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死丫头、你干什么?”

    蒋氏捂着手跳脚而起。

    慕容夜的力气不大,却似巧不巧地打在她骨尖。

    “不干什么、就是想告诉你,我的师傅,概不外借!”

    慕容夜俏鼻一翘,勾起一抹傲慢得意。

    “你说什么?”

    闻言、蒋氏更是怒不可遏。自己现在可是在和沧源名医交流,论礼法,她一个庶出的贱婢,在场都没有资格,更遑论她还敢出手干涉自己了。

    “一个庶出的贱婢,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蒋氏美眸一戾,阴桀桀地看向慕容夜。

    慕容夜淡漠点头,微微耸肩。

    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将更广阔的空间留给蒋氏。

    扬头,扭腰。见慕容夜退让,蒋氏的气焰立即变得格外嚣张。

    只是、这所有的嚣张,在面对金正阳的时候,悄然一舒,蔓延出一抹媚意。

    “金御医、恳请御医高抬贵手,救救婢人的女儿吧。”

    恭敬行礼,蒋氏也为先前自己的莽撞内疚惭愧。

    原本想随意诬陷的一个噱头,没想到竟然砸了自己的脚。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放低了姿态,再加上那副娇弱可怜的模样,怕是没人肯拒绝了,蒋氏内心暗想。

    “这”

    见此,金老头原本欣喜的表情一僵,有些措手不及。

    倒不是被蒋氏迷惑,或者心生怜惜。

    而是、沉浸在慕容夜那一句“师傅”中,久久不能自拔。

    这个宝贝徒弟,终于接纳自己这个师傅了。

    可是,他的欢喜还没持续多久,就被眼前这个自以为风韵犹存的女人打断。

    他抬头,翘起八字胡,一双苍老却不失睿智的眸子扫向慕容狄。

    后者顿时面颊一臊。

    蒋柳月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平时对自己搔首弄姿也就罢了,怎际今日还妄图以身诱医,慕容狄心下一怒,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疼。

    “侄媳此意何为?”

    最后,金老风轻云淡的神还是看向了蒋氏。

    “老夫弟子的话,便代表了老夫的意愿。”

    一介白眼,金正阳一句话简单粗暴地断了蒋氏的念头。

    这一刻,不仅是蒋氏面窘迫,慕容狄更是格外羞红。

    自己的女人,妄图他人,这便已是耻辱。还没成功,这便是耻辱中的耻辱!

    “你”

    蒋氏惊羞难耐地看着金正阳,只觉胸中一口恶气难出。眸底一深,扭腰一辗,转身就欲寻求慰藉。

    “还不快退下?!”

    不待她开口,慕容狄便冷声喝道。

    金正阳不想医治的人,圣旨都没法劝阻,也只有这蠢女人头脑简单了。

    蒋氏娇躯一顿,看着慕容狄阴郁成冰的面庞,终是不甘扭身,愤愤瞪了慕容夜师徒二人一眼,甩袖而去。

    见此,金老头扭头,宛如做好事儿邀请表扬的小孩儿一般,得意洋洋地看向慕容夜。像是在说,怎么样,我这个师傅不吃亏吧。

    慕容夜含眸一笑,看着眼前宛如孩童般的小老头,眉头一舒,喜从心来。

    她制止蒋氏,除了刻意为难她。

    另一方面,也是为她先前对小老头的刻薄严厉道歉。

    没有什么,比她尊他为师,更能让他高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