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的分析,让众人茅塞顿开,也让玫瑰灵有了些许的慰藉。

    既然她已是琉璃阁的阁主,行事也就方便多了。

    除了要求凤姑派人时刻盯住慕容府的动向外,慕容夜还特意叮嘱了琉璃阁众人武学功法一面的造诣。

    索幸,琉璃上下拳脚功夫稍微会点儿,相对不算困难。但对于玫瑰亭的一众女子,却是陌生无比,只是关于这点,玫瑰灵很坚持。她想要报仇,实力、便是不容置疑的底气。因此,她坚持将玫瑰亭纳入武术教学计划。

    如此一来、不一会儿,慕容夜便将琉璃上上下下处理了一遍,包括人事调动,掩人耳目,饥饿营销等,让凤姑等人彻底开了眼界。

    一切完事儿,慕容夜轻轻拍了拍手。环视着井井有条的琉璃阁,不禁涌上一抹期待。

    她想将琉璃阁培训成一个史无前例的暗杀组织,当然,一切,还要看后续成效。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隐匿黑夜。

    只是、信步自然的慕容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时所需接下来由一众弱女子的组织,最后竟是自己神佛悖逆下的坚实后盾。

    “夜阁主!”

    一道豪迈复杂的男音响起,慕容夜一愣,扭身望去。

    却是雷霆大汗淋漓地向他奔来,样子格外急切。

    发生了什么?慕容夜心下疑惑。

    “夜阁主!雷霆有眼无珠,愧对阁主一番美意。从今以后,雷霆愿久伴阁主、誓死效忠于您,愿阁主不计前嫌,收我此条贱命。”

    二话不说,雷霆单膝跪落,躬身恭敬道。

    从大海那里,他已经知道了慕容夜的身份。

    慕容夜一愣,下一刻,贝齿红唇,轻声道。

    “为什么?”

    先前、他可是一心寻仇的。

    闻言、雷霆嘴角一涩,他知道,有些事儿,是瞒不住的。

    “我本是湖县雷庄人,恰逢小妹婚配,我们辗转皇城寻买锦绣华衣,想给小妹一个完美的记忆。奈何遇到东方明启这个禽兽!”

    雷霆顿时咬牙切齿。

    慕容夜心头一凛,面色稍显难看。

    “他抢了我小妹,我全力阻止,却被打成重伤。”

    “三日后,我在万焚岗找到了小妹。”

    他面角抽搐,一脸痛苦。手腕紧握,青筋凸起,仍坚持道。

    “小妹全身伤痕,显然是被殴打致死。”

    “我忍着病痛,将小妹尸体好生抱了回去,却在临时落脚的茅草屋发现了老父老母与妻儿的尸体”

    雷霆面色一震,眼角、泪痕无力划落。

    慕容夜神色一怔、砸了砸舌。

    嘴角几番牵动、却连句安慰的话都找不到。

    东方明启,简直太畜生了。

    她有点后悔没一刀剁了他!

    雷霆抬眸,腥红的血眼灼灼地盯着慕容夜。

    “之后的事情,你也都知道这些年,我苟且偷生,渐渐地迷失了自己,直到今日看到阁主在慕容府大快人心的作为,我突然觉得,与其庸庸碌碌地活着,不如放手一搏,倘若我能用这条贱命,换东方明启那狗杂碎,九泉之下的父母小妹,也该瞑目了。”

    “为什么后悔了?”

    眸角微动,慕容夜毫不退让地盯着他。

    如果他铁了心要与东方明启同归于尽,刚才、应该就是最好的机会。

    “我”

    东方明启一愣,面色一阵红、一阵青,终于是有些支支吾吾道。

    “我不知道”

    他摇头。若他想一道黄泉,刚才明明有机会。

    为什么,他也在问自己。

    是怕连累她、怂了亦或不甘?

    总之、内心潜在的一个声音似乎在呼唤他。要他认准面前的女孩儿,跟着她,追随她,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这种感觉很奇妙,连他自己也说不准。

    慕容夜点了点头,轻盈透彻的眸子悄然荡起一抹由衷赞赏。

    好一个灵觉洞察的人。

    从他的眼神中,慕容夜不难看出他是真的不知道原因。

    但、他却是铁了心地要跟自己。

    这、应该是他的一种感觉。

    一种玄妙的感知。

    这种能力,百万之中难寻其一。

    却又是杀手所必须具备的感知力、与其说洞察力超群,不如说幸运值超赞,能预知危险,求得生机。这种人,往往是顶尖杀手形成的雏形。

    一瞬间,慕容夜觉得自己很幸运。

    这不正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人吗?

    只是、钢铁的塑造,往往是十分漫长的。

    “好、我可以答应你。”

    “只不过、我慕容夜向来不收废人。”

    “所以下次见面、你若能在我手中撑过十招,我就同意你的要求。并且承诺,东方一家,任君处置!”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言罢、慕容夜悄然莞尔,轻声绕开了雷霆。

    身后、雷霆尚且震惊之中,任君处置!

    从这四个字中,他感受到了无限的霸气与杀意。一时间不由得心潮澎湃。

    只是看着那信步而去的绝丽俏影,面色一苦、十招啊

    时过正午,迎着暖暖骄阳,慕容夜悠然走出了琉璃阁,一边走,一边思索。

    “王妃好雅致、竟与本王有着同样的爱好、嗯?”

    突然,一道冷冽又不失邪魅的声音响起。

    慕容夜抬头,触目是一袭碧蓝色的锦袍。

    上面,精巧雕绣着九只金色巨蟒,巍峨咆哮,行云流水间宛如王者般霸道从容。

    苍茫银发,透过骄阳,显出一抹淡淡红晕,与那半邪半冷的绝色面庞交相辉映,演绎出一副旷世巨画。

    此刻、这如画之人正一闪不瞬地盯着自己。

    我!

    看到这么一个阴魂不散的王爷,慕容夜便已知道,小丫暴露了。

    “嗨、王爷、下午好啊”

    半欠身,慕容夜腆着脸,笑眯眯地打着招呼。

    闻言、君莫邪冷眸一深。

    这个女人,公然出现在这里,难道又想给市井流言增添噱头吗?

    枉他一入府便去了紫竹苑,谁曾想,这女人竟大早来了青楼,还擅自与人打赌。

    难道、在打赌之前,她就没想过她即将成为谁的女人吗?

    纵然他不喜欢她,也绝对无法容忍她如此放荡不羁。

    君莫邪心自暗道,面色阴郁地转身。

    身后、慕容夜一看不好。立马“屁颠屁颠”地跟上,哈着腰,殷勤万分地拉开车帘。

    “欸、你那小跟班呢?”

    慕容夜疑惑,她这才发现,君莫邪身边的那个小跟班不见了,留下的几个人,从脚力气息来看,实在不咋地,估计就是寻常府卫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