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着想着,林凡就浑身轻松起来。

    而此刻的炎宁,却遇到了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大敌,一位天尊巅峰的强者,此刻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炎宁本以为自己这一次下界,获得天帝宝藏应该是轻松极致的事情,因为他实力超强,在阳间都有威名。

    他在神王这个领域走的很远,无论是肉身还是魂光,都完美无瑕,没有一丝瑕疵。

    他曾经力战过半步天尊而不落下风,战绩惊天。

    纵然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自己会在小世界,遇到一位天尊。

    炎宁一双眸子绽放光芒,化作两道光束落在帝躯的身体上面,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

    “这是大阴间特有的阴气”炎宁眸子一缩。

    他出生高贵,了解许多连天尊都不知道的信息,顿时感觉到这股阴气不同寻常,不是乱葬岗的阴气。

    “由死而生,你是东皇天帝当年留下的帝躯,从而诞生神智的阴物”突然间,炎宁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帝躯说道。

    轰!

    炎宁这话,令周围的神王都紧张起来了,各个警惕无比的盯着帝躯,浑身都在发毛。

    “东皇么”

    帝躯在低语,随后抬起头,声音沙哑:从今天起,世上再无东皇天帝,只有我极阴天帝。

    帝躯的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阴气,影响力整个小世界。

    这股阴气太恐怖,连天空都变得昏暗起来,一股无以伦比的冷意,席卷整个世界,这一刻,无数人都在发颤。

    发自内心的颤抖。

    只有炎宁太子这里,四尊真龙咆哮,强大的龙之气息席卷,抵抗这股恐怖的阴气,不过四尊真龙并没有挡住这股气息,而是被阴气入侵,随后四条神圣的真龙开始黑化,变成了漆黑的黑龙。

    他们的鳞甲漆黑如墨,瞳孔也是黑色,身上带着很强大的阴气。

    “归还我帝剑,饶你一命”帝躯的双目,依旧冷幽幽的盯着炎宁。

    炎宁依旧坐在龙辇上面,龙辇应该有强大宝物护体,依旧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不过在漫天的阴气下面,光芒很弱。

    还好,帝躯的全部阴气,都用来对付炎宁去了,如果有心覆盖整个神界,估计整个神界都会化为阴间。

    林凡也因此可能暴露。

    “我没有帝剑”炎宁的语气冷漠无比。

    此刻他心情很不好,因为他心中有了一个很坏的猜测,那就是有人在他还没有下界的时候把帝剑给拿走了。

    而他因为没有掩饰气息,所以被帝躯察觉,让对方误以为是自己拿走了帝剑。

    帝躯苏醒,想要得到天帝宝藏不可能了,但是如果能够得到一把帝剑,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帝剑被人拿走,而他也莫名其妙的帮别人被黑锅,炎宁现在心情可是糟糕透顶了。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憋屈的事情。

    “敢做不敢当吗”帝躯说道,目光阴森森看着炎宁:“你身上有道祖物质的气息,想必在阳间家族有道祖级别的存在,在我眼中道祖不过蝼蚁罢了”。

    帝躯开口威胁,仿佛认定了炎宁。

    炎宁顿时郁闷的吐血,这帝躯为何只认准了他一个人,不过听到帝躯的话,炎宁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在东皇天帝面前,我父亲自然不如,不过你现在可不是当年的天帝,没有资格蔑视一位道祖”。

    在阳间封号炎祖的父亲,一直是炎宁的偶像,追逐的目标,现在被帝躯蔑视,炎宁心中愤怒无比。

    “冥顽不明,那我就亲自搜魂取帝剑”帝躯没有和炎宁争辩,阴森森的说了一句之后。

    他周身阴气沸腾,宛若一尊从阴间苏醒的帝王,周围阴气狂涌而出,阴风股荡,周围有鬼哭狼嚎景象。

    还好,小世界也算是属于阴间,带着特有的阴气,要是一尊阳间天尊动手,估计整个世界会直接崩碎。

    无数阴气在帝躯的周围旋转,帝躯出手了,吸纳这些阴气,演化出一只遮天蔽日的阴气大手,朝炎宁横推过去。

    这是天尊的一击。

    “逃,快逃”

    “天尊一击,不敢想象”

    三大势力的神王,看到帝躯动手,天穹的大手在缓缓的探下来,气息压抑道极点,顿时化作长虹,四散而逃。

    “当年东皇天帝的盖世神技”

    炎宁瞳孔一缩,盯着这只大手,他不敢有任何的犹豫,扔出了一张金色的法旨,这张法旨绽放光芒,犹如大道之光。

    法旨飞入天穹,磅礴的气息从法旨上面散发出来,咔咔咔,周围的空间出现了裂痕,随后破碎。

    轰!

    法旨光芒璀璨,神能爆发,气息恐怖无比。

    这一刻,天穹上面的大手,终于是落下来了,与此同时,整个地面都是一沉,地动山摇,天尊一击,太强大了。

    不过,在手掌接近法旨的时候,终于没有在降落了,法旨释放出一股莫名的力量,抵抗了这只大手。

    “道祖法旨”帝躯目光幽幽,轻语一声。

    他继承了天帝的记忆,知晓法旨这种东西,由道祖亲自刻印,可以发出道祖的恐怖一击,以及庇护后人。

    “你现在只是天尊境界,退去吧”炎宁有道祖法旨护身,根本不怕帝躯,看着帝躯冷冷的说道。

    “以为有一张法旨,就能够挡住我”帝躯冷然一笑。

    随后一股比先前更加恐怖的气息,从帝躯的身体爆发出来,周围阴气汇聚,再次凝聚一只大手,朝道祖法旨探去。

    帝躯誓不罢休,势必要得到帝剑。

    “你”炎宁惊怒一声,因为这张道祖法旨,在帝躯的攻击之下,轻微的颤抖起来,气息有些不稳定。

    帝躯可不是普通的天尊,前世可是天帝等级,比道祖都高太多,所以一张道祖法旨,还奈何不了帝躯。

    “那么你就去死吧”炎宁也愤怒了,长啸一声。

    刚刚,他只不过是动用法旨来保护自己,法旨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此刻炎宁不断不顾了,要激活这张法旨的攻击性。

    纵然整个小世界毁灭,他也要杀了帝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