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界心大陆。

    夏风古国,是界心大陆上最强大的古国之一,其国主夏皇,乃界心大陆公认的第二强者,无敌之上。

    夏风古国占地面积很广,地域辽阔,拥有无尽的疆域,其中最偏远的一处地方,是一个只有一千万生灵,名为叶南城的城池。

    天星楼!

    天星楼占地百亩,高大气派,是叶南城最出名的酒店,天星楼背后的主人,是一位混沌境强者。

    混沌境强者,在整个界心大陆,可是是弱者,很弱的那种,但是在这个偏远的叶南城,确实叶南城数一数二的高手。

    在叶南城方圆亿万里地域,还没有哪个人吃了豹子胆,敢上天星楼找麻烦,可是今日天星楼却被毁去了。

    据是一个人冲天而降,然后落下来,直接把天星楼压塌,此刻叶南城最繁华的街道,一片废墟之上,围满了指指点点的人。

    在废墟之上,有一个白袍青年,只不过现在很狼狈,身上的白袍都碎的差不多了,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围观群众中,有一个胖乎乎的老者,正一脸苦闷的看着废墟之上的白袍青年,在旁边急得不行。

    “那坐在废墟上的青年是谁,就是他毁了天星楼”

    “是啊,据我一个朋友,他正在天星楼喝茶,可是突然晃荡一声巨响,整个天星楼就倒塌了”

    “咦,好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在这个青年身上,感受到任何气息,难不成不是修者,可是如果只是一个凡人,如何能有力量,压塌拥有能够抵挡混沌境进攻的天星楼”

    周围,一群吃瓜群众,正在那里指指点点,眼神略带好奇的看着依旧坐在废墟上闭目的白袍青年。

    “你到底是谁”曹胜刻意压抑愤怒,看着白袍青年道。

    曹胜,是一个胖乎乎的老者形象,是天星楼背后的混沌境,站在废墟边上,用一种吃人的眼神看着白袍青年。

    在一刻钟前,也就是因为这青年,突然落下来,砸到了天星楼,把整个天星楼化为了废墟。

    刚开始,曹胜心中那个气啊,他觉得这个青年,一定是故意毁坏天星楼的,于是就动用了混沌境的力量,朝青年身上拍去一掌。

    可是手掌还没有落到青年的身上,一股无形的力量,陡然从青年身上散发出来,曹胜身体立刻倒飞而出。

    曹胜立刻明白,眼前这个青年,绝对不是普通的混沌境,或许是伪宇宙神也不定,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这样的状况。

    自己主动攻击,对方并没有反抗,仅仅身上传来被动的力量,都能够把他这个无限接近于混沌境五层的人掀飞。

    青年一直在那里闭目,并没有理会心中愤怒的曹胜,大概一刻钟之后,白袍青年才睁开了眼睛。

    开口第一句话就问道:‘这是哪儿’。

    “夏风古国,叶南城”人群中,传出了一个声音。

    夏风古国!

    林凡心中默念一声,在雪鹰领主世界里面的界心大陆,就有夏风古国,其夏皇是界心大陆公认的第二强者。

    在雪鹰领主世界中,东伯雪鹰就层机缘逆天,得到过界心令,来到界心大陆转世重修,最终成为了宇宙神。

    或许,自己还能够在界心大陆,与东伯雪鹰碰面。

    而在天愚宇宙,自己也曾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块界心令,不过却给了潘思雅,也不知道对方来到了界心大陆没有。

    从残破宇宙跨界而来,林凡动用了一次修为,因为跨界需要消耗极大地力量,丹田处的封印都松动了许多。

    林凡先前耗费了一番苦功夫,才把诅咒之火重新压制,从现在开始,自己是不能够使用修为了。

    随后,林凡站了起来,就准备离开。

    “站住,你不准走,给我一个交代”

    背后突然传来一道生气的声音,林凡转过头,就看见一位胖乎乎的老者,双眼通红的瞪着他。

    “你是”林凡有些疑惑。

    听到这话,曹胜气的吐血,对方毁了他的天星楼,竟然还用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他,曹胜心中那个气啊,肺都快爆炸了。

    深吸了一口气,曹胜压下心中的愤怒,缓缓道:“你脚下的废墟,曾是叶南城最出名的酒楼,现在被你一遭毁去,难道不准备给赔偿吗”。

    顿了顿,曹胜认为自己这番话语,对这个在他看来是宇宙神的家伙,没有一丁点威胁话语,立刻补充一句:‘我乃樊氏一脉的人,你毁掉的酒楼,也属于樊氏一脉的资产,你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难道不怕得罪樊氏吗’。

    周围一群人哗然,他们本来就猜测,这个天星楼背后的实力非常强大,可万万没有想到,强大到这么可怕的地步。

    原来天星楼竟然属于樊氏的,樊氏可是夏风古国三大家族之一,实力仅次于夏皇,乃是一名无敌存在。

    怪不得天星楼富的流油,却从没有人赶来找麻烦。

    突然,马蹄声阵阵,只见一队装备精良的士兵,在一个身披铠甲浑身满是威严的中年男子的带领下,分开人群,来到了面前。

    “曹兄,听有人恶意毁掉了天星楼,我古某前来帮助曹兄,贼人是谁”这个身披铠甲的威严中年男子,看着曹胜道。

    曹胜看向这位威严中年男子,抱拳道:“多谢古城主”。

    “曹兄不用客气”威严中年男子道。

    随后转头看向了林凡,因为周围所有人都看着林凡,林凡鹤立鸡群,所以古城主立刻就知道是林凡毁掉了天星楼。

    “青年,你是何人,为何无缘无故毁掉天星楼”古城主看向林凡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丝身为混沌境的威严气息。

    混沌境气息,对于弱者,可以影响灵魂,让弱者灵魂颤栗。

    林凡一脸无辜的道:‘这不关我事啊,谁叫这座酒楼建立在我落脚的地方,也算他倒霉,好了,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听到林凡的解释,周围人目瞪口呆,这个‘破坏者’却一点没有破坏者的样子,反而是理直气壮的回答。

    而且还怪天星楼建在他落脚的地方。

    就连曹胜和古城主,也被林凡的回答惊呆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