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般来说,界心大陆古国开战,极为忌讳的就是强大欺负弱小,比如宇宙神肆意虐杀宇宙神之下。

    而东伯雪鹰本人,又是对众生弱小怜悯的那种人,甲牛这个宇宙神,接二连三偷袭弱小,死伤数十万,激发了东伯雪鹰心中的怒火。

    “哈哈哈,应山雪鹰,你不过如此,我可以在你守卫的地方来去自如,你却拿我没有任何办法”甲牛嚣张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东伯雪鹰眼眶通红,怒道:“你肆意杀弱小者,和黑魔大泽里面的众魔头有何区别”。

    甲牛冷哼道:应山雪鹰,我可以不杀人,只要你让你师尊,把烟城的控制权交出来,我就退走,不然我就杀光这些普通人。

    顿了顿,甲牛继续说道: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每考虑一天,我就会杀百万人,直至杀光烟城的千万生灵。

    甲牛说完,操纵着黄沙龙卷风就要离去。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

    突然间,林凡上前一步,往地上一踏,突然间只见林凡的双脚释放两道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盖地上,然后迅速扩散出去。

    “你就是说有办法对付我的人吧,我倒要看看你有额”甲牛语气狂妄的说道,不过还没有说完,甲牛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甲牛脸色微微一变,惊恐说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此刻,本来是黄沙龙卷风,却渐渐变成了黑色,龙卷风周围有一层淡淡的黑雾,每一颗砂砾都被黑色污染。

    “你竟然对我下毒,卑鄙”黄沙中,传来甲牛愤怒的吐血的声音,随后只见龙卷风里面喷出一缕血雾。

    一个身材矮小的人出现,这个人穿着黄色的衣服,扑在地上的时候如同融入了黄沙之中,这个人就是甲牛。

    虽然听起来应该是一个体格高大,身材魁梧的人,不过甲牛本人,却是一个身材伛偻的老者。

    此刻,甲牛的一双阴蜇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林凡。

    “呵呵”

    林凡没有反驳,只是看着甲牛冷笑两声,下毒确实有些不耻,不过相比起对方以强大实力为所欲为,自己真实小巫见大巫了。

    谁都可以说下毒无耻,但唯独甲牛不可以。

    林凡修炼了万毒经,身体里拥有强大的毒素,这种毒素足以让宇宙神二层中招,林凡直接利用毒素,染黑周围的砂砾,以肉眼可见速度覆盖扩散出去,如同瘟疫一样,让周围亿万里土地都中毒。

    所以轻而易举的就让甲牛中招了,这就是所谓的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罢了。

    “甲牛,你漠视弱小,是人命如草芥,今日我要杀了你”东伯雪鹰看着甲牛森冷的说道,随后长枪刺出。

    微微带起一道电芒,如同闪电划破空间,对准甲牛胸前一刺。

    甲牛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他周围卷起一层层黄沙,随后快速凝结,变成了一副土黄色的盔甲,坚硬无比。

    同时地面之上,裂开一道道裂缝,一道道尖锥从地面裂开,想要洞穿东伯雪鹰,东伯雪鹰身上释放出一层淡淡的银色光幕,阻挡了尖锥的入侵。

    长枪一挑,甲牛胸前的盔甲多出了一个凹型,让甲牛脸色剧变,东伯雪鹰攻击力犀利程度,出乎他的意料。

    本来他以为自己就算是中毒,但是本身防御力极强,就算是东伯雪鹰以极点穿透为主,也不一定轻易洞穿他的盔甲。

    可哪儿想到,自己还是小看了东伯雪鹰。

    以对方的手段,只要对准同一个位置刺去,不出五击,自己胸前的盔甲必然裂开。

    甲牛不选择与东伯雪鹰硬抗,他摇身一转,化为一团黄沙就要朝地面遁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地面突然结冰。

    咔咔咔!

    一层厚厚冰块凝结起来,隔绝了黄沙想要遁入地底的想法,一粒粒砂砾落在冰上,立刻融化,甲牛再次变成了人形。

    “冰霜之晶”

    甲牛瞳孔一缩,看到东伯雪鹰手中的一块白色的玉盘,这是用千年寒冰制作的宝物,最多能够冻结方圆千米的地面,让地面结冰。

    如果没有中毒,这点结冰根本拦不住甲牛,可是现在对甲牛来说,却是完克他的东西。

    “死吧”

    东伯雪鹰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很快八个东伯雪鹰出现,每一个东伯雪鹰都一模一样,拥有本尊八层的战斗力。

    相当于普通宇宙生的攻击。

    这是东伯雪鹰的分身之术,八个东伯雪鹰都有本尊的近八层战力,东伯雪鹰虽然还可以凝聚更多的分身。

    不过分身太多的话,就没有战斗力了。

    咔咔咔!

    甲牛身体表面的盔甲,终于是承受不住东伯雪鹰的极点穿透,化为一块块石头,落在了地面上。

    这一次,甲牛的脸色终于苍白起来了,他大声喝道:应山雪鹰,住手,我投降,我投降。

    甲牛预感到这一次,自己有了生命危险,再也顾不得面子什么的,立刻求饶投降,希望东伯雪鹰枪下留人”。

    同时甲牛也在心中疯狂的求救:“国主救我,我被应山雪鹰抓住了”。

    哗啦啦

    一股强大的意识波动出现,在空中凝聚成了一个非常威严的中年男子,他身体挺拔,威武不凡,目光锐利,拥有皇者的气概。

    此人,便是花月古国的国主,和南云国主一样,同为宇宙神二层次,但是保命能力极强,就算是究极境也奈何不了他们。

    如果把皇城作为守护地,凭借皇城的阵法,就算是无敌存在想要杀他们也很困难。

    “雪鹰小家伙,饶他一命”花月古国的国主,眼神淡漠的看着应山雪鹰。

    轰轰!

    又是一道恐怖的意识出现,化作一个人影,南云国主出现,淡淡的笑道:雪鹰,我和花月国主谈好,放了他吧。

    “不”

    就在花月国主,南云国主以为东伯雪鹰会放了甲牛,甲牛也自以为保的一命的时候,东伯雪鹰却缓缓摇了摇头。

    他看着甲牛说道:“你是人命如草芥,就算是国主出面,要保不了你”。

    东伯雪鹰的话,让甲牛刚刚放下来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