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点头莞尔,空灵的眸子闪过一丝温意,朝着小老头微微示意。

    她知道、他这是在担心自己。

    只是、能让她慕容夜吃亏的人,慕容狄还不够资格!

    “来人、好生照顾好金叔,若有什么怠慢,我拿你们是问!”

    慕容狄适时开口,挥手而下,一排排青翠相间的丫鬟鱼贯而出,很快带着金老头退下。

    “夜儿你究竟使的什么手段,让金正阳收你为徒?”

    看着金正阳离开的背影,慕容夜这才扭头,眉宇蹙成“川”,疑惑问道。

    “嗯?你说小老头?”

    慕容夜抚裙而坐,一边为自己沏茶倒水,一边回道。

    “他要收我做徒弟,我看他针灸还不错,就同意了。”

    慕容夜淡漠点头,轻轻吹了吹杯盏,小心地抿了一口。

    要不是惊叹金老头针灸之术,她也不会搭话、学艺。以至于后来啼笑皆非的认师之旅。

    慕容夜的话,慕容狄自是不信。

    慕容夜的本事他是知道的,晕血,怕针。怎么会被金正阳收做弟子。

    也许、一切都是君莫邪暗自布置的?

    只是、如此布置意欲何为?

    这一点,慕容狄想不明白。

    “叔叔、叔叔?茶凉了”

    见慕容狄短暂失神,慕容夜不由开口提醒道。

    她可是偷跑出来的。

    时间很宝贵的好吧。

    慕容狄幡然转醒,回身,看着慕容夜那风轻云淡的神,心下愈发疑惑。

    眼前的人、明眸含齿,巧笑嫣然。分明就是慕容夜。

    可为什么,他在看向她的时候,心中隐隐有几分心悸?

    “夜儿有话要对叔叔说吗?”

    慕容狄敛眸而坐,换上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当然”

    慕容夜悠然自得地晃着小腿,似笑非笑地盯着慕容狄。

    “我们先前的约定,怕是要改一改了?”

    “你想反悔?”

    闻言,慕容狄双掌紧握,猛然立起。

    “皇恩圣旨已下,你可知道,抗旨的下场?”

    冷眸微眯,慕容狄周身爆发出一抹阴厉的气息。

    “公然违抗圣旨,是要诛九族的!”

    “叔叔多虑了”

    慕容夜淡然拍手,轻轻站起,脚步微转,明眸微凛,周身气息亦变得冰寒固执。

    “皇恩浩荡,夜儿自当感激涕零。”

    “只是”

    “叔叔嘱咐夜儿的事儿、夜儿自觉得不公平。夜儿愿为叔叔以身犯险,不知叔叔可愿答应夜儿几件事儿?”

    娇唇微动,慕容夜檀口盈盈道,清眸转动,真诚探寻的目光紧紧凝视着慕容狄。

    “你这是在与我讨价还价?”

    “还是、威胁我?”

    慕容狄闻言一惊,怒火上涌。神阴郁地盯着慕容夜。

    以前的慕容夜、是断然不敢这般与他说话!

    现在的她,狡黠自信,机敏睿智,活生生一只小狐狸。

    “叔叔严重了、威胁谈不上。”慕容夜清眸低笑,“只是、夜儿三番五次死里逃生,若是不给自己争取点筹码,日后怕是死不瞑目。”

    桀然冷笑,慕容夜无视慕容狄的阴狠,堂而皇之地对上那双恍若看透人心的眸子。

    慕容狄这只老狐狸,果然难缠。

    她思来想去,原本的慕容夜无仇无敌,从未出府。

    那么,百花宴刺杀她的人、相必也出不了慕容府!

    只是、又会是谁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