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撕拉”清冷的布裂声划破暗夜,刹那间群鸟哄散,林海震荡。

    褪去白日的幽寂雅致,此刻的枫林,枝丫流窜,狂魔乱舞。

    映着阴浊的月色,恍然幽冥厉鬼,宛若苏醒猛兽,低吟着,咆哮着

    “撕!”刺耳的声鸣接踵而至,忽上忽下,缥缈不定,下一瞬,似乎又近在耳边!

    “别闹!”秀美微蹙,慕容夜翻身咛喃,“卡尔宾老地方,自己去找吃的!”

    压着被惊扰的美梦,慕容夜好脾气道。卡尔宾,那是一只极为粘人的金毛,每每清晨搅扰她美梦。

    “撕拉!”聒噪的杂音撕心裂肺响起,咫尺之间,慕容夜只觉得胸口一凉。

    一股温润的气息透体而来,灼热粗喘的呼吸下,似乎有一双魔爪,黏附她那性感的锁骨,酝律着原始的躁动。

    不是卡尔宾!

    慕容夜惊觉,宛如厉猫般幡然而醒,嗜骨的杀意无形中律动。

    眉如峰峦般迭动,眸似狂澜般飞涌,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般的沉寂,慕容夜“唰”地一下睁开眼帘。

    只觉得眼角一痛,苍凉的月光印入眼眸。

    这里是哪里?

    慕容夜微惊,下一瞬,便看到禁锢着自己的人。

    人是背对着月光的,看不清楚面貌。

    能看到那宽阔的背影,犹如泰山般稳健,压得慕容夜有些难以呼吸,急促的喘息声近在耳边,给清冷的夜色平添一份魅惑。

    “撕拉”又是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这下,慕容夜几乎是半裸着的了

    怒极反笑,慕容夜却是有些哭笑不得,大半夜的自己被人猥亵了不说。

    可恶的是这猥亵者竟还是这般从容淡定,一遍一遍挑衅着自己的底线?

    心下冷笑,慕容夜左手猛地一撑,右臂发力,冲着面前的男人便是一肘。

    “嗯?”两道疑惑声同时响起。

    怎么回事儿?身体的反应何时变得如此迟钝?慕容夜皱了皱眉。

    “哦?意识还存在?”

    一道邪魅却又不失冷傲的声音响起。空中一折,轻松禁锢住慕容夜的手。

    借着惯性,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被拉进,原本半裸的慕容夜,此刻直接像是被男人单手抱起,坐在了对方怀中一般。

    嗯?慕容夜神色不动地挑了挑眉,淡眸如水地扫向来人。

    经过自己那一折腾,两人之间的位置也略微偏转,此刻,慕容夜可以清楚地看清来人。

    这这究竟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眸啊?

    仿佛掠尽人间繁华,敛遍宇内瀚璨

    冰冷中含着戏谑,睿智中透着邪魅。

    冰薄性感的唇角,如山倾倒的鼻梁,浑然天成般宛如刀劈斧凿般精美绝伦。

    金冠束发,与浩瀚的月色融作一团

    刚毅与轻柔的交汇,美的惊心动魄!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慕容夜脑海灵光乍现,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视线下移,看到的便是男子姣好的酮体,全裸的上身,慕容夜一眼便看到对方那健硕的八块腹肌,一个不小心,险些把持不住。

    生生移开了视线。

    真是的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男人,怎么表现得像个小姑娘一样。

    等等

    慕容夜猛然转头,神色凛然地正色面前妖孽般的冷厉男人,不着痕迹地沉了眸。

    眼前男人的打扮是不是有些怪异?

    金冠束发,耳鬓两撮秀发顺流垂下,与半垮的长衫交错。露出了那及膝的靴子,那是一种古朴的墨蓝色,隐约闪着蓝光,相必是嵌了价值不菲的宝石。

    这是?穿越了?绕是一代杀手至尊的慕容夜,此刻也不禁片刻恍惚。

    君莫邪亦是眼前一亮。嗜情蛊毒发,邪火窜涌,瞬间让他丧失理智。

    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个被自己慌不择路扑倒的女子,竟是这般精彩绝艳。

    一张精致小巧的面庞上两道雾眉轻然颦蹙,琼鼻紧耸,朱唇微抿。

    轻灵如水般的眸子“滴溜溜”转着,像是来自空山暗夜的仙灵,给原本沉寂的夜色带来几分灵魅。

    映着苍凉的月光,君莫邪清楚地将女子花容月貌印在心底。

    心神微荡,握着女子的皓腕不由得紧了紧。就连呼吸也不由得急促几分。

    突然,君莫邪一声闷哼,那股熟悉的邪火再次铺天盖地而来

    君莫邪的力气很大,五指像是嵌在手腕中一般,咯得慕容夜生疼。

    眉头紧蹙,她不耐地看向男子,虽然震惊对方的绝艳美姿,但如此粗鲁,可非绅士之道。

    “斯拉”一声,慕容夜黑线低头,看了看自己绣着荷花的白色肚兜,抬眸,凝了凝君莫邪手上自己的最后一丝外衣,终于是不着痕迹地阴了面。

    “吼”不待她有多余的动作,一声低沉的暴吼,只感身下一凉,她便再次被深深压在地上,脊背被一些枯枝烂叶咯得酸肿。

    又来!慕容夜无言地翻了翻白眼儿,强上也该是她在上啊,自己何时这般被动过了?

    “别动”感受到身下女子的挣扎,君莫邪用仅存的理智警告着,粗喘的低吼宛如丛林的野兽,狂傲霸道。

    “老实点或许我可以留你个全尸!”

    一言之下,慕容夜只感觉脑袋一轻,随即铺天盖地的吻便落在唇瓣上,辗转吸允,狂乱不羁,带着急促地喘息,开始了最为原始的掠夺。

    狂漫迷醉之时,慕容夜心头一凛,只感觉一双手绕着自己纤滑的腰顺流而下,粗鲁地扯开了自己的腰带

    好样的!猥亵在前,威胁在后,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阎罗爷”的称号是白瞎的吗?

    右腕猛地用力,腿脚微缠,绕上君莫邪的躯体,左手拍地。借助反冲力,一个简单擒拿。将男人禁锢自己脑袋的手束缚在了其身后。

    可惜,由于两人巨大的气力差,慕容夜并未成功推开君莫邪,反而像是投怀送抱般扑进了对方胸膛,腕与腕紧拽,胸与胸相贴。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似乎一抬头,就能吻上对方的鼻尖。

    不对!

    突然,慕容夜猛地丢掉君莫邪火炉般的手臂。

    抬眸,神色肃然地对上那张腥红如血的眸子,一颗心,瞬间跌入谷底

    嗜情蛊?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有人会如此霸道阴绝的蛊术! -->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