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天后,烟城。

    “报告雪鹰大人,花月古国三十万军队驻扎在离我们三十里之外的山上,这两天一直有斥候来边上探查,不过都被我们斩杀了”

    烟城城主府,一个黑衣铠甲将领,正朝东伯雪鹰回报,这个黑衣将领,是守卫烟城的将军,一名混沌境十层。

    东伯雪鹰白衣如雪,气质出尘,点点头:“甲牛是否一直在军队待着”。

    甲牛,花月古国的宇宙神,擅长山之道,防御力极强,可以用土元素之力在周身凝聚一层元素垒壁。

    一般的宇宙神,突破不了甲牛的防御,除非是擅长空间切割,或者极点穿透的宇宙神,才能够突破。

    而东伯雪鹰正擅长两种,他的长枪专克防御力强,但是攻击力一般的宇宙神,所以南云古国才让东伯雪鹰来烟城坐镇。

    “不知道”这位将领摇了摇头:“甲牛能够遁地,在深达几万米的地底来去自如,我们掌握不了他的行踪”。

    其实双方开战,几乎都派出了斥候,不过斥候太弱,一般只有合一境左右,轻易就会被发现,然后被斩杀。

    双方都不允许彼此打听清楚自己的状况。

    东伯雪鹰说道:“全军戒备,不能掉以轻心,防止甲牛遁地进入烟城”。

    嗯!

    不好!

    才刚说完话,东伯雪鹰脸色微微一变,立刻施展灭玄极身,周身释放淡淡的银色光芒,整个人身体的体表宛若披上了一层银色的战衣。

    轰!

    东伯雪鹰顿时消失在房间里,与此同时,外面传来巨大的爆炸响声。

    与此同时,城主府的其他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响声,立刻出去,就看见整个烟城被一层厚厚的黄沙笼罩,卷起滔天的龙卷风。

    呼呼

    黄沙遍野,龙卷风呼啸,烟城的一座座建筑物倒塌,被黄沙形成的龙卷风侵蚀,化为乌有。

    “哈哈,应山雪鹰,久闻不如一见,我早就想和你交手了,不过你没有传言那般厉害”远处,一个庞大的黄沙龙卷风,在疯狂的旋转,里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在龙卷风里面,有一道银色的闪电时不时划过,那一道道极为凌厉的电芒,直接把龙卷风一劈为二。

    不过很快,黄沙又快速的合拢了。

    哗哗哗

    龙卷风越聚越大,笼罩了整个烟城的上空,遮天蔽日,一片黑暗,烟城的房屋开始被分解,化为砂砾,与龙卷风混合在一起。

    “甲牛”

    东伯雪鹰沉稳喝道,他身处龙卷风里面,虽然这等狂暴的龙卷风,能够轻易撕裂混沌境的肉身,不过东伯雪鹰灭玄极身加身,威武不凡,龙卷风的撕裂之意,对东伯雪鹰造不成一点伤害。

    “东伯雪鹰,来日在战,我走也”黄沙中,传来一个狂妄的声音,随后只见这道龙卷风越卷越远,很快就消失在了天地间。

    黄沙龙卷风一过,烟城死伤过万,受伤的士兵更是过十万,这还只是甲牛随意突袭一下。

    东伯雪鹰降落在地上,眼神冰冷无比,他没有想到甲牛会朝普通士兵出手,这等做法对于宇宙神来说,是极为不耻的。

    估计谁也不会想到,甲牛那么不要脸,以宇宙神的实力,对着普通士兵突袭。

    “以身化砂砾,砂砾多的数不清,每一颗都有可能是其真身,果然不凡”林凡在一旁喃喃自语道。

    刚刚甲牛操纵龙卷风,以他的实力,都探查不到甲牛真身所在处,先前龙卷风所刮起的每一粒砂砾,都有可能是甲牛的真身。

    但是仿佛每一颗都不是。

    “雪鹰大人”混沌境十层的将领走了过来,眼神看向东伯雪鹰,希望他拿一个好的主意出来。

    东伯雪鹰缓缓摇头:“我来的时候师尊跟我说过,甲牛极有可能练成了分身一粒尘,可是一粒尘极为难练,我却没有想到甲牛真的练成了”。

    一粒尘属于分身秘法,据说是花月古国的国主在元神宫外围得到的极品分身秘法,炼制大成,分身能够变换若干,大地之上每一颗砂砾皆是其分身。

    “如果甲牛和我正面搏杀,我可以轻易斩杀他,但是他身外化身无数,根本找不出来”顿了顿,东伯雪鹰说道:“除非来一位擅长水之道的宇宙神,迅速把方圆亿万里冻结起来,我可以仔细感应出他的真身,可是大路上擅长水之道的人少之又少”。

    将领听到东伯雪鹰的话,一脸绝望之色。

    这个时候,林凡淡淡的说道:“我或许有办法捉住他”。

    东伯雪鹰眼睛顿时一亮:“林兄,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林凡笑而不语,道:“放心吧,只要他在赶来袭击,我确实有办法抓到他”。

    暗地里,林凡朝东伯雪鹰说道:“甲牛或许现在化作一粒沙,躲在我们附近,不易多说”。

    东伯雪鹰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林凡说道:我们先回去吧。

    随后,一行人就离去了。

    在他们离去之后,不远处有一粒砂砾,突然之间放大,变成了一个人形,他看着林凡离去的方向不屑道:“我甲牛倒要看看你如何能够捉住我”。

    甲牛自从修炼成了一粒尘,大陆每一粒砂砾都可以是化身,所以整个人有点膨胀起来了,不过他确实有膨胀的底气,因为就算是无敌之上,想要找到他,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林凡说有对付他的办法,却没有明说,这让甲牛有点好奇的同时,心中又产生了不服输的心理。

    他今晚倒要看看,对方怎么能够捉住他。

    夜晚,大概两点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无数凄惨的叫声,所有人被惊醒,跑到外面一看,只见外面又刮起了呼啸的龙卷风。

    无数普通人和士兵被卷入狂暴的龙卷风里面,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龙卷风中心的罡风被撕裂。

    “甲牛”东伯雪鹰眼睛都红了。

    甲牛这一次偷袭,又是数万人的死亡。

    “甲牛,我和你势不两立”东伯雪鹰愤怒的咆哮,声音传遍整个烟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