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蝶儿、娘”

    慕容夜满怀期待地推门而入。

    一片薪火柴草,一串暗金铁链。

    那上面,连带这地上些许草芥,都有些暗红凝固的东西。

    眼角一跳,慕容夜上前,轻轻摸了摸,又在手指间捻了捻。

    是血?

    已经干了。

    地上,还有一道微微浅浅的痕迹。

    显然,有人受伤。

    并且,还被人拖走了。

    是谁?

    慕容夜眼角一顿,原本欣喜激动的神陡然一戾。

    不好!

    蝶儿有危险!

    几乎是瞬间,慕容夜翻身就往外跑。

    水牢!!!

    慕容府柴房众多,如果说柴房不足以让慕容雅泄愤。

    那剩下的,只有那一个地方了。

    水牢

    这两个字,在慕容夜的记忆里,就是恐惧的化身,地狱的代名词。

    不是因为幼年的她经历过。

    而是,她亲眼看见,一个壮硕男人,久禁水牢,最后被无数蚂蟥活活吸干血液的场面。

    不仅如此。

    据说,水牢里面还有无数喜好温暖的奇种异蛇。

    它们天生怕冷,水牢又常年阴寒冰冷。

    所以,被贬谪水牢之人,就是它们的暖炉

    慕容夜几乎不敢想象。

    “噌”得一声朝着水牢的方向而去。

    心中、早已肃杀一片。

    慕容府。

    若此番娘亲和蝶儿有任何三长两短。

    来日,她必当血洗慕容府。

    水牢。

    “你,你们干什么?”

    花无情娇颜惨白一片,看着翻着银光飒飒的刀刃,小腿一软,坚持了一夜的她还是难以撑住。

    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

    “噗”。

    她这么一倾斜,原本被她拖着的慕容蝶直接是“噗通”一声,再次掉入水中。

    水浪氲动,似乎有什么东西间不容发地涌了过去。

    “蝶儿!”

    花无情凄然惨叫,心神全失,眸角一翻,晕了过去。

    “呯!”

    同一时间,慕容夜一脚踢翻水牢护卫,连人带剑一同踢在门上。

    门、应声而开。

    引入眼帘的,便是话无情那清丽羸弱的身影。

    苍白的面,黏糊糊的头发,面角低垂,整个人泡在浑浊的污水中。

    双腕紧锁。带着挣扎后的血迹,丝丝点点涌入水中。

    水下,成群结队的黑灰一堆又一堆,吮吸着从天而降的血液,显得格外愉悦。

    但是很快,它们便扭头,黑压压的转移了阵地。

    那里、蝶儿正毫无知觉地凄然平躺,周体之上,尽是血痕。

    大多数已经结了痂,但一经水,丝丝血气外渗,便引来了黑压压的不明生物。

    “蝶儿!”

    喉咙一哽。

    眼角一酸。

    熟悉的面孔。

    熟悉的气息。

    她的蝶儿。

    此情此景,像极了六年前那一幕。

    一样的无助,一样的绝望。

    她的蝶儿,就那般乖巧地躺在水面,轻轻浅浅向下沉。

    “蝶儿!”

    此生第一次,慕容夜惊慌失措。

    素手轻扬,一串银光乍起。

    十八根银针齐飞。

    “嗖嗖嗖”几声,黑压压的群体便有了腥臭的血腥味。

    下一刻,受伤的那些,立即被新生强悍的所吞噬,代替。

    慕容夜有些头皮发麻地看着这一切。

    转腕,却发现手中空空如也。

    实在是数量太多了。

    “蝶儿”

    心下默念,慕容夜想都没想,“噗通”一声跳入水中,无视那黑压压的一片。

    此刻,她的眼里,只有那一抹娇弱瘦小的身影。

    蝶儿

    无论你是不是她。

    今生今世,姐姐再也不想离开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