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喂、别太小气。马儿借我一下,用完还你们。”

    “拜拜”

    慕容夜微微扬手,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身影,上扬的嘴角终是落了下来。

    慕容府。

    原本的慕容夜很少出门,脑袋里根本没有任何路线记忆。

    好在慕容府比较出名,慕容夜一路问过来。日上三竿的时候,终于站定在了那镶金琉璃,龙飞凤舞的朱红门前。

    “什么人!”

    慕容夜刚想进去,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

    “怎么,瞎了你们狗眼?!”

    慕容夜冷然抬头,冰寒的眸子暴射出一抹冲天戾气。

    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们,以前可没少欺凌自己。

    “夜、夜小姐!”

    为首的门卫立刻认出了她。

    看、看着她单手牵马,素手挽发。

    那般巾帼英姿。

    那般绝嫣然。

    竟让人生生移不开眸眼。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那周身的凛冽气势,竟给他们一种深深的压迫。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抿然冷笑,慕容夜现在可没时间和他们浪费时间。

    几乎是下意识,一众门卫纷纷散开,任由慕容夜长驱而入。

    为首的门卫还不由自主地接过慕容夜手中的缰绳。

    “呦几日未见,妹妹倒是好生脾气,竟也训斥起府里的侍卫了?”

    “是不是、再过几日,连我这个姐姐都不放在眼里了?”

    慕容雅一大早守株待兔,等的,便是慕容夜。

    却没想,看到的,却是慕容夜这般趾高气扬。

    “呵、夜妹妹,是谁给你的自信呢?”

    慕容雅阴鸷莞尔,粉嫩甜美的脸蛋悄然划过一抹嫉恨。

    红唇微抿,挖苦道。

    “别说你还不是邪王妃。”

    “纵然你是沧源皇后,目无长姐,我照样可以责罚你。”

    慕容雅桀然冷笑。

    “对了、娘亲与狄叔一早去了东宫商议大事。”

    慕容雅欲言又止,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

    简直天助于她。

    慕容夜!

    今日,她倒要看看,这个小贱婢如何逃离她的手掌心!

    “哦?”

    慕容夜不动声点了点头。

    素唇淡抿,清润的眸眼闪过一抹寒戾。

    “姐姐这话、莫不是要杀妹妹灭口?”

    “呵呵、灭口谈不上。”

    慕容雅掩面轻笑,美眸愠怒地看向慕容夜。

    “不过、你目无尊长,大婚临近。作为长姐,理应好生指导你一番。”

    慕容雅冷然娇喝。

    “来人啊、将她押下去。重则一百杖!”

    “好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尊卑有别!”

    慕容雅锦袖轻挥,清颜欢笑。端庄典雅的面庞上悄然闪过一丝期待。

    一百杖。

    怕是足矣要了她半条命。

    到时候,自己再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这慕容府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慕容雅心下冷笑,心情格外舒畅。

    重责一百?

    慕容夜微寒的眸子陡然掀起滔天怒火。

    一百杖!

    重伤自己。

    想必,这便是慕容雅此番引诱自己来的目的。

    只是

    为何挑在今天?

    慕容夜有些不解。

    “慕容雅,我现在不想和你玩什么姐姐妹妹的把戏。”

    “我只问你一句,我娘亲和妹妹在哪里?”

    慕容夜此刻迫切担忧蝶儿与母亲的安危,哪里还顾得和慕容雅打嘴官司了。

    当下便黑了眸眼,声骤冷,戾寒一片,质问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