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到了宇宙神这个等级,一般就很难死掉了,而且更何况是骸骨神将这种无敌之上,接近半浑源的生命体,如果不是拥有绝对碾压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轻易死去。

    但石渊皇低等浑源生命体,无限接近于浑源境,他的实力高过骸骨神将一个大境界,可以轻易吞噬骸骨神将,但是现在并没有完全炼化骸骨神将的神魂和精血。

    所以北河大帝才开口说,让石渊皇放了骸骨神将。

    石渊皇冷哼一声:“谁跟你说,我要吞噬血炎一族了,还有北河,我和你不熟,不要用带命令的语气吩咐我”。

    北河大帝面色微变,看来石渊皇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说话,被拒绝的北河大帝,心中也有一股愤怒在蔓延。

    他堂堂北河大帝,断牙山脉耀眼的新星,现在被石渊皇驳了要求,非常的不爽,北河一双阴沉的眼眸注视着石渊皇。

    石渊皇无惧后者恐怖的眼神威压,冷笑一声:‘怎么,想要打架’。

    “算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吧”最终,北河大帝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今日,我是来血炎一族借血炎圣铠的”。

    北河大帝的目标,是血炎圣铠,他想要得到血炎圣铠,然后去蛇牙走廊闯上一闯,或许能够在蛇牙走廊内,找寻到突破浑源境的机缘。

    北河大帝转过头,把目光看向了血炎翼等人,他目光锐利,气势逼人,血炎翼等人,根本承受不住北河大帝的气息。

    “你走吧,血炎一族不会把血炎圣铠借给你的”就在这个时候,林凡淡淡的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北河大帝的脸阴沉下来。

    “没什么意思,因为血炎一族我保下了,就这么简单”林凡淡淡的说道。

    “你是谁”

    北河大帝看着林凡,眼眸中带着一抹凛然,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不下于他,也是一位皇级巅峰的强者。

    “我是谁你还不用知道”林凡语气有些不耐烦起来:“好了,赶紧滚吧”。

    轰!

    林凡话音落下,一股神威浩荡的气息,顿时从北河大帝的身上扩散出来,这股气息直冲云霄,威压漫天,整片天地都臣服在这股气息之下。

    北河大帝发怒了。

    先是让石渊皇放出骸骨神将一丝神魂被拒,现在朝血炎一族索要血炎圣铠被拒,北河大帝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北河大帝感觉没有人在乎他的面子,就算是至尊也要给他面前,所以现在北河大帝非常的声音,气息浩荡弥漫开来,荡漾八方。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保的住血炎一族”北河大帝一双怒意威严的瞳孔,冰冷夹杂着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凡。

    下一刻,北河大帝动了,他抬起手掌,周围空间陡然一顿,全部力量汇聚过来,为他所用,掌控这片天地的大势。

    天空中,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在裂缝中,一柄滴血的战戟出现,释放恐怖的波动,从天而降,对准林凡。

    这柄战戟有万丈长,气息盖世,因为它的出现,周围的山川寸寸崩碎,化为了齑粉,因为战戟气息太强,压迫力骇然。

    直接使周围的一些物体全部崩碎。

    周围,除了林凡和石渊皇之外,都被这柄战戟的气息惊住了,这柄破坏力巨大的战戟落下,估计能够毁灭整个血炎世界。

    北河大帝并不是朝林凡动手,而是直接动用自己掌握的至高秘宝,一柄战戟从天而降,欲毁了整个血炎世界,这样就能够打脸。

    “北河,你真以为在断牙山脉无敌的吗,没人敢动你吗”林凡也被北河大帝给激怒了,神力扩散覆盖整个血炎世界。

    一层能量隔绝了战戟的迫人气息,周围人才感觉好受了许多。

    一旁的石渊皇也大吼:‘北河,你竟敢无视我主人的话语,对血炎一族出手,你死定了’。

    石渊皇的身体急速变大,身体很快就高达万丈,前爪遮天蔽日,刺破虚空,对准北河大帝落下,凝固周围的空间。

    “主,主人”

    北河大帝则被石渊皇的语气给惊呆了,心神剧震,不敢置信的看着林凡,对方竟然是石渊皇的主人。

    这则消息,确实把北河大帝惊得目瞪口呆。

    北河大帝不敢相信,有人收服了石渊皇,难不成对方是真正的浑源境,可是仔细感应,对方的境界和他相当,并不是浑源境。

    不过这个时候,北河大帝已经看到天穹上面,有一直遮天蔽日的巨爪落下来,这是石渊皇的巨大爪子,北河大帝身体闪动,离开原地。

    噗!

    石渊皇大爪落下,地面震动,然后龟裂,多出了一个千丈大坑,这剧烈的震动让附近群山都在颤抖。

    另一边,林凡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竭尽全力,释放力量对抗天穹上落下的战戟,这是一件至高秘宝,而且属于攻击型的秘宝。

    由北河大帝这等存在催动至高秘宝,攻击力极为恐怖,一击落下能够毁灭一个古国,外加百亿生灵,这并不是开玩笑的。

    林凡身穿血炎圣铠,绽放璀璨的光芒,神光流转,气息浩荡,双手往头顶一推,才稳定住了天穹上的战戟。

    此刻,北河大帝已经有了退缩之意,因为那位青年稳定了战戟之后,就会朝他出手,外加上一位石渊皇,他更加不是对手。

    北河大帝心念一动,欲收回战戟,可是却毫无反应,很快他脸色一变,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战戟,被禁锢在那片天地。

    “放开我的战戟,我这就离去”北河大帝怒喝一声,语气却不像先前那般强硬了。

    “我说过,你北河在断牙山脉不是无敌的,还是有人敢动你”林凡一双眸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北河大帝,冷哼说道。

    “这柄战戟我暂时留下,这是你出手的代价,好了,你离去吧”林凡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开玩笑,这等厉害的秘宝,现在被自己禁锢了,林凡怎么可能轻易还回去。

    “还给我”

    北河大帝,在不远处咆哮,他眼睛看着林凡,眼底深处隐隐有疯狂之色在蔓延,愈演愈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