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金叔、此为内眷房侍,怕是会怠慢于您,不如您且随小侄移步前厅、品茗畅叙?”

    慕容狄敛去眸间的尴尬,面色和煦道。

    睿智眼神却是悄无声息地看向病榻之那柔弱佳人。

    花无情、无论是才情相貌都在蒋氏那蠢女人之。

    只可惜、她算计不过蒋氏,也不肯屈就于自己,才换来今日的孤苦伶仃。

    与蒋氏风骚火热不同。

    花无情如同幽山之中的一株清莲,高洁美丽,不染尘埃。

    奈何、她对大哥一心一意,根本不给自己任何机会。

    这些年来,他纵容蒋氏对她明里暗里虐待,在心里,不是没有自己的私心。

    可、就是这个娇弱如仙的女子,竟不声不响地抗下了所有。

    从一个高高在的世家小姐,沦落成为现在看人脸色,夹缝求生的下贱婢女……

    慕容狄微微出神,下一刻,那抹苍颜便被一张绝色清丽的眸眼取而代之。

    却是慕容夜悄然一挡。

    目光灼灼地看着慕容狄。

    空灵美丽的眸子清澈淡然,看得慕容狄却是心下微寒。

    错觉吗?

    他怎么突然觉得那丫头的气势陡然一泓,宛如一把锋芒毕露的剑?

    屏息凝神,慕容狄定神望去。

    别无异样。

    看来,是自己失神了。

    他心中暗自思忖着。

    另一边,慕容夜悄然收起杀意。

    慕容狄看向娘亲的眼神,已经超过了一个小叔子的界限。

    若他心里真有父亲这个哥哥,就不会公然接受蒋氏那个女人。

    也不会纵然蒋氏蹂虐苛待她们这么多年。

    除非……

    他是故意的!

    慕容夜心下一冷。

    曾经的慕容夜怕是怎么也想不到,那个深受她敬仰的叔父。竟对她的娘亲,心有不轨。

    看来、无论是妹妹还是娘亲。

    这慕容府、怕是不能久住。

    “夜儿、还不快扶你师傅前厅用茶。”

    慕容狄收回视线,掩去眸底的情绪,微笑朝着慕容夜招手。

    微微点头,慕容夜回之一个纯美天真的微笑。

    只是、那微笑未曾蔓延至底。

    慕容狄,暂时还不能和他撕破脸。

    ……

    “师傅、你不是说很想欣赏欣赏慕容府的风景吗?”

    刚一落座,慕容夜扬头淡笑,一脸纯真地看向金正阳。

    “啊?欸……乖徒儿、难得你心里还记得师傅的话。”

    一听慕容夜叫师傅,金老头便如同吃了蜜一样开心。

    至于这慕容府风光、要不是他宝贝徒弟,他连来都不来,何谈欣赏?

    只是、宝贝徒儿有意支开他,他也不能拂了她的意思。

    万一这小丫头一时想不开,死活不认自己这个师傅了,他可没地儿哭了。

    这一点,他倒是多虑了。

    以慕容夜的性格,凡是她答应的事,便已注定是贯彻到底。

    金老头三步转身,五步回头,有些依依不舍地望着慕容夜。

    其实、他是想留下来的。

    这个宝贝徒弟出生不好,难免受人白眼。

    尤其是现在面对慕容狄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狐狸,他真担心自己的宝贝徒弟吃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