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吱”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耳边传来沉重的门闸声。

    口涩悲苦的花无情艰难抬头,隐约瞥见一抹粉妆玉砌的俏影。

    只是一眼,花无情登时疲惫感全无。

    “蝶儿、你怎么了?”

    托着疲废残躯,花无情淌着及胸的水,逆着水势,她便冲了过去。

    而后。

    “哐啷”一声。

    她又被沉重的枷锁再次扯了回去。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生死为知的慕容蝶被人“噗通”一声扔下水。

    一瞬间、花无情芳心寸断。

    “你们干什么?”

    “她是慕容府的三小姐、你们不能这么对她!”

    她挣扎、咆哮着。

    挣得铁链飒飒做响,面上水痕四溅。分不清是泪水还是牢水。

    “呵、三小姐今夜过后,不过一具残尸而已。”

    将慕容蝶扔下水的小厮听到花无情的叫嚣,不由得勾唇冷笑,面庞之上,扬起毫不隐晦的讽刺。

    “走吧”

    说着、摆了摆手,再也不看这宛如垃圾一般的母女。

    “蝶儿、蝶儿你快醒醒”

    花无情哪有心情在乎别人说些什么。

    她的一双美眸尽数笼罩在蝶儿落水的位置。

    感受着慕容蝶愈发浅弱的呼吸。

    花无情只得努力将身体平躺,调整呼吸,让身体尽可能上浮。

    然后、双脚微勾,试图勾住慕容蝶的身体。

    可水牢湿滑,再加上花无情本身憔悴疲惫,一时间,并未成功。可她并不气馁,一遍遍尝试着、努力着。

    与此同时。

    城南西郊。

    “噗!”

    一声轻微的声音自空中响起。

    紧接着、白影一闪,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一束束黑影飒飒而来。

    “她身受重伤,跑不远的,给我搜!”

    邪六猛地挥手,身后一道道人影立刻发散出去。

    一道隐秘的草芥废垛之后。

    女子抬眸,一双水盈的眸子不甘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邪王卫。

    心中一片凄然。

    慕容夜、都是那个女人!

    若不是大意,她怎么中了慕容夜的暗算。

    又怎会被邪王卫一路追的上天入地无门?

    邪王卫!

    君莫邪那个变态训练出来的铁血悍卫果然非同一般。

    难道今天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女子苦涩一笑,清秀的面容悄然闪过一抹黯然。

    十多年之后,她难得与公子再次相逢。

    怎料造化弄人。

    她竟弄巧成拙、乱了公子的计谋。

    白纱遮面,玉落红颜。

    女子正是玲珑醉、世人皆以为葬送在大火之中的人。

    她凄凛一笑,下意识抚摸着左面早已结痂的疤痕。

    纵然此番无难。

    自己又有何脸面去见公子。

    “呯!”

    就在她愣神,发呆,以为前途凄然冷芒的时候。

    外面陡然响起刀剑相接的打斗声。

    “敌袭!”

    外面、邪六一声暴吼。

    长剑微扬,闪身便冲到了凭空出现的一众人群中。

    “公、公子?”

    玲珑醉娇颜一愣。

    在错乱彷徨之间,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悄然映入眼帘。激得她心尖儿微颤。

    公子

    竟然是公子亲自来救他。

    一瞬间,玲珑醉原本颓然失意的世界陡然一清,百花齐放,恍然冒着粉的小泡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