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水月画阁!

    林凡和器灵,正在清点脏物,一共五个储物戒指,林凡虽然临走前,被半步界神打了一拳,但是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五件神器,十六件超凡器”

    “三千多万神晶”

    这些都是从五个储物戒里面搜刮出来的资产,除了这些东西,一枚戒指中,还有一口如同水井的物品。

    白雾奔腾,里面有很粘稠的清水,白雾扑鼻而来,令林凡心中心旷神怡。

    林凡取出这口‘水井’,望着里面的水说道:‘这就是灵泉’。

    器灵在一旁说道:“不错,这就是灵泉,集天地精华而汇聚的灵泉,武者在里面沐浴,可以滋补肉身,乃至重塑身体,价格极为珍贵,这一小小立方灵泉,没有六千万神晶拿不下来,加上三千多万神晶,五件神器,总价值一亿多神晶,这笔资产,对于陈家来说,也不算少了,足够他们吐血”。

    器灵在一旁乐呵呵的抚摸着胡子。

    “这些神晶以及神器,就算你的了,得到这口灵泉,足以让小姐恢复修为”说着,器灵就拿着灵泉离开了。

    是夜!

    陈家府邸,一间大厅里面,灯火通明,昂贵的椅子上面,坐着的人都是陈家手眼通天的人物,气氛安静的可怕。

    当中坐着的,是一个穿着黑衣,满头苍白头发的老婆子,虽然容颜苍老,但是双眼却凌厉无比,身上偶尔流露的怒气,极为恐怖。

    少了一只手臂的半步界神,此刻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这一次,他犯下的错误实在是太大了,让陈家损失了一亿多神晶,重要的是那口灵泉,可是用来给大公子修复伤势的。

    现在灵泉不知所踪,他难逃责众。

    “你说,你们到了天堑的那个范围,出现一个人,谋夺了灵泉,而且这个人,只是一名神级”

    蕴含怒意的声音传来,是一个坐在椅子上的沉稳中年人开口说的。

    “是是是”半步界神低着头,感受到了极强的压力,让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废物”

    沉稳中年人再也忍不住,怒喝道:“你堂堂一名半步界神,加上四名神级后期,竟然被一个神级青年洗劫了,你说你不是废物是什么”。

    就算是一个强大的半步界神想要洗劫这个阵容,也非常的困难,可是却被一个普通神级洗劫了,陈家的界神哪儿有不怒的道理。

    其他的界神人物,也释放强大的威压,让半步界神大口喘气。

    半步界神兢兢业业说道:“那个神级青年非常古怪,他手中有一器物,好像是守望城守望界神的魂塔,想要把我的灵魂拉扯进去,我在与魂塔牵制的时候,那名神级青年十个呼吸不到,就杀死了四名神级”。

    “而且那名青年的手中,还有一件极品神器,我的胳膊就是被那件极品神器毁掉的”

    “魂塔”

    听到半步界神的叙述,客厅里面的界神皆对望一眼,眼中露出思索之色,其中有一名开口说道:“难不成是守望城的残余势力,来找我们清算”。

    陈家以前可是守望城的势力,隶属于守望界神监管,但是因为毒郢界神与守望界神有仇,他们背叛了守望界神。

    在毒郢界神与守望界神大战的时候,陈家当时的老祖宗陈秀,还是一名一重天界神,率陈家众人背叛,杀了不少城主府的人。

    后来,他们举族迁徙皇城,就此扎根,他们陈家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已经在皇城中扎根下来,成为一方势力。

    当年的不耻之事,陈家已经封口,不让任何人陈家之人提起,他们本以为这件事情,会烂在他们心底。

    可是今日发生抢夺,疑似守望界神拥有的魂器出现,加上神秘青年神级抢夺,当年的事情,再一次出现在他们脑海之中。

    “不不不,不可能,当年城主府的嫡系,已经被杀得干干净净,不可能有人活了下来”一名界神,脸色阴柔的说道。

    “不过当时,守望界神死后,他的法宝魂塔确实不见了,而且在毒郢界神还没有到来之前,守望界神的妻子临产,回了老家,我们当日因为决定斩草除根,回到了守望界神妻子的娘家打听过,守望界神的妻子却不知所踪”

    “难不成这次抢劫事件,是因为守望界神遗腹子而起的”

    大厅中,界神在各自的交谈,寻找思绪。

    他们自问没有的罪过什么大势力,就算得罪过的,没有他们势力大,根本不敢报复,而比他们势力强大的,他们也不敢得罪。

    “你们还记得,上个月我被一名女性界神偷袭吗,我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那名女性界神,连见都没见过,当日幸好二哥到来了,不然我恐怕就被那名女性界神给杀了”一个界神心有余悸的说道。

    上个月,是他最接近鬼门关的一刻,一位神秘而又强大的女性界神出现,想要绝杀他,幸好二哥到来,两人联手,打伤了那名女性界神。

    这名界神继续说道:“当时二哥还调笑我,以为我占了那名女性界神的便宜,所以才引得女性界神的追杀”。

    “我现在想起来了,那名女性界神的眼神,非常的像一个人的眼神,有七分相像,而且在女性界神的眼神中,我感觉到了浓郁的杀意,这股杀意,就好像我是她的杀父仇人一样”。

    “像什么人”有人问道。

    这名界神缓缓吐出两个字:“守望界神”。

    “什么,守望界神”

    “原来是这样,这也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守望界神果然留下了遗腹子,而且现在已经成长为界神,找我们报仇来了”

    大厅中,几名界神在这里谈论。

    “管他是不是守望界神的遗腹子,还是城主府的残余力量,如今守望界神已死,敢来虎口夺食,那就是死路一条”

    坐在主位的陈家老祖宗陈秀,语气森然的说道。

    陈秀虽然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但是极其冰寒的话语,惹得在场界神都是心理一寒。

    一位快要本尊神心崩溃的界神,性格是极其暴躁的。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