在咫尺间的男儿刚息,嗅着那股属于他的霸道芳香,感受着耳鬓他的呼吸和抚摸,不由得让她心头一热。

    真是的,自己这是多久没见过男人?怎么如此失态?还是在这个大变态面前!

    慕容夜脸颊温热,忍着心中那叫嚣着扑倒他、扑倒他的念头。

    她回眸,娇眸怒嗔地望着他。

    看清他眼底的戏谑,顿时一羞。

    这个变态,他是故意的!

    不行、她需要静静、屋里太热了。

    心念如此,慕容夜一边递着白眼,一边慌忙站起。

    只是、裹着一声锦被,她又急,一不留神,踩到被角,身体前倾,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超前扑去。

    完了、又要在这家伙面前出丑了。

    慕容夜心头一涩,闭着眼睛等待摔个狗啃地。

    然而,腰间一紧,君莫邪顺势起身,轻轻一带,她便直接朝着他扑了过来。

    乖乖巧巧地落在他怀里。

    清眸微动,慕容夜一眼便看见君莫冰眸噙笑的样子。

    他本就长得俊逸绝然,此际一笑,面部原本冰寒的棱角尽数舒展,宛如春风一般,温暖煦阳,带着一抹麻麻酥酥的蛊惑力,直击人心。

    而此刻的君莫邪,凝视着面前清美绝色的女人,一手握着她纤细温凉的指尖,看着她那空明澄澈的眸子,他深眸微漾、呼吸微急,情绪中仿佛多了些原本不属于他的东西。

    四目相对,空气在此刻静止。

    秋风袅袅,透过树梢卷起点点落叶,绕过城角,飘至街道,调皮地吹开幕帘,撩拨着车辇内静止凝望的两人。

    时间一点点流逝,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后。

    “王爷”

    车帘猛地被人一把掀开,却是银面白衣的邪一火急火燎地赶了进来。

    刚一抬头,顿时如遭雷击。

    他、他没眼花吧。

    他们的家的王爷,一手搂着王妃,一手紧握玉手,那模样,那感觉,恍若抱着绝世珍宝。

    尤其是他家王爷绝冷冰寒的面角上,隐约还挂着几抹温情笑意、以及、一切连他也看不懂的柔情。

    这、这还是自家的那个冷面王爷吗?

    “你、以后小心点,下次、再摔倒、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君莫邪莫名一慌,就像一个被扒窃被当场抓住的小孩儿一般。

    猛地起身,声音骤冷,随手猛地推开怀中的女人,起身、面色平寒,冷淡地朝前走去。

    “哐啷”一声闷响。

    “君莫邪、我艹你大爷!”

    身后,是慕容夜气急败坏的咆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