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凡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男人惦记上,心中直欲呕吐,再也忍受不了,一脚踹在了高培英的胸口,高培英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

    “你”高培英眼神惊恐的看着林凡,心中终于回过神来,明白这个青年并不是他能对付的,张口大声求救:“来人,快来人”。

    高培英花重金请了两个安保人员保护他,只要他一有事情,两个安保人员就会迅速赶到。

    “不用再喊叫了,外面的人已经被我干掉了”林凡冷冷的说道。

    高培英眼神惊惧的看着林凡,结结巴巴道:“你,你到底是谁”。

    高培英心念急转,难不成自己搞的小动作被龙四发现了不成,这人是龙四派来杀自己的,所以高培英用求饶的眼神看着林凡:“龙,龙哥给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

    “钱”林凡嘴角勾起一个饶有兴趣的看着高培英。

    “对对对,我有很多钱,很多很多钱”高培英点头如捣蒜,然后说道:“只要你放了我,我给你一百万美金,不,一千万美金,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在加,只求你能放了”。

    我字还没有说出口,林凡打断了他:“别废话了,就算你有再多钱的,也挽救不了你的性命”。

    林凡催动内力,准备一掌拍死高培英,可是很快愣了,对于高培英这样的老同志,用手接触对方的身体,不是脏了自己的手吗。

    于是,林凡改变了杀招。

    五指捏紧,上面劲气弥漫,林凡拳头挥出,一个内力形成的拳印脱手而出,印在了高培英的胸口,把高培英的心脏给震碎了。

    噗嗤!

    高培英吐出一口鲜血,脸上露出不甘心的神色,随后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很快,高培英眼中瞳孔渐渐涣散。

    旁边的小受一直瑟瑟发抖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看林凡。

    林凡瞟了一眼小受,随后慢条斯理的离开了这里。

    小受发现林凡在看他,已经吓得闭上了眼睛,害怕林凡杀他,可是等了一会儿,死亡的感觉没有来临,小受疑惑的睁开了眼睛。

    才发现某人已经离开了。

    小受松了一口气,发现大厅里面只剩下自己一人,加上死去的高培英,小受壮着胆子来到了高培英面前探其鼻息。

    后者,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哈哈,死了”

    小受激动地身体颤抖起来,眼睛泛着泪花,如野兽般低吼的说道:“高培英,你恶人有恶报,你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就算你死了,你在地狱也别想好过”小受压抑着声音,声音中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

    小受想到了以前,他本是一名阳光开朗的男子,只不过皮肤很白,像一个小白脸一样,直到遇见了高培英,对方像注视猎物一样的眼神让小受很不舒服。

    那个时候小受刚刚毕业,没有工作,高培英主动过来问候他,贴心的为他介绍了一份工作,就是来别墅当管家。

    自从踏入了这个别墅。

    自己的噩梦就来了。

    当天晚上,高培英就暴露了他那变态的嗜好,那就是玩龙龙大战。

    那一天晚上,小受被高培英摧残了很多次,第二天走路双脚都在打颤。

    小受本想逃离别墅离开,可是却被高培英的手下抓了回来,高培英威胁他说,不准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不然他会死无全尸。

    而且也不准逃走,安心当他的奴隶,不然会杀了他的父母。

    小受为了活着,也为了父母的性命,不得不屈服在高培英的淫,威之下,每天晚上承受高培英这个变态家伙的摧残。

    他堂堂一个男子,硬生生被掰弯了。

    而且,高培英不仅嗜好变态,而且还喜欢玩各种变态的游戏,比如皮鞭,滴蜡等等,小受身心和灵魂都受到了高培英严重的摧残。

    有时候小受真想自杀。

    可是他不敢,因为害怕高培英对付他的父母。

    因为高培英可不是普通人,而是江湖之人,而且地位还很高。

    小受不知道这种屈辱的日子,到底还会持续多久,只觉得人生一片灰暗,直到今天晚上,别墅突然来了一个青年,神奇的杀死了高培英。

    小受感觉自己的屈辱日子,终于解脱了。

    看到高培英已死,但是小受并没有得到满足。

    在他看来,高培英死的太简单了。

    于是,小受拿起旁边的皮鞭,一鞭一鞭狠狠抽打在高培英的身上,不一会儿,高培英就被打的血肉模糊的,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血人。

    随后,小受还觉得不解气。

    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刀,对准高培英的那条毛毛虫削了过去,顿时血迹弥漫,毛毛虫离开了高培英的身体。

    “我诅咒你在地狱当个太监”

    小受声音沙哑的骂道,再次对着高培英的尸体拳打脚踢。

    感觉心中一直压抑的怒气消散的差不多了,小受狠狠喘着粗气,心中觉得好受了许多。

    随后,留下一片狼藉,小受飞快逃离了案发现场。

    第二天,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林凡坐在王瑶的面店外面,悠闲地喝着茶,突然,林凡噗嗤一声,刚刚到口中的茶水全部喷出来了。

    “怎么了林凡哥哥,茶水很苦么”在店里忙活的王瑶看见林凡把茶水全吐了,有些紧张的说道。

    因为这茶叶是她准备的。

    “没什么,只是有点烫而已”林凡摆了摆手说道。

    王瑶松了一口气,然后嫣然一笑:“林凡哥哥,你小心一点,刚刚烧开的水很烫的”。

    说完之后,王瑶自顾自的忙活起来。

    林凡眼中露出古怪之色,看到一条标题。

    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恨?

    今日xx别墅区,发现了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据警方报道,在死者死后,死者的身体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摧残。

    死者的身上,一共有百多道血痕,还有很多脚印,值得一提的是,死者的某个人体器官,也被杀人犯用刀割了。

    下面还附带一张照片:

    只见高培英浑身****着躺在客厅中,他的身上全是血痕,而且客厅到处都是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且高培英临死前,保持着一个惊恐无比的表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