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凡,并没有立即离开神庭,而是待在神庭主城中。

    某客栈中。

    林凡正在修炼,此刻只见林凡周围,有一块块散发蓝色光芒的灵魂晶石,整个房间中,都被灵魂能量给充盈了。

    林凡此刻正在吸收灵魂能量,每时每刻,都有灵魂能量进入林凡的灵魂中,被吞噬吸收。

    一块神级灵魂晶石,对于林凡来说,作用都非常大,更何况林凡离开罪恶之城的时候,一共有两百块界神级灵魂晶石。

    此刻,林凡的灵魂之力,在飞速膨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强,毕竟,这些都是最精纯的灵魂之力。

    也不知道何时,林凡睁开了眼睛,他的灵魂之力,已经强大到等级的极限了。

    “是时候选择突破了”林凡暗道一声。

    随后,林凡一挥手,出现一堆神晶,神晶中有精纯的神元之气,等整个房间中,都充满神元之气的时候。

    林凡催动造化功法,疯狂的掠夺这些神元之气,把这些能量给全部吸收,最终,轰的一声。

    林凡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冲破一样,林凡能量扩散,这些激荡的能量,直接把房间夷为平地。

    与此同时,一股惊人的气息,从林凡身上散发出来,气息摄人,无形之中,都有威压散发出来。

    “界神级,终于到了”林凡感受着,实力带来的快感,自语一声。

    本来,他早就可以突破界神了,但是一直可以压抑着,一直到现在,万花宴结束,终于,不用再束缚了。

    迈入界神境界,才算得上强者。

    进入界神境界,神念极度暴涨,可以散发百万千万里地方,只要想,随时可以清楚地知道,方圆千万里地方发生的事情。

    随后,林凡收回气息,稳固界神境界。

    “东伯兄可在”这一天,林凡传音问道。

    在离去之前,林凡准备把毒郢界神干掉,履行自己对兰月的承诺,因为毒郢界神,就在神庭范围之内。

    毒郢,还是神庭中,有阶位的存在。

    “在,什么事情”东伯雪鹰问道。

    林凡道:“不知道东伯兄,可知道毒郢界神的下落”。

    “毒郢界神,不知道你找他什么事情”东伯问道。

    林凡道:“她算是我的仇人”。

    “原来如此,我最近也在打探毒郢的下落,最终一人告诉我,毒郢躲在了墨圣的范围”东伯雪鹰说道。

    随后,林凡旁边虚空涟漪出现,陡然出现了一人,不是东伯雪鹰是谁。

    毒郢界神,也是东伯雪鹰的仇人,因为在东伯雪鹰还是弱小之时,东伯雪鹰和毒郢的侄子起了冲突。

    而且毒郢界神,还想要偷袭杀死东伯雪鹰。

    以前的仇,东伯雪鹰还没有找毒郢界神清算了,这久忙于万花宴,都差点让他忘在脑外了。

    “在下有个请求,毒郢找到之后,可以让我亲自了结她”林凡说道。

    东伯雪鹰说道:“你已经步入了界神,三重天的毒郢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好,这次我们一同前往墨圣领地,击杀毒郢”。

    “墨圣实力大能者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我拦住墨圣,毒郢界神,就由你击杀好了”东伯雪鹰说道。

    “嗯”林凡点头。

    随后,两人出发,一同前往墨圣地盘,两人全力赶路,最终一天之后,降临在一片海岛上面。

    说是海岛,还不如说是一片大陆,因为这片海岛,确实很大,足足有几千万平方公里,上面,全是一根根的紫竹。

    这些紫竹,每一根都非常茂盛,冲天而起,几百米高度,很多紫竹,都已经修炼成人了。

    修炼成人形的紫竹,都是俊男美女,他们在紫竹林中喝酒弹琴。

    林凡与东伯雪鹰降临,带着逼人的气息,立刻让这些紫竹发现了,毕竟两人气势冲销,还带着敌意。

    “什么人”有人怒喝:“不知道这里是墨圣地盘,还胆敢来冒犯”。

    一根水桶粗的紫竹,如同一根软鞭,带着十足的劲道,打向林凡。

    东伯雪鹰淡笑,他气息暴涨,去指一弹,轰的一声,这根紫竹爆裂,化作一个人形,落在地面上。

    噗嗤~

    这个紫竹异类大口吐血,东伯雪鹰一指,就让他身体遭受重创。

    “墨圣,出来一见”东伯雪鹰,开口说道,声音迅速传遍出去,汇聚整个紫竹岛屿。

    咻咻咻~

    远处,一根紫色的竹子,带着惊人的破空能力,来到了此处,化作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

    男子一道来,顿时威压弥漫天空,他眼神极冷的看着东伯雪鹰:“东伯殿下,有何贵干”。

    虽然称呼的是东伯殿下,但是语气中,并没有多少尊敬。

    东伯雪鹰,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把毒郢交出来,大家相安无事”。

    墨圣冷墨说道:“毒郢不在我这”。

    东伯雪鹰轻笑一声:“墨圣,先别急着否认,毒郢在你这里,是一位擅长追踪的大能者告诉我的,你否认也没用”。

    “毒郢,以前你在我面前,可是何等的高傲,怎么,现在连见我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了吗”东伯雪鹰,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讥讽之色。

    一个森冷的宫殿中。

    一个面目呈阴暗之色的女子,眼中凌厉早已消失不见,在着急的走来走去,嘴里一直喃喃自语:‘怎么办,怎么办,没想到躲了这么久,东伯依旧不肯放过我,啊,该死的东伯,竟然逼迫的我如此’。

    女子正是毒郢界神,想她以前,可是何等的身份,无论走道哪里,都是风光无限的。

    一千万年前,她侄子得罪了东伯雪鹰,她替侄子出头,本来欺辱一个神级,并不放在心上,可是没有想到这个神级,现在已经早已经超越她了,无论是实力还是背景。

    现在,自己如同过街老鼠一样,以前自己的那些朋友,早已经远离的远离,背叛的背叛。

    就只剩下自己一人,东躲西藏,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毒郢界神眼中,除了恨意之外,更多的是后悔,当年如果没有帮助侄子,欺辱东伯雪鹰,那么就不会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