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内人口无遮拦、还请金叔见谅。”

    慕容狄尴尬道,听金老头称他为侄,他也顺势借竿而爬,就势赔笑道。

    “只是、小侄不知金叔大驾,有失远迎,还请金叔赎罪。”

    慕容狄故放姿态道。

    论官职品阶,金正阳太医院院长不过三品,和他正一品简直是天差地别。

    可、金正阳一身医术却是神乎其神。

    为人正直清廉,脾气倔强。加上与皇帝也有一些交情。

    是以,若是他倔脾气上来,就算是君尚威也得暗抚脑壳,无力投降。

    因此、这就是他官阶不高,却受人敬仰的原因。

    蒋氏不过一介妇人,没见过金正阳,也属正常。

    毕竟,皇帝的首席御医除非特许,不能出现在其臣子府邸。

    但、金正阳却是个例外。

    他一切只看心情,脾气又怪有坏,皇帝不得已,只能任由他去。

    这便是慕容狄奇怪的地方。

    他与金正阳素不友好,相必纵然是他亲自邀请,不过也是坐冷板凳。

    怎么、今日,这老头一改面貌,跑到他府里来了?

    一听慕容狄言里话外的弯弯绕,金正阳嫌弃地挥了挥手。

    “赎罪什么?老夫是来看我宝贝徒弟的,又不是来看你的。”

    胡须一跳,金老头说的那叫一个欣喜自然。

    转眸,乐呵呵地看着慕容夜,慈眉善目间悄然变得异常开心。

    慕容狄那个虚情假意之人,简直一只大尾巴狼。

    还是自己的宝贝徒弟看着比较顺眼。

    闻言、慕容夜一个劲儿黑线。

    “我说过,她们无事,我才答应做你徒弟。”

    慕容夜淡淡挑眉,狡黠莞尔。

    “现在、她们尚未转醒所以、我还不是你徒弟。”

    这小老头如此无良,她当然要捉弄他一番。

    “你?!”

    果然、金老头闻言胡须一翘,白眼一翻,腮帮紧绷,登时跳了起来。

    “小丫头、你这就是不相信我”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金正阳!这几十年来,死的老夫都能医成活的,更何况,这种半”

    盛怒的金老头跳起来,为自己正名道,对上慕容夜那瞬间严厉的眼神,他声音一戛,“半死不活”四个字被他活生生吞了下去。

    目睹这一切的慕容狄,却是如坠梦境。

    发生了什么?

    怎么沧源鼎鼎大名的金正阳转眼就收了慕容夜为徒?

    而且、慕容夜本人还是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这所有的事情加在一起,简直超过了慕容狄的认知。

    “等等”

    原本被冷落一旁的蒋氏,此际听闻那个被自己诬陷的老头是个御医。貌似还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御医,不由得妙目一喜,上前一步,也顾不得男女之嫌,身后,细长锋锐的指甲反手便扣住金正阳。

    惊喜万分道。

    “御医、你是御医?”

    “那你医术一定了得吧?”

    “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

    说起女儿,蒋氏顿时一副泪眼婆娑的模样。

    蒋氏突然的梨花带雨,着实吓了金正阳一跳,只是,还不待他有什么反应。

    侧面,素指纤美的琼琼玉指悄然出现。“啪”得一声,毫不客气地打落蒋氏那紧紧拽着的手。

    金老头偏头一看,慕容夜正笑的一脸没心没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