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凡看也没有看巫灵儿一眼,直接出了石室,顿时有巫族人看见了林凡,连忙跪下来恭敬道:“拜见巫祖”。

    “拜见巫祖”

    一连片的声音响起,带头者正是修炼了巫祖毒修老妪,她恭恭敬敬的朝林凡跪下,额头贴在地上,以示自己的敬畏之心。

    林凡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直接离去,留下一片愕然,一头雾水的巫族人,他们有些不明就里。

    本来还以为巫祖会传授她们万毒经下篇,可是对方没有理会他们,直接就离开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巫祖怎么刚降临,就走了”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良久之后,老妪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灵儿还在里面,我去问问”。

    最后,老妪独自一人进入了石室,却发现巫灵儿不着片缕的躺在地上,身上青红交加,就好像经历过什么惨无人道的折磨一样。

    巫灵儿此刻一脸暮然痴呆的模样,使得老妪大惊,连忙问道:“灵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这样”。

    “婆婆”

    巫灵儿看见熟悉的老妪,心中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扑在了老妪的怀中,放生大哭,眼泪如同珍珠一样不停的掉。

    随后,巫灵儿把刚刚的经过一一不落的说了出来。

    半晌之后,老妪一脸惊咦不定的脸色:“巫祖,为何会这样粗暴的对你,这本身就存在着问题,难不成巫祖降临失败了”。

    “不不不,巫祖是无上的存在,就算是一丝灵魂,也不是一个宇宙神二层能够抵抗的”说出了一番猜测的话,老妪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随后连忙反驳。

    “巫祖是我们巫族的先祖二代,存在久远,或许就是这种性格”良久之后,老妪自言自语道:“灵儿,为了毒经的完整,只好委屈你了”。

    巫灵儿眼泪婆裟说道:“婆婆,我怀疑巫祖降临失败,那位男子并没有被夺舍,所以才这么残暴的对我”。

    “不可能”老妪摇着头说道:“巫祖何等存在,怎么可能失败,再说他身体里中了不死金蛊的毒素,应该死的不能再死了,对方活了过来,很显然就是巫祖降临”。

    “真的是这样吗”

    巫灵儿没有在反驳,而是在心中自嘲的说了一声,现在不知道为何,她心中到是希望那位不是巫祖,而是没有被夺舍的少年。

    老妪不知道巫灵儿心中在想什么,看向后者一脸郑重的说道:“灵儿,你和巫祖已经结合,能够感应到对方的位置,那么万毒经下篇的事情,婆婆就放在你身上了”。

    “现在,你收拾一下,出山脉吧”

    老妪说完,直接离去了。

    “我去真的有用吗”

    在老妪离开之后,巫灵儿心中再次惨然一笑,一想到先前经历的画面,她浑身发寒,很想要逃避,不愿再面对后者。

    不过对方身上,可能有完整的万毒经,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整个巫祖的毒修,自己都必须亲自去找寻后者。

    收拾了一下情绪,巫灵儿从空间中取出一套衣服给自己穿上,然后便离开了这个对她来说如同噩梦般的石室。

    此刻的林凡,早已经远离了巫祖山脉千万里的距离,正行走在一个人来人往城市的街道,对于巫灵儿做出的一切,他心中没有一丝后悔。

    因为自己差点就死在了后者的手中。

    反之,自己对她所做的一切,算是比较轻的惩罚了。

    “你们听说了吗,应山雪鹰已经成为宇宙神了,太可怕了,这才几万年时间,就宇宙神级别了,当得上青年第一天骄啊”

    “应山雪鹰,绝对是大能者转世,不然修炼不会一日千里,让我们这些自诩天骄绝望”。

    “这算什么,夏氏不同样也有一位天骄,而且还是一名女神,不仅有倾国倾城之姿,而且天赋也极为出众,出生就是合一境,现在已经是顶尖的混沌境了”。

    “你说的是夏琉璃小公主吧,出生就是合一境,比应山雪鹰还要恐怖,当初应山雪鹰出生只是虚空神,现在夏家只有夏琉璃这位小公主最得宠”。

    “嘿,要我说啊,两人都差不多的,应山雪鹰在母体里面只孕育了十五年就被迫降生,如果和夏琉璃小公主一样在母体中孕育两千年,应山雪鹰也可能出生就是合一境”。

    “唔,据说,始祖古国,众界古国等等几个国度,有皇子,太子等有意向我们夏风古国联姻,迎娶夏琉璃公主”。

    在一家酒馆内,林凡点了一桌美酒佳肴,听着周围客人的一群八卦之语,心中同样为东伯雪鹰高兴,对方也晋升宇宙神了。

    吃着佳肴,偶尔酌一口小酒,林凡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这种舒适的生活,让林凡心中十分的满足。

    但是却缺少了一点点遗憾,只有美酒佳肴,却唯独少了美人。

    不多时,林凡的平静生活就被打断了。

    “小子,让出你的座位,这间桌子是本少爷的”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在林凡的耳畔响起,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倨傲。

    林凡抬起头,就看见一位白衣的英俊青年,搂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身后还跟着七八条走狗,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这位白衣青年,非常的傲气,出了傲气之外,还有淡淡的贵族气质,应该是一个非富即贵的贵公子。

    不过以他说话的口气,很显然是一位纨绔。

    几乎没个地方,不论是村庄,还是城池,亦或者国度,都少不了这种纨绔,所以遇到纨绔,林凡并没有生气。

    “给我道歉,然后把账结了,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林凡依旧漫不经心的喝着小酒,对英俊青年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英俊青年听到林凡的话,气的青筋直冒,似乎不敢相信,对方竟然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你噗”

    就在英俊青年勃然大怒的时候,桌子上的一盆菜,突然向长了眼睛一样,落在了英俊青年的脸上。

    顿时后者的脸上,衣服上,都是残渣,油污,旁边的美女吓得尖叫,飞快的离开了后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