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阁主在上、请受老妪一拜!”

    突然、凤姑就地一跪,神肃然道。

    闻言、牡丹立即收起原本嬉闹疑惑的神情,退至凤姑身侧,跟着跪了下来。

    慕容夜面角直抽。

    这又是什么情况?

    “老妪愿代琉璃阁上下,生死追随慕容阁主。”

    慕容夜又是一愣。

    难道、刚才之举,误打误撞竟然收了她们的心?

    只是、阁主什么的

    作为一名习惯了黑暗的她,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拖家带口也不适合啊

    但她转念。

    至少现阶段,她还需要借助琉璃阁的力量。

    “好!”

    神丝转念间,她也没有扭捏。清眸微闪,应了下来。

    闻言、凤姑与牡丹相视而笑,均看到对方眼中的喜。

    “谢阁主维护之恩。”

    蓦而,牡丹红九十度鞠躬,冲着慕容夜行了个大礼。

    慕容夜一愣、维护?她什么时候维护过她了?

    当然、她自然不知道、在她的引导下,牡丹红在那公子哥儿面前抬起了头,依牡丹红的骄傲,自然是铭记在心。

    也是此刻、牡丹红对慕容夜以往的芥蒂不满,统统烟消云散。

    “凤姑、玫瑰灵求见!”

    一事刚了,外面,一道妙音俶尔响起。

    下一刻,推门声响起。

    一道灰裙淡衣素雅如风而入。

    看到慕容夜,玫瑰灵略微错愕,随后,稍带质疑的眸子瞥向了一旁的凤姑。

    “姑姑我已依言将玫瑰亭的势力皈附琉璃,敢问姑姑何时才会遣人探查?”

    妙音袅袅,带着不容置疑的清冷。

    慕容夜抬头,打量着玫瑰灵。

    几日不见,她似乎变得格外消瘦。

    俏脸苍白,脊背躬起,走起路来,忧郁谨慎、不复之前的趾高气昂。

    就连衣服、也习惯了粗布麻衣般的寡淡。

    整个人,像是换了一般。

    “这”

    凤姑一时语塞,玫瑰灵的态度她本想发火,但又觉得不合适,只能将犹豫的目光转向慕容夜。

    其实,她不是不想派人去,实在是无从查起啊。

    一场大火,焚灭了众多足迹,再想寻找,简直是痴人说梦。

    “发生了什么?”

    悄然蹙眉,慕容夜疑惑,这俩人,显然有事儿。

    闻言,凤姑不做犹豫,便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不多时、慕容夜骤然悚惊。

    原来,在自己沦陷王府的这么些天,外面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一夕之间,孔雀楼尽数毁灭,玫瑰亭四分五裂,沦为散沙。

    “她”

    玫瑰灵疑惑地看向慕容夜,依慕容夜在百花宴以及她即将到手的邪王妃身份,凤姑待她尊重她理解。

    可是她发现,凤姑根本不避讳慕容夜,还将琉璃阁的现状一一交代。

    这、就有点让人匪夷所思了。

    “她什么啊她以后就是我们的阁主。”

    过去,牡丹与玫瑰水火不容,现如今几天相处,两人便亲如姐妹一般,见玫瑰愣然,牡丹不由得低声提醒道。

    闻言、玫瑰灵面一震。

    “玫瑰灵拜见阁主!”

    没有半分犹豫,玫瑰灵当即行了大礼,初次见面,这点礼数,却必须的。

    可

    慕容夜迟迟未曾应答。

    玫瑰灵当即苦笑,看来、先前的种种,还不被原谅啊。

    相比她的自艾自怜,落寞万分。

    明晓了来龙去脉的慕容夜却是清眸思索,秀眉紧蹙。

    “你们怀疑是孔雀楼的敌对势力所为吗?”

    慕容夜轻声低喃。

    “可、如果是仇杀,杀人取财岂不更好?何苦放火焚之?”

    “既是仇杀又何苦犯得着将一干侍女小厮尽数残毁?”

    玫瑰灵抬头,妙眸微喜,满含期待地看向慕容夜。

    凤姑与牡丹也是纷纷看去。

    暗自凝眸,慕容夜扫了眼众人。

    低眉颔首、这才慎重开口。

    “除非是为了掩盖什么?”

    “那凶手是谁呢?”

    玫瑰灵“噌”得一声站起,顾不得其他,一手抓住慕容夜,娇眸盈润,神凄然地看向她。

    慕容夜的分析,不无道理。

    “凶手是谁,尚不好说,但这场火灾的幸存者,一定大有的嫌疑。”

    慕容夜挑眉,神探寻地看向玫瑰灵,不光是她,就连凤姑牡丹也瞬间看了过来。

    “你在怀疑我?”

    玫瑰灵凄然自笑,有些难以接受。

    慕容夜摇头。

    “那个追杀你的任、是女的吗?”

    玫瑰灵一愣,摇头痛苦道。

    “不知道像、又不像、声音也辨不出来。我只知道,我们刚一逃出来,那个人便紧跟着出来了”

    “所以那人很可能原本就在你们其中”

    “故作中毒,实则事先吃了解药。”

    慕容夜舒然淡笑,脑海中,一道清丽雅影悄然出现。

    “什么?”

    玫瑰灵震惊地看向慕容夜,连日来,她想了很久,都想不通的问题,却被慕容夜这三言两语说通了。

    “如果我说玲珑醉没有死。你们信吗?”

    俶尔一笑,慕容夜有些神秘地看向三人。

    “不可能?!”

    玫瑰灵当即不信,俏脸惨白。

    “她当时是第一个昏迷的,我们还上前检查过,早已气息全无。”

    慕容夜淡笑。

    “一个武功高手,扮出假死,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儿吧。”

    疑问的句式,肯定的语气。

    慕容夜似乎很隆定。

    “就在昨夜、我遇到了一个刺客。虽是掩人耳目居多,但最后的气息却让我想起了一个熟人。”

    淡然轻笑,慕容夜三人。

    “我或许无法确定玲珑醉是否是幕后黑手,但她没死这一点,不容置疑。”

    “轰”

    慕容夜的话,在众人耳中瞬间掀起一阵风暴。

    玲珑醉没死?

    还是一个武学高手?

    就凭人家能潜入王府,行刺王妃,足矣说明了她实力

    “玲珑醉的背后,应该还有其他势力,所以眼下还需养精蓄锐。”

    慕容夜思索道。

    “你的仇、我们会帮你、但你的仇人还需你自己手刃。明白吗?”

    回眸,慕容夜灼灼目光看向玫瑰灵。

    娇躯一悚,在慕容夜冷戾自信的目光中,玫瑰灵心下一舒,原本的急躁空然消失,猛然点头,慕容夜说的没错,弑母之仇,她需要亲刃仇敌。

    悄然莞尔,慕容夜心下舒然,倒不是她多管闲事,玲珑醉显然与至尊石邪王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自己,又尚处这场漩涡中,真是想避开都难啊。

    慕容夜暗自叹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