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雅、聊聊吧。”

    慕容夜嫣然淡笑,在慕容雅脚边半蹲,素指微勾,笑意淡淡地捏起慕容夜修长的脖颈。

    如风抿笑,露出一排排皓洁如雪的银牙。

    但一切看在慕容雅眼里。

    着实有些心惊肉跳。

    面前,明明是那张自己嫉恨已久的绝美笑颜。

    可对上那双明眸,自己竟率先泄了气。

    “你、你想干什么?”

    慕容雅身体下意识向后倾斜一个微微防御形的动作,暴露了她潜在的不安。

    “我、我警告你,你若敢动我,娘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慕容雅装模作样威胁道。

    凌弱胆颤的气息,愈发厉内荏。

    “哦?是吗?”

    “我刚怎么听说,慕容狄和蒋柳月不在府中嗯?”

    看着面前故作冷静的俏丽女子,慕容夜抿唇轻笑。

    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能有多么强悍的心理素质。

    闻言,慕容雅俏脸一白。

    颓然地目睹着瞬间转变的事态。

    “姐姐说的不错,我是不敢动你。”

    “只是、我倒是有的是手段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久卧病榻。”

    “您觉得呢?”

    这些话,慕容夜是故意贴着慕容雅耳边嗫喃的,说罢,还不忘附上阴气灿灿的笑容。

    “你、你”

    慕容雅贵为千金小姐,何时遭遇过这般,俏脸愈发惨白,吓得快要哭了。

    “现在、该告诉我娘亲和妹妹的下落了吧。”

    慕容夜笑容骤敛,拍了拍慕容雅的脸蛋,肃然冷道。

    “她、她们、她们被关在”

    感受着慕容夜冰凉的指尖,慕容雅差点要尖叫起来。

    颤抖着紧闭双眸,慕容雅伸手,颤抖地指着一个方向。

    哪里是柴房?

    慕容夜顺着望去。看着恍若惊兔的慕容雅,情知她已经被自己吓坏了。

    悄然一笑,松开了慕容雅。扭身朝着柴房而去。

    身后,慕容雅心有余悸地看着慕容夜淡然而去的悠然身影,惊恐的面之上,露出怨毒的眼神。

    “你、你们,都给本小姐过来!”

    纤指微勾,慕容雅娇眸怒火地指着尚在目瞪口呆的一干侍卫。

    “速去水牢、除掉那对母女!”

    “否则、本小姐就除掉你们!”

    柳眉一挑,慕容雅凶悍万分道。

    她着实被慕容夜吓到了。

    这样的慕容夜,是她所不曾见过的。

    就像是换了人一般。

    霸道猖狂,宇内娇媚。

    举手投足间,自有一副与生俱来的气场。

    她有多怕。

    就有多嫉恨。

    慕容夜那个小贱蹄,竟公然折辱自己。

    气郁攻心的慕容雅,近乎有些丧心病狂。

    她恨那张娇美绝代且又云淡风轻的脸。

    她要报复。

    她要慕容夜孤独懊悔一生!

    慕容雅猛的握拳,咆哮道。

    “废物!还不快去!”

    尖锐宛若划破玻璃般的声音响起,慕容雅神丝涣散。根本没有考虑过事态的后果。

    一众门卫惊愕难耐地看着慕容雅,面无表情地走开。

    心底却一个劲儿地叹息。

    同样是小姐。

    同样出生名门。

    怎么从谈吐,到气场,两人简直云泥之别。

    尤其是二小姐。

    消失了一个月之后,竟然宛若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