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哪,发生了什么?”

    “府中遭劫了吗?”

    一手搀扶着慕容狄,一眼瞧见府内状况,蒋柳月猛的掩唇,花容震惊道。

    触目所即,尽是血迹斑斑之意,不远处,几名小厮手抱一膝,嘴角抽搐,轻声哀嚎着。

    更诡异的是,偌大的牌匾下,竟无一人守卫。

    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休得胡言!”

    慕容狄冷眼一瞟,制止了正欲开口的蒋氏。

    蒋氏这才讪讪一笑。

    这时,一名青衣纤发的小丫鬟急步跑来,火急火燎地向外跑去,以至于都没注意到二人。

    “等等、这般匆忙,所为何事?”

    蒋柳月立马叫停来人,循声闻到。

    小丫鬟闻声转头,一见是蒋柳月,宛如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激动。

    “夫人,小姐受伤了,奴婢是去请大夫。”

    “雅儿?雅儿怎么了?”

    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伤,蒋柳月面一惊,声忧心道。

    而后,不等丫鬟解释,她便飞奔入府,朝着慕容雅的方向奔去。

    慕容狄也是微微一惊,摆手,唤过丫鬟,细细打听着来龙去脉。

    “她们身体已经无碍,小徒弟,放心吧。”

    金老头一番施针,碾药之后,这才转头,冲着慕容夜呵呵乐道。

    早知道今日有这么一茬,他又何必受君莫邪门子冤枉气。

    闻言,慕容夜这才悄然松了一口气,娇眸一白,看了眼挟恩邀报的小老头,顿感无奈。

    亏她之前还觉得这丫长得慈眉善目,医术高明,还想讨教一二。

    怎么转眼就换上一副奸商嘴脸,硬是将自己纳入门下。

    医者父母心。

    这心绝对黑了。

    “对了,除此之外,老夫发现,她们体质柔弱,怕是有些食拮之症。”

    金老头立马皱眉思索道。

    食拮,换句话说,就是营养不良。

    慕容夜面角微寒,神阴郁地点了点头。

    他们母女三人,在慕容府过着下人都不如的生活,拾人牙慧,辨人脸。这样,身体焉能扛得住?

    蒋柳月!

    慕容夜暗自咬牙切齿。

    “呯!”

    正在这时,门“呯”的一声乍开。

    蒋柳月一身华衣,明眸怒瞪,染满鲜红豆蔻的手指怒不可遏地指向慕容夜。

    “你,你这个小贱蹄!”

    “我好生养你十几年,你现在竟敢对你长姐下手,你这个逆子,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蒋柳月扬手,朝着慕容夜而去。

    寒眸凛动,慕容夜嫌恶地拍过面角的手掌,抬眸,嘲讽地看向来人。

    “依你之意,慕容雅欺上瞒下,目无尊长,都是你教的了?”

    慕容夜蹙眉道。

    蒋柳月对女儿的宠爱,简直到了溺爱的程度。

    “好哇、你,你敢打我!”

    慕容夜只是轻轻挡住蒋柳月的利爪,但这一举动,却是彻底惹怒了蒋柳月。

    不仅如此,眼尖的她一眼瞥见慕容夜身后胡须花白的老头,眸眼一瞪,宛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尖叫起来。

    “你,你、你”

    “未行婚配,你竟敢在闺房留人,慕容夜!”

    “今日,就算你娘不管你,我也要尽我当家主母的责任!”

    “来人啊,给我拉下去,家规伺候!”

    蒋柳月眸斥怒喝道,娇媚的眸底悄然划过一抹得意。

    敢欺负她宝贝女儿,这一次,她一定要她好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