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老毒物,没想到你那么心狠手辣啊,不仅杀了自己的哥哥,还侮辱了自己的嫂子”洪七公在一旁嘿嘿笑道。

    洪七公的声音带了一丝内力,能传出很远,整个树林的武林人士都听到了,所有人都面露古怪的看着欧阳锋。

    有惊讶,有鄙夷,有厌恶。

    刚刚他还训诫林凡心狠手辣,可是他自己做的事情,比心狠手辣还过分十倍,简直禽兽不如啊。

    欧阳克也惊呆了,身体都颤抖起来,看着欧阳锋颤声说道:“叔叔,他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他在胡扯”欧阳锋无比镇定的说道:“你父亲在三十年前就去世了,那小子还没有出生,怎么可能知晓那些事情,他在污蔑我”。

    众人听见欧阳锋的解释,心里纷纷想到,是啊,欧阳锋说的不错,因为这个青年看起来二十不到,怎么可能知晓三十年前的事情。

    一时间,大家都觉得是林凡污蔑欧阳锋。

    欧阳锋看着林凡冷冷说道:“小子,你要污蔑我,至少找个靠谱的理由”。

    林凡微笑道:“都捅破窗户纸了,欧阳锋你还这么镇定,我当然有办法证明欧阳克是你亲生的,不如你们来滴血认亲吧,看看欧阳克是不是你儿子”。

    其实滴血认亲,是一种很笼统的认亲方法,因为只要血型一样,就不会排斥,而欧阳克是欧阳锋儿子。

    他们两人血型九成是一样的。

    所以,林凡就用滴血认亲这个土方法,来刺激欧阳锋。

    本来镇定的欧阳锋,听到林凡如此说,脸上都流出了冷汗,他故作镇定的说道:“小子,老夫为何要听你的”。

    欧阳锋当然明白,他万万不能和欧阳克滴血的,如果两滴鲜血融合,就证明他们是父子关系,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克儿,和我回白驼山庄吧”欧阳锋看着欧阳克说道。

    “好的叔叔”欧阳克也没有犹豫就点头,,不仅因为输给了林凡,而且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欧阳锋真是他的父亲。

    如果只是叔叔的话,欧阳锋为何要对他如此之好。

    欧阳锋和欧阳克两人离开,没有人拦着,不过众人看向两人的背影,都露出了鄙夷之色。

    因为他们听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那就是欧阳锋做出的丑事被揭露了,相信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武林,到那时候,欧阳锋的名声就更臭了。

    剩下的两人,灵智上人和梁子翁绝望起来了,欧阳克有欧阳锋这个后台所以安然无恙的走了,而他们两人呢,一个后台都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

    随即掏出一个火折子一样的东西,伸手一拉,然后一个信号弹打入了天空之上,瞬间爆炸开来,变成了一股黄黄的浓烟。

    “该死,他俩在向王府发信号”

    “杀了两个狗贼”

    众人脸色纷纷一变,然后成包围状,把两人包围了起来,连全真七子也动手了,其其摸向腰间的长剑。

    林凡本来想去的,突然感觉头有些晕晕的,心里泛起一股恶心感觉,非常难受。

    “糟糕,这一定是银针上面的毒素发作了”林凡身体都开始摇晃起来,突然,一双沉稳有力的大手,按在了他的双肩。

    “徒儿,把这个东西吃下去”洪七公掏出一颗黑黑的药丸,递给了林凡。

    林凡闻了闻,药丸上面也有一股恶心感,令他心中更加恶心了,问道:“师父,这是什么”。

    洪七公说道:“专门解蛇毒的药丸”。

    看见林凡一副茫然的样子,然后说道:“那老毒物必然把五毒奇经传给了欧阳克,所以你中的毒必定是蛇毒,而我经常和老毒物交手,自然要常备一点解各种蛇毒的药丸”。

    林凡听闻,也没有疑惑了,直接吞下。

    这个时候两女跑了过来,两女脸上双双带着担忧之色:

    “林凡哥哥,你没事吧”

    “林郎,你没事吧”。

    林凡吃下药丸之后,然后运功加快药力,让药力散发全身,半分钟后,林凡感觉身体好了许多,睁开眼睛,看着面带关切的两女微笑道:“不用担心,我没事了”。

    刀剑碰撞的叮当声,传入了林凡的耳朵,抬头望去,只见全真七子在围攻灵智上人和梁子翁,其余人则形成一个包围圈,防止两人逃走。

    虽然两人都是二流高手,一对一很强大,不过在全真七子的围攻下,两人只能被动的防守,因为全真七子配合极为密切。

    没有给两人一点喘气的机会。

    灵智上人他手掌结印,催动内力,把内力运行至掌心,他掌心真气股荡,一记大手印朝孙不二拍了过去。

    因为孙不二是全真七子中唯一的女性,武功也最弱,所以柿子专挑软的捏。

    “看剑”马钰气沉丹田,怒喝一声,举起长剑对着灵智上人刺了过去,直到他的胸口。

    马钰乃全真七子中武功最强大的,剑法也很精妙,而且还很快,只见一道剑影闪过,就带着寒芒来到了灵智上人的胸口。

    灵智上人吓得亡魂皆冒,转攻为守,飞快掏出腰间的铜钹,一手一个,大开大合间,双臂合拢,用铜钹挡住马钰的长剑。

    “去死”刚刚挡住马钰,又是两把剑一左一右刺过来,是孙不二和丘处机两人联手进攻,灵智上人怒喝一声,运起轻功想要离开。

    可是两人纷纷运起剑法,剑光闪烁,让灵智上人无处逃走。

    而另外一边的梁子翁更加悲剧,他被全真教四人围攻,只见梁子翁的双臂,腰间,背后,都染红了血。

    此刻,梁子翁打的气喘吁吁,因为一直快速躲闪,是极为耗费真气的,他的行动都变得缓慢起来。

    撕拉一声!

    梁子翁手臂又被郝大通一剑刺中,锋利的剑身,轻轻就划破了梁子翁的手臂,梁子翁愤怒无比的喝道:“你们卑鄙,有种一打一”。

    此刻,梁子翁有些气急败坏了。

    四人冷笑一声,哪儿会给梁子翁一对一的机会,继续提剑,发动最猛烈的攻击,在四把长剑之下,梁子翁退无可退。

    随后,刘处玄一把长剑刺进了梁子翁的胸口,梁子翁怒吼一声:“我的蛇血还没喝呢,我不甘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