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的心,从未再有这般慌乱。

    她的眼神,是前所未见的犀利。

    “呯!”

    她不管不顾,劈手朝着水中黑压压抓去。

    坚固锐利的指尖,瞬间划破大部分蚂蟥,顿时一大片泛起了鱼肚白。

    随即,一大片蚂蟥拥了过来,将受伤的蚂蟥疯狂残食。

    慕容夜心下凛笑。

    冷眼旁观地看着另一批蚂蟥毒发身亡。

    可纵然这样,她依旧与慕容蝶的距离很远。

    几乎眨眼间,慕容蝶便被黑压压的一片,覆盖地密密麻麻。

    “蝶儿!”

    慕容夜如泣鬼戾悲凄惨叫。

    这一刻,无力的绝望感侵体而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成群结队的嗜血群,倾巢而来。

    “噗!”

    就在她接近绝望之时。

    突然,水花四溅。

    原本下沉,早已被覆盖地慕容雅破水而出。

    一双大手,坚固地撑起那娇弱苍白的身体。

    是他?

    慕容夜心下一惊。

    单手举起慕容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拦着自己的领头门卫,至于他的名字,慕容夜不曾清楚。

    “嚎!”

    他一手撑起慕容雅。下一课,坚似铁的躯体之上,一朵朵血晕之花,悄然绽放。

    “噗!”

    片刻的愣神,慕容夜一个潜水,出现在那人身边,素手轻挥,所到之处,死伤无数。

    他有些惊愕地扫了眼慕容夜鲜丽如花的豆蔻,遇水不融,剧毒横生。

    他不由得脊背一凉。

    索幸,自己站对了队。

    否则,现在被分尸嗜血的,一定是他们。

    “呼!”

    两人互帮互助,终于出了水牢,原本昏厥的花无情也被人解救,带了出来。

    多日的疲惫,加上失血过度,导致花无情迟迟未醒。

    不过身体的各项指标还算正常。

    反观慕容雅,却是气若游丝,重伤之下,久泡污水,不及时救治,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阁下贵姓?”

    抬头,慕容夜看着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慕容雅的男人,低声询问。

    男人一身水渍,伴着浓郁的腥臭,血,顺着四肢涓涓而流。

    男人却毫不介意,拿出随身的匕首,切断那仍嵌在身上的蚂蟥,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我叫雷霆。”

    男人嘿嘿一笑,明亮的眸子期待探寻地望着慕容夜。

    他在等,等一个机会。

    “好,雷大哥。”

    慕容夜抿唇一笑,轻轻点头。

    反水,一枚银针便送到了雷霆手上。

    “雷大哥。拿着这个,帮我去太医院寻一人可好?”

    “夜小姐所寻何人?”

    “太医院院首,金正阳。”

    慕容夜眸眼一深,开口道。

    倒不是她不愿意自己去。

    只是,一来,她本不识路。

    二来

    慕容夜眸底暴寒,这慕容府,却是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雷霆闻言一愣,也不是他不肯。

    只是,从太医院出来的,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的御医,慕容府焉能请的起。

    尤其还是太医院的院首之最,金太医。

    那更是除了皇帝,没人能指望得动的存在。

    慕容夜,纵然她是未来的邪王妃,怕是也有些困难。

    那个老头,可是一个油盐不进的怪老头。

    “银针为证,你只需说明来人,金太医自会随你前来。”

    慕容夜随口补充道。一边指挥着剩下的门卫,将蝶儿与母亲,小心翼翼地抬走。

    雷霆点头,随后,不顾身上所伤,转身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