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头一次,玄鸣心中产生了恐惧的感觉,就算是玄武族的体型,也架不住被这么放血啊。

    玄鸣的一群追随者,看到老大被这么放血,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们先前联合动手,但无可例外,全部镇压,封印修为。

    “完整的玄武甲,总算要成功了”

    此刻,林凡依旧在全神贯注,凝练玄武甲,他周身的雷电玄武甲,此刻雷光浓郁,散发惊人的雷威。

    “抱歉,再来一点鲜血,最后一人放你们一点”林凡有些歉意的看着玄生和玄鸣,随后在两人愤怒吃人的神色下,泊泊的放着他们的鲜血。

    玄生,玄鸣两个表兄弟,此刻完全成了难兄难弟。

    半个小时后,林凡的雷电玄武甲炼制大成,心念一动,催动雷电玄武甲,顿时一层玄武甲浮现,幽蓝之色,上面闷雷滚动,如同凝聚了无穷的雷电,这些雷电刻印在玄武甲上面。

    雷电玄武甲,不仅散发出惊人的防御力,而且威势十足。

    一旁的玄生和玄鸣,都无比的吃惊,看着林凡大成的玄武甲,生出了一种正版不如盗版的感觉。

    他们玄武族的玄武甲,属于正版,而对方只不过借助他们鲜血,催生的玄武甲,属于盗版。

    现在他们感觉,自己的玄武甲不如对方的玄武甲。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林凡解开了他们的封印,说道:“所谓不打不相识,现在我们也是朋友了,我不会为难朋友的”。

    “见鬼的不打不相识”两兄弟心中其其嘶吼。

    玄鸣一解开封印,就彻底离开林凡,退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而玄生,则不甘心的看着林凡说道:“你说过,神帝传承要分我一半的”。

    林凡乐了,玄生竟然不走,难道对方有受虐倾向。

    玄生当然没有受虐倾向,而是在放血的时候,林凡承诺他,如果有神帝传承,会分他一半。

    玄生被放了那么多鲜血,可是却没有得到神帝传承,所以心中极度的不甘心。

    就好比一个赌徒,输光了家产,想要赢回来一样。

    “玄生,跟我走”玄鸣在不远处,看着玄生说道:我们都被骗了,月神殿里面,根本没有传承。

    玄生道:“不可能,月神殿不是被灭了吗,怎么可能没有留下传承”。

    玄鸣说道:“我已经去过两个神帝殿宇,都没有发现传承,我有一个惊人的结论,或许天女殿下,和她的十二位属下,并没有死去”。

    “什么”玄生吃惊。

    就算是一旁的林凡,也微微有些惊讶,天女和她的十二位属下,没有死去。

    可是,月神殿早已经在上古的时候就被灭了,到现在才重现世界,她们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管你信不信,就是如此”玄鸣一副郑重的表情。

    “那好吧,我跟你走”玄生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现在神帝传承没有得到,还平白无敌被放了好几百斤玄武血,玄生日了狗的心情都有了。

    最终,玄生跟着玄鸣离开了。

    而林凡没有离开,身形一闪,进入了寒冬女神殿宇里面。

    此刻,进入这里面的人,都已经源源不断的离开了月神殿,同时带出一些惊人的消息。

    天女陛下,以及十二位属下,并没有死去。

    外界顿时一片沸腾。

    “妖皇阁下,难道天女和她的属下,没有死去”一尊神皇强者,朝五尊闭目的翼神族问道。

    其余人皆好奇的看着五尊妖皇。

    最终一尊妖皇睁开眼睛,冷冷的说道:天女陛下是无敌的,怎么可能死去,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的猜测而已。

    神皇强者继续问道:“那么,天女陛下她们,现在在何处”。

    妖皇冷冷说道:“你没有资格知道”。

    顿时,神皇强者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玄生,玄鸣,你们怎么了,脸色如此苍白,难不成在月神殿里面,遇到了危险”玄天圣地,一位神皇看着脸色苍白的玄生和玄鸣,好奇的问道。

    玄鸣偏过脑袋,没有说话,他内心极为骄傲,怎么可能把在月神殿里面的屈辱事情说出来。

    一个背着龟壳,上了很大年岁的玄武老者笑呵呵的说道:“玄生,这次你出来也玩够了,跟我回家吧”。

    玄生看到老者,心中就是一阵委屈,眼泪汪汪的说道:“爷爷,你可要帮我报仇啊,我遇到了放血狂魔,你孙儿我,足足被放了三四百斤鲜血”。

    “玄鸣表哥,也被放了四五百斤”玄生哭诉。

    一旁的玄鸣,脸色涨红起来。

    玄天圣地震惊,众人吃惊无比,随后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他们堂堂一圣地的传人,竟然被放血。

    一名神皇怒气冲冲问道:“圣子,谁放了你的鲜血,我去撕碎了他”。

    玄武老者也大怒:“孙儿不哭,你告诉爷爷,谁放了你的玄武血,爷爷帮你报仇”。

    顿了顿,玄武老者也略带疑惑的问道:“玄鸣孙儿,连你都不是对手,难道里面混入了神王”。

    玄鸣尴尬:“不是”。

    玄武老者狐疑说道:“难不成是瑶池圣地的那群女娃,可是,就算是她们,也不是你的对手啊”。

    玄鸣闷哼一声:“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有神境巅峰,可是我并不是对手,只能被压着打”。

    神境巅峰,压着神君巅峰打。

    周围一群玄天圣地的人,包括玄武老者,全都傻眼在原地。

    玄鸣有心解释什么,但是自己战败是事实,也就没有解释。

    玄武老者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胆,敢放我玄武族人的鲜血。

    玄天圣地的人也留了下来。

    圣子被放血,就好比有人在玄天圣地脸上抽了一耳光,自然要留下来镇压那胆大包天之徒。

    于此同时,玄鸣和玄生两兄弟,在月神殿,被无名之人放血的事迹,也被传了出去。

    令人啼笑皆非,两人如今成为了一阵笑谈。

    此刻的林凡,还在月神殿里面,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林凡踏入了殿宇里面,殿宇里面清冷无比,非常的单调,连一些普通的家具都没有。

    不仅如此,连修炼资源都没有,完全就是一座空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