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凡心念一动,在脑海中发出一道穿在身上的命令,只见血炎圣铠飞了过来,套在林凡的身上,爆发出浓郁的骄阳颜色的光亮。

    血炎圣铠的能力,顿时完全体现出来了。

    此刻,林凡周身光滑刺目,耀眼无比,浑身散发光芒,威武不凡,如同一尊战神俯视大地,身上释放的波动威能惊周围亿万里之下的无数生灵。

    “好,好强大的气息”

    血炎翼等人,感受到林凡身上这股唯武独尊的气息波动,瞪大眼睛,心中充满惊骇,在这股气息之下,他们反抗的心思都升不起。

    现在,他们心中升起一股跪下臣服的念头。

    “不错不错”

    林凡心中欣喜,这血炎圣铠穿在身上,才知道其真正的价值,此刻林凡的心中,有股把血炎一族三件血炎圣铠都掌握在手中的冲动。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血炎一族总共三件血炎圣铠,现在已经被自己敲诈了一件,只剩下一件了。

    林凡也没有太丧心病狂,把事情做绝。

    这股气息,爆发只有一秒,林凡浑身内敛,周围光芒也消失不见,血炎圣铠如同一副普通的铠甲穿在身上,神光内敛。

    “好陌生的气息”

    在界心大陆的某恐怖之地,只见一块方圆百里的山脉,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这只眼睛太大,可怕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不过随后,这只可怕的眼眸闭上,又恢复成了山脉的样貌。

    仅仅一只眼睛,就有方圆百里那么大,可想而知其身躯,到底有多么的庞大,这种极其可怕的生物,便是半浑源生命体。

    “断牙山脉,又多出了一位皇级巅峰的强者吗”

    某气势恢宏的宫殿,宫殿的最高处,一位身材伟岸的人看向远方,眼眸中出现一丝讶异,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与此同时,断牙山脉的各地,都有恐怖存在感受到这股气息,又惊讶,疑惑,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他们的实力,在断牙山脉中,已经站在了最巅峰的高处,一位同级别的出现,只能够让他们露出惊讶的表情。

    即便是惊讶,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此刻的林凡,并不知道自己一时心血来潮,释放气息,惹得断牙山脉的八大圣,五至尊的注意,即便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

    以现在林凡的实力,完全不惧怕断牙山脉任何恐怖存在。

    林凡看了夏琉璃一眼,对方依旧在金色眼睛中感悟,就算是刚刚的气息,也都没有影响到她,这让林凡有些惊讶。

    难道后者真的在金色眼睛中,得到了不凡的机缘。

    一旁的血炎翼等人,他们知道眼前这位存在,应该是等那位女性苏醒,他们也很识趣,没有打扰,而是服用阴灵果来。

    跟在血炎翼身旁的五人,都是王级实力,在血炎一族都是最顶尖的,血炎翼没人给了他们两颗阴灵果,其余的放在空间宝物里面。

    血炎翼自己,也服用一颗阴灵果,盘腿服用起来。

    几个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坐在林凡面前用阴灵果激发血脉,血炎翼服用阴灵果之后,就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干什么。

    很快,血炎翼身上就爆发出了一层血色的光芒,他整个人被血色光芒笼罩,这血色光芒一明一暗,像是一缕摇曳的火焰。

    不仅如此,血炎翼身旁的几个族人,身上也爆发出血色光芒,但是并没有血炎翼的光芒那么明亮,气息波动也稍弱一筹。

    几人一动不动,但是林凡发现,他们身上的血色光芒在缓慢的变亮。

    “我,我的血脉力量激发了五成”突然,一个年龄比较老的血炎族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感悟一番,随后脸上露出欣喜若狂之色。

    “我也激发了五成的血脉”

    “我六成多一点”

    “我激发了接近七成的血脉”

    随后,一个个血炎主人相继醒来,感受到体内血炎血脉的变化,一个个都非常的激动,脸色潮红,身体在颤抖。

    “我激发了八成多一点的远古血脉”血炎翼也醒了过来,脸上出现一片潮红之色,整个人呆呆愣愣,似乎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恭喜血炎翼殿下”

    “血炎翼殿下不愧是我们血炎一族,激发先祖血脉最强的人,一出生就是六成,现在达到了八成多,已经超越了历代二千多位族长”

    “血炎翼殿下,一定是史上激发先祖血脉最高,最接近返祖血脉的人”

    一群手下,都在那里恭贺起来。

    他们血炎一族传承悠久,传说先祖是一位真正的浑源境,他们这些后辈,激发五成血脉就能有潜力修炼到宇宙神层次。

    激发六成血脉,有潜力修炼到宇宙神二三层次,激发七成血脉,有潜力修炼到无敌存在层次,激发八成血脉,有潜力修炼到无敌之上。

    激发九成血脉,有潜力修炼到半浑源生命体。

    血脉的浓郁程度,决定了这些血脉传承家族能够走多远,现在的血炎翼只要以后不死,不出意外,绝对能够晋升无敌之上。

    也就是断牙山脉所谓的皇级中阶。

    每个人吸收了两颗阴灵果,体内血脉得到了大幅度提升,现在每个人都觉得,用一件血炎圣铠来换取阴灵果,是一个正确无比的决定。

    “血脉修行,果然逆天啊”林凡感叹一句。

    这些血脉修行者,自身的天赋是血脉决定的,血脉有多强,决定了自身能够走多远,比普通修行者,完全靠一步一步爬上去,要容易的多。

    但是这种也有弊端,那就是最多能够晋升到先祖的境界,想要更近一步,难上加难。

    祖先的血脉,让他们获得了余荫庇护的同时,也限制了他们的成长上限,除非他们的祖先能够更近一步,不然后背不论在天才,也超不过自己的祖先。

    反观修行者修行,要历经无数艰难,但是却能够一步一个脚印,踏上最巅峰,成为诸天共尊的恐怖存在。

    就在林凡思绪飘远的时候,一旁的夏琉璃,终于睁开了眼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