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姐、小姐你等等翠儿”

    慕容雅含怒而去,这可急坏了丫鬟翠儿。

    一路小跑、就是怕自家小姐出什么意外。

    “呯!”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

    翠儿紧赶慢赶、一不留神,刚巧撞上面前的慕容雅。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小姐、你别吓翠儿啊”

    翠儿忙不迭道歉、却发现慕容雅俏面微凝,朱唇微动,显然有些魂不守舍。

    “慕容蝶那个小贱婢如何了?”

    蓦而、慕容雅精致的俏面一顿,空明的眸子陡然略过一抹阴骘。

    “她”

    失态转换的翠儿有些猝不及防。

    但她还是老实回答。

    “奴婢奉小姐之命,将她关至柴房、多番照顾,此刻怕是只留下一口气了。”

    “奴婢怕生意外、便命人住手了”

    只留下一口气啊。

    闻言、慕容雅阴怒愤懑的面这才稍作缓和。

    慕容夜那个小贱蹄对这个妹妹可是上心的很呢。

    “翠儿、吩咐下去、将慕容蝶与她娘亲关在一起。”

    慕容雅阴阴低叹,冷唇勾起一抹笑颜。

    “小、小姐”

    翠儿登时有些慌张。

    纵是一般的人也受不了水牢的折磨。

    况且还是慕容蝶这种只剩下一口气的。

    “别废话、快点去!”

    慕容雅柳眉一蹙、严厉地瞥了眼翠儿,翠儿只得将心头的话咽了下去。

    见翠儿走远。

    慕容雅清丽的面终是悄然勾起一抹舒然。

    慕容夜、

    你以为、邪王妃就是你囊中之物了吗?

    五十里外城郊。

    在金老头等人一番手忙脚乱之下,邪九的命,终于算是保住了。

    “诶、终于稳住了”

    金老头掩袖拭了拭鬓角,舒然叹息。

    “病情暂且无碍了。”

    “只是这毒、老夫从业几十年,端的是诡异蹊跷、我也只能暂且压制住毒性。”

    “若要根除、怕是还需一段时日。”

    “这段时间、病人需好生静养、切勿舞刀弄枪”

    金老头刚缓一口气,便是一些唠唠叨叨。

    说道舞刀弄枪的时候,金老头严厉的眼神瞥了眼身边一直守护的君莫邪。

    刚欲开口。

    突然、眼前闪过一道黑影。

    “王爷、正如您所预料的、王府果然来了刺客。”

    邪一接到府中线报,附在君莫邪耳边道。

    “是同一路人吗?”

    君莫邪蹙眉点头,冰寒的面角始终凝作一团。

    邪九重伤、来人下手看似阴狠毒辣,却又巧到好处地避开了他的命脉。

    显然、有人是在调虎离山。

    他将计就计、为的就是看清楚对方的目的。

    “这个、尚未定论。”

    “邪六他们仍在追寻。”

    邪一欲言又止道。

    “只是、根据王府传来的消息似乎,刺客躲进紫竹苑、是王妃率先察觉,并且重伤了来人,这才给了邪六他们主动出击的机会。”

    邪一面不动,心中却早已震撼一片。

    那个传说中貌天仙的王妃,那个被他们视之为花**的存在。

    没想到、竟让他们这般惊艳。

    哦?

    闻言、君莫邪原本蹙起骤凝的面角悄然一松。

    薄唇微动,勾起一抹潋滟笑意。

    倒是他多虑了。

    那个女人、果然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儿。

    一想到龙千翊派来的人在慕容夜手上吃瘪,他原本阴霾的心绪骤然晴朗了许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