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恶人先告状?

    慕容夜心下一寒。

    抬头,凝眸,目不转睛地盯着慕容狄。

    身着金褐蟒袍,脚踩龙形宝靴。

    精致雕琢的腰衔上,坠着一串晶莹霸气的哮山虎形玉佩,给他原本挺拔巍峨的身形再添几分英气。

    他便是慕容狄。

    慕容夜心下暗叹,一闪不瞬地紧盯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庞。

    而立之年,常年的操劳,皱纹早已爬上了慕容狄面目。他本不算太过英俊,顶多算是顺眼,但一双眸子却格外精睿,仿佛有种猜透人心的能力。

    当然,先前那种突如其来的压迫,也让她心生怀疑。

    慕容狄、一介文官,却似乎深藏不漏。

    那种暴虐阴戾的煞气。

    慕容夜刀剑舔血多年,很清楚地知道,一个普通人,是不会有这般磅礴煞气的。

    难道

    正如慕容夜凝眸疑惑地打量着慕容狄。

    慕容狄亦面含笑颜地回测着慕容夜。

    和煦浅笑的面庞之下,却是满肚子的疑惑。

    慕容夜。

    原本见到自己,恨不得退避三舍的小丫头,何时竟敢堂而皇之地正视自己了?

    清澈明媚的眸彩。

    淡然自信的神。

    看不出她丝毫的紧张与惊恐。

    更令他奇怪的是,他自以为能洞察万物的神眸,看到的、是宛如一泓春水般清澈透明,不含丝毫杂质的莹眸。

    仿佛、先前那瞬间乍起的磅礴杀意。

    完全与她无关。

    “老爷”

    蒋氏一股脑说完,早已做好了慕容狄为自己撑腰的打算。

    不料身后了无半点声响,她登时不乐意,扭头就是一顿扭捏撒娇。

    纤手淡挥,指慕容夜身后一副将自己完全置身事外的金太医,添油加醋道。

    “老爷、你看这就是这死妮子的姘头!”

    说着、蒋氏还不忘掩唇轻笑,一副暗自得意的样子。

    慕容夜满脸黑线地望着蒋柳月这个白痴女人。

    拜托、就算是颠倒黑白,好歹得有黑吧

    金老头、那简直是可以做她爷爷的人,她是得有多饥渴,才会找一个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

    她真想砸开这女人的脑壳,看看究竟长着怎样的脑回路。

    “你闭嘴!”

    就在蒋氏兀自得意的时候,慕容狄凛然低头,熠熠生辉的眸子狠狠地盯着她,里面充斥的寒气与警告,让她立马闭了嘴。

    回眸,慕容狄抬头,悄无声息地推开黏在身上的女人。

    微微屈身,朝着金太医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下官见过金御医、下官的家务事让您见笑了”

    慕容狄面角微抽,尴尬道。

    先前、他只注意到慕容夜的变化,以至于完全忽视了她身后的金正阳。

    “哈哈狄侄多虑了。家家都有本难念之经,何谈见笑?”

    “只是、老夫自命清廉正洁一生,没想到年过半百,却被人硬生生安了个“论诱”之名,看来,老夫这一生英明,怕是尽毁于今了”

    金老头不愠不怒道,一手清闲地捋着胡须,信然道。

    他比君尚威还要年长,又颇有威信,称慕容狄为侄,并无不妥。

    至于“论诱”,基本说的是扰乱朝纲,乱了人伦的**诱惑。

    “咳咳”

    慕容狄干咳两声,冷汗直流。这个金正阳,可是出了名的较真儿,认死理,就连皇帝都要让其三分。

    蒋氏这死婆娘,惹谁不好,偏要惹上这尊瘟神,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