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蝶踉跄而逃,心呯呯直跳,简直要跳出嗓子眼儿。

    半个多月前,雅姐姐唤姐姐一起逛庙会。

    结果,庙会动乱,一伙贼人聚众闹事,人流也被多路冲散,姐姐就是那时消失的。

    此后,慕容府也象征性地派人出去寻找,可也依旧没有任何讯息。

    慕容蝶总觉得事情有些怪异,却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

    思念心切,想着姐姐素日里与慕容蝶关系甚好,加上父亲早亡,其母又是慕容府的当家主母。

    想来,只要雅姐姐发话,蒋柳月这个宠女无度的人定然百般依照。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听到那惊天密闻。

    她亲耳听到那个素日温婉大方的雅姐姐口语疏离冷蔑地唤姐姐为贱婢。

    这还是那个柔和似水的慕容雅吗?

    她甚至不惜买凶杀人。

    甚至不惜败坏姐姐的名声。

    生在这大家阀门,慕容蝶自己知道,一个女孩儿的名声,究竟有多般重要。

    姐姐姐姐,你可不能有事儿啊。

    慕容蝶一路跌跌撞撞,终于回到了自己与娘亲的偏院。

    她与慕容雅是同父异母。

    父亲死后,她们母女三人便被贬谪慕容府一角。过着如下人一般的生活。

    这里,阴乱潮湿,常年晒不到太阳。

    可姐姐却一直很乐观。

    她从未记恨过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也从未埋怨过蒋柳月一手遮天的所作所为。

    姐姐从小的梦想,就是尽早长大,成为邪王的王妃。

    这样,她便可以带着自己与娘亲过上好的日子。

    可、眼看着幸福生活逐步临近,姐姐却被那个心肠歹毒的慕容雅算计。

    依着姐姐的纯真善良,若她知道自己被卖去青楼,名节尽失。

    那还不比杀了她还难受吗?

    “娘亲,娘亲”

    慕容蝶一路小跑,跌跌撞撞推开门,惊惧的俏脸儿苍白一片。

    花无情见女儿一脸花容失色的模样,放下手中的琐事,连忙上前,递过去一杯温水。

    “蝶儿,你怎么了?脸色如此苍白?”

    慕容蝶挥挥手,茶水都来不及喝,一把拉住花无情,声音哽咽,哀求万分道。

    “娘亲,求你、救救姐姐吧。”

    花无情一惊,素水淡眸一暗。

    感受到慕容蝶身体上止不住的颤抖,情知这丫头该是被吓坏了,伸手,将慕容蝶揽在怀里。

    神情闪烁道。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感受着那熟悉的温暖,慕容蝶一个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

    “娘亲,是那个蛇蝎心肠的慕容雅,是她设计姐姐失踪的。”慕容蝶泪流满面抬头。

    “娘亲,我都听清楚了,姐姐被她们卖去了青楼,好像是叫琉璃阁什么的地方,他们好像还要对姐姐下手娘亲,咱们现在就去把姐姐救回来好不好?”

    慕容蝶声泪俱下,哭得很是伤心。

    姐姐和娘亲,是她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

    闻言,花无情暗自叹息。

    果然、她猜得没错,夜儿的失踪,与她们脱不了干系。

    她蒋柳月曾经不过是她花家的一介奴婢。

    哪能想到她一昔翻身。成了这慕容府的当家人,花无情说不怨恨是假的。

    她也想不到,那个她从小视作姐妹的女子,最后竟背叛了自己,抢夺了家业。

    可是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自从蒋氏上位,她的花家一直备受挤压,如今早已是自顾不暇。

    哪里还能管她一个早已嫁出去的女子。

    “娘亲,你一定要救救姐姐啊。”见娘亲神思恍惚,慕容蝶不由得有些焦急。

    “蝶儿,你别着急,明日就是百花宴,若真依你所言,夜儿沦落琉璃,那到时候,我们或许能看到,到时候,为娘再想办法。”

    “快,别哭了”

    心疼地拭去慕容蝶眼角的泪水,花无情内心却是无限颓恨茫然。

    她恨她自己心慈手软当年没除掉蒋柳月。

    也恨自己胆小懦弱不敢去抢夺属于自己的权势地位。

    才有了今日,女儿涉险,她无计可施的局面。

    明日百花宴,靠她真的能救下她的夜儿吗?

    其实,花无情比谁都要清楚。

    夜儿沦落青楼,不管**与否,总归是失了名节。

    她的夜儿看似温柔似水,内心却比任何人都要坚毅刚强,不然,她也不会忍辱负重活到现在。

    她的夜儿,无时无刻不盼着自己成为邪王妃的那一天。

    可她慕容家已经收到了皇室消息。

    而她的女儿却

    花无情无言流泪。

    苍天,你为何对我那苦命的女儿那般残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