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燕鸿运思绪也就在一瞬间而已,很快身体的剧痛把他拉回现实,此刻他的手臂算是废了,另一只手连忙掏出几颗疗伤丹药服下,来稳固自己的伤势。

    随后,燕鸿运不在耽搁,快速遁走。

    “你逃得掉吗”林凡冷笑。

    大手张开,控制着天罗地,朝燕鸿运去,同时手中魔剑一挥,一道血色长芒从虚无中诞生。

    血色长芒又快又准。

    这一次,贯穿了燕鸿运的半边身体,顿时鲜血淋漓,燕鸿运发出一声惨叫,如同断翅的雄鹰,从空中坠落到大地。

    燕鸿运惨嚎着,可是没有办法,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悔恨,眼中惊怒的看着林凡,颤声道:“你,你不能杀我,我是”。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燕鸿运眼睛陡然瞪大,只见天罗地降临,落在他的身上,只是一瞬间,燕鸿运整个人被分尸了。

    死无全尸的那种。

    强大的分神期强者,就这样死不瞑目,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林凡降临到地面上,脸上无喜无悲,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冷漠,因为修仙界本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竞争激烈,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如果今天失败者是他,估计也没有人同情他。

    林凡转过头,淡淡的朝一个角落看去,微微一顿,就收回了眼神,没有理会,朝太子府里面飞去。

    呼呼!

    “他发现我了,好险没有杀我”好一会儿,一个元婴期中年男子,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眼中全是骇然,还有深深的惊恐。

    “连本族的分神期高手,都不是这青年的对手,这人绝对不能再次招惹”元婴期男子心有余悸的说道,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

    上次林凡大闹皇宫,然后闲庭漫步离开,严重挑衅他们皇族威严,皇室商量,让强大的本家派出高手,来灭杀这个青年。

    他们燕族在中州大世界,是一个强族,比他们分家不知道强大多少倍,本家派出一个分神期大高手过来。

    他们放心下来,以分神期境界,灭杀心动期境界轻而易举,在分神期高手出动之后,他就跑来暗处观战。

    本以为本家的分神期高手,以雷霆手段,轻而易举镇压这个青年,可是没有想到他完全想反了,青年轻而易举的镇杀了本家高手。

    而且,他们本以为这个青年只是心动期,可是没有想到是元婴期。

    刚刚大战落幕,这个青年朝他隐藏的方向看了一眼,仅仅一眼,就让他心惊肉跳,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

    这个青年并没有对他出手。

    随后,元婴期中年脸色发苦的离开了这里,这个青年,他们以后必定躲得远远地,不再招惹。

    而且因为情报有误,害死了本家分神强者,他们或许还会承受本家的怒火,毕竟一个分神期,可不是街边的大白菜。

    分神期在本家也是中流砥柱。

    刚才大战的时候,除了皇室之外,燕帝城的很多势力的高手,都在用精神力关注这一战,因为他们早就得到了皇室散发的消息。

    一个分神期高手会来,对付这名男子。

    所以在大战的时候,他们不免用精神力观战,本来他们都认为,这个青年会被击杀,但是都没有想过,分神期会陨落。

    而且,分神期在青年手中,竟然毫无抵抗力,如同被秒杀一样。

    他们心中,升起了滔天骇浪,随后各个势力都警告家族的公子,女子等,燕帝城的这条过江龙,他们不能招惹,看见也只能躲得远远的。

    开玩笑,西域最强者,也不过元婴期巅峰,可是现在分神期都被击杀了,那么这个青年到底强到了什么境界。

    合体期,还是洞虚。

    这些,他们无从考察,也不想知道,反正只知道这种人物,是他们一辈子都得罪不起的。

    “坏了,坏了,本家高手都被杀了”

    “这青年隐藏的好深,原来是元婴期”

    皇宫深处,皇帝燕白羽与其族弟燕白飞在讨论,他们脸色都无比难看,眼底深处还有一抹怎么也消散不了的惊恐。

    本来以为,本家强者到来,可以为他们解决麻烦,可谁知道,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得罪了这个青年,而且还要承受本家的怒火。

    “哎,天亡我分家一脉吗,我们不远万里,迁徙到西域,就是希望壮大我们这一脉,从而光荣回归”

    “可是现在,惹到了这种级别的强者,这一切都化为乌有了”。

    皇帝燕白羽的脸上,充满了无尽的懊恼,他正值中年,而且还是皇帝,身上散发出威严,可是现在,却像是老了几百岁一样。

    一颗大石头,沉甸甸的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大哥,不要着急,我认为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旁边的燕白飞,眼中精光闪烁,像这样说道。

    “怎么说”燕白羽问道。

    燕白飞说道:“这个青年,一直都是我们主动惹他,所以才和我们有摩擦,而且对方住在太子府,也没有争霸的野心,我们皇室不宜与对方交恶了,主动示好,希望那个青年大人有大量,不和我们计较”。

    燕白羽说道:“我们可是皇室,如何能像别人低头”。

    燕白飞苦笑着说道:“大哥,你当皇帝当久了,难道忘记了我们的处境吗,在这个贫瘠的西域,我们或许是最强的势力,但是在中州域,我们连一个小家族都比不上,难道面子还有命重要吗”。

    燕白飞的话语,令燕白羽醍醐灌顶,眼前豁然开朗,是啊,他心中一直不想低头,就因为自己是皇帝。

    而且应该有皇帝的威严。

    自己或许在西域很威风,但是在强者眼里,只不过是小孩子玩家家而已。

    这个青年没有找他们麻烦,或许是不屑找他们麻烦。

    燕白羽沉默良久,终于妥协了,说道:“好,我们只有主动求和这一条路了,白飞,这一切交给你去办”。

    “嗯,我们现在只能祈祷,那个青年强者不计前嫌了”燕白飞眼睛眺望远方,唏嘘的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