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蓉儿,虽然我也想留在这个世界,不过却是不可能的”林凡无奈的说道。

    林凡看见后者梨花带雨的俏脸,其实他心里也不过好过,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留在这个世界,陪她们到老,不过自己的去留。

    是项链系统做的决定,他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利。

    黄蓉红着眼睛说道:“你真的要离开我吗”。

    林凡无言。

    良久之后,黄蓉哭泣着说道:“林凡哥哥对不起,我虽然很想跟你离开,不过我离开的话,我父亲会很伤心的,所以我不会跟你离开”。

    黄蓉红着一双眼睛看着林凡,模样柔弱至极,惹人怜爱。

    林凡张了张嘴,一阵无言,本来想开口说他十八年后会来找她,不过林凡却忍住了,毕竟让一个女子耗费十八年青春。

    只有无耻的男人才能做得出来。

    林凡不想让黄蓉为了他耗费接近二十年青春,两人紧紧地抱了一会儿,黄蓉脑袋俯在林凡的胸口,闭眼感受着熟悉的体温。

    因为这一别,就是永久。

    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了出来,打湿了林凡胸前的衣服。

    良久之后,黄蓉抬起头不舍得看着林凡,红着眼睛说道:“林凡哥哥,保重”。

    随后,黄蓉转身离去。

    留下林凡一个人站在原地,林凡思绪飘远,叹了一口气,他想到了梅若华,自从王府一别,后者就像是在江湖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样。

    一点踪迹都没有。

    林凡本来还想把梅若华一起带走的,不过却绝了这个念头,因为他不知道梅若华对他是什么感情,或许并没有感情。

    不然对方为何悄无声息的离开。

    林凡静静矗立一会儿,然后离开这里。

    林凡刚刚离开,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了林凡原先的位置,她一双美眸也红了起来,怔怔的的看着林凡的背影。

    没有言语。

    “愿君安好”梅若华在心中默默地说道。

    梅若华也不知道心底对于林凡是一种什么感情,自从上次在王府假山洞发生了美妙的误会,梅若华就独自离开了王府。

    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自己离开之后,竟然满脑子都是某人的影子,本来她已经离开燕京了,却鬼使神差的走了回来。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本来在中午林凡陷入绝境的时候,梅若华一度想出来救他,不过却忍住了,因为她的名声在江湖上不是很好,来的人很多都是她的仇人。

    比如江南七怪,全真七子等等。

    如果她现身,说不定会引起内讧。

    梅若华决定,等某人有生死危机的时候才现身,不过自己的师父赶到了,后来大宋军队也赶到了,看见某人安全了,梅若华就放心离开。

    但是并没有离开多远,她一直都在暗处静静的注释某人。

    没想到刚刚偷听了一个秘闻,那就是某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明天就要离开了,这让梅若华措不及防,心中茫然无比。

    心中纵然有千万言语,也只能在暗处说一句愿君安好。

    随后,梅若华飘身离开,她的眼角在洒着泪水。

    这一夜,很多人无眠,如林凡,黄蓉,梅若华等等,第二天一早,林凡站立在黄蓉的房间门口,刚抬起手想要敲房间的门。

    林凡想了想,随即颓然的放下手。

    又何必徒增伤感呢,林凡来到了穆念慈的房间,后者正在梳妆打扮,看见是林凡,穆念慈嘴角噙着一抹微笑。

    “林郎,一大早你就起来啦,也不多睡一会儿”穆念慈微笑着说道。

    林凡看着穆念慈脸上的笑容,心情不知不觉好了许多,柔声说道:“念慈,不论我去哪儿,你都会一直陪着我吗”。

    穆念慈理所当然说道:“林郎,我是你的妻子,你去哪里我自然去哪里”。

    “这就好”林凡上前一步,牵住了后者的玉手:“念慈,我带你去我自己的世界吧”。

    随后,林凡心中默念一声回归。

    穆念慈听见林凡的话语,刚想说什么自己的世界,自己林凡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阵璀璨的光芒这光芒无比耀眼,包裹了两人。

    等光芒消失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林凡和穆念慈的身影。

    “林凡哥哥”睡梦中的黄蓉一声大叫,惊醒了过来。

    因为她在梦中,梦见林凡离开她了。

    黄蓉急忙爬了起来,穿好衣服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房门,来到了林凡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没有林凡的声音。

    “不会的,不会的”黄蓉摇着头喃喃自语,不相信林凡就这么离开她了。

    “对了,林凡哥哥一定在念慈姐姐的房间里”

    黄蓉神情一震,连忙跑去了穆念慈的房间,可是依旧空无一人,黄蓉仿佛全身被抽干力气一样,娇躯颓然的跌坐到了地上。

    眼泪再一次悄无声息的流了出来,泪流满面。

    “蓉儿,你怎么了”黄药师不知道何时,来到了黄蓉的后面。

    黄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顾哭泣。

    黄药师看见女儿俏脸带着泪水,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女儿这么伤心,黄药师立马大怒:“蓉儿,是不是那臭小子惹你伤心了,那臭小子呢,我帮你好好修理他一顿”。

    “林凡哥哥已经离开了”黄蓉带着一丝丝抽噎的语气。

    “离开了”黄药师一愣,继而怒急:“那臭小子惹你伤心了就离开,不管他跑到天涯海角,爹爹一定帮你把他抓回来出气”。

    黄蓉此时伤心欲绝,也没有什么心思和父亲解释,良久之后,黄蓉俏脸带着泪痕,红着眼眶说道:“爹爹,我们回桃花岛吧”

    “好好好,我们这就回桃花岛”黄药师说道。

    然后,黄蓉与黄药师踏上回桃花岛的路程,半路上,一个黑色衣裙的javascript:绝美女子拦在了两人的面前,黑色女衣裙女子朝黄药师跪了下来,开口道:“不肖弟子梅超风叩见师父,弟子已经知错,希望能重回师门”。

    “叫花子你找死啊,光天化日之下偷烧鸡”某条街道,一个卖烧鸡的商贩在狂追一个叫花子。

    “还给你”前面的叫花子突然扔回烧鸡,卖鸡的商贩接住烧鸡,看就是完整的,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到少了鸡屁股,立刻气得大骂。

    抬头想要寻找某个罪魁祸首,却发现已经失去了叫花子的身影,只好骂骂咧咧一句,就此作罢。

    “唔,最好吃的果然是鸡屁股”洪七公躺在某个瓦房顶上晒着太阳,一手剔牙,模样极为惬意。

    “奇怪,我怎么突然有点伤感呢”洪七公摸了摸脑袋,有些茫然的嘀咕一句。

    “我多心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让我伤感的事情吗”洪七公笑着自言自语一句,继续躺在瓦房顶上晒太阳,翘着二郎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