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洗漱过后,林凡与两女见面,两女也如他一样,神采奕奕,一身修为内敛,想来功力增长了许多。

    在吃饭的时候,黄蓉感叹道:“千年肉佛果然如书中描写一样,吃了能增长功力,不愧是天材地宝,也不知道这种宝物,完颜洪烈去哪里收集来的”。

    完颜洪烈暂时对付不了,林凡与两女商议,先把狗官段天德给除去,两女欣然点头,血洗牛家村主事之人,就是段天德。

    所以段天德绝对不能放过。

    段天德在燕京有一个很大的府邸,而且很有名望,林凡花了一锭银子,就知晓了段天德的府邸。

    三人飞跃院墙,进入了这栋有山有水的府邸,占地起码两千平方米,在燕京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

    那么大的房子,最少也要黄金千两。

    段天德不过一个地方小官,一年俸禄顶天了一千贯,也就是一千两纹银,段天德想要买这种房子,不吃不喝得工作十年才行。

    可想而知,段天德贪污了不少。

    三人进了主客厅,客厅中一共有四人,一个大约五十岁,身穿一身锦衣华袍的中年人,还有一个妇女。

    妇女旁边有两个六七岁的孩子。

    两人正在慌慌张张的收拾东西,一副要远走高飞的样子。

    林凡三人进来的时候,客厅里的两人发现了林凡三人,中年人闪烁着眼神,一副警惕的样子,紧张说道:“你,你们是谁,为何擅闯我的府邸”。

    林凡眼睛一眯,打量着中年人,中年人因为锦衣玉食,倒是胖胖的,唯独他的左脸意外,有一道黑色的疤痕。

    这道黑色疤痕,正是段天德独有的标志。

    林凡嘴角带着一个戏谑的笑容:“我们是来为民除害的,来杀狗官段天德,你就是段天德吧”。

    林凡看到段天德一家收拾行李,很显然决定离开这里。

    林凡想到了原著上,郭靖发现了段天德,本要杀死段天德,可是憨厚的郭靖被段天德花言巧语给迷糊住了。

    不仅没有杀段天德,反而傻乎乎的向后者道歉。

    现在他们进来看见段天德收拾包裹,很可能郭靖来过这里,被段天德骗了,段天德知晓十八年前诬陷之人的儿子来找他们报仇了。

    留在这里极为不安全,所以想要离开这里。

    旁边的两女,也面带杀气的看着段天德。

    段天德听闻,浑身一颤,连忙摆手说道:“这位少侠,二位女侠,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我不是段天德”。

    旁边的中年妇女护住两个年幼的孩子,一脸否认道:“对对对,我丈夫绝对不是段天德”。

    明知后者撒谎,林凡也没有立即拆穿,环保双手饶有兴趣的说道:“既然你不是段天德,那么为何你长得和段天德一模一样,还住他的房子”。

    段天德心中一慌,但眼珠一转,痛心疾首的说道:“哎,那段天德真是作恶多端,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正因为老夫长得像他,段天德狗官害怕仇家找他报仇,就把我们一家三口关在他的府邸,扬言如果我们夫妻逃走,就会杀了我们”

    “少侠,我们夫妻只是普通人,不得不屈服在段天德狗官的淫~威之下啊”段天德脸上露出愤懑之色,演得惟妙惟肖。

    这番话段天德之所以说的那么流畅,是因为前几天已经有人找他报仇,就是被自己这番话语迷惑住了。

    他明白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和妻子商量之下决定离开燕京。

    可行李还没有收拾完,林凡三人就来找他报仇了。

    此刻,段天德想要用对郭靖的话语,来迷惑林凡三人。

    林凡不为所动,依旧微笑的看着段天德说道:“这番话,你对一个面向老实的青年说过吧”。

    段天德急忙否认:“没有,没有”。

    心中却在大惊,对方怎么知道他说过同样的话语,段天德微不可察的打量了林凡一眼,对方依旧含笑看着他。

    段天德立即冷汗都流了出来,他仿佛感觉后者的眼睛能洞察人心一样,自己的秘密在对方的注视下无所遁形。

    林凡一字一顿的说道:“他的名字叫郭靖,在十八年前你派兵血洗牛家村,郭靖之父郭啸天被你割下了人头”。

    段天德浑身一颤,额头冷汗流的更勤了。

    “几天前,郭啸天之子郭靖来找你报仇,却被你用花言巧语骗了,你以为躲过了一劫,可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你十八年前欠下的血债,今日你该还了”

    段天德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自己的全部秘密都被林凡暴露了出来,再也不能镇定了。

    “你,你到底是何人,难不成你也是牛家村幸存者”段天德眼神惊惧的看着林凡。

    林凡摇了摇头。

    段天德眼中出现了一丝希冀,连忙道:“既然我们无冤无仇,那你绕我一命吧,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我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钱”。

    林凡懒洋洋的说道:“不是我找你报仇,而是她找你报仇”。

    林凡指了指穆念慈,然后问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段天德茫然的摇了摇头,因为十八年前被自己污蔑为反宋的郭啸天和杨铁心,虽然两人的妻子都怀有身孕。

    但一个叫郭靖,另一个叫杨康,改名为完颜康。

    自己好像没有其他仇人了吧。

    穆念慈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杨铁心是我义父,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顿了顿,穆念慈补充一句:“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段天德终于明白了过来,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后悔之色,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杨铁心逃走了”。

    “你找死”穆念慈冷哼一声,右手一动,一把柳叶刀从她的袖口飞出,噗嗤一声,插进了段天德的喉咙。

    段天德身体一颤,眼睛陡然瞪大,嘴角和喉咙开始流血,想要开口说什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穆念慈右手一抖,柳叶刀飞了回来。

    一股鲜血从段天德脖子溅射出来,随后,段天德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十八年前牛家村的主事人,大宋官员段天德,终于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