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场面一度静止,针落可闻。

    周围人大气也不敢喘,尤其是平头男子,早已经吓得面如土色,身体在瑟瑟发抖,双眼充满了绝望以及恐惧。

    他脑袋发懵,自己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来吃饭,无权无势的小百姓,只不过运气好,身旁跟着仨美女。

    可是现在对方身份成迷,来历大的吓人。

    东海市地下霸主刀疤哥,此刻都恭恭敬敬跪在青年面前,不敢多说一句话,仿佛等待着青年的决策。

    平头男子快要吓尿了,自己得罪的到底是谁啊。

    就算是东海市的白道一二把手,也不可能让刀疤哥跪下啊,更别提是主动跪下的。

    平头男子的姐夫陈安,也吓得魂都快丢了,自己的小舅子,这是要把他坑死啊,一辈子不能翻身的那种。

    他也是脸色发白,口干舌燥,在那里等死。

    此刻,当属最意外的就属于两个保镖了,他们也是好奇某人的身份,能够让龙头老大刀疤主动跪下,难怪刚刚自己打眼色,对方没有离开,面无惧色,对方根本就没有把平头男子放在眼里。

    两个保安虽然好奇,但是心中却不害怕,因为他们两个没有得罪对方,问心无愧。

    “你怎么也是一个老大了,不用动不动给我跪下”就在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坐在一旁的林凡,终于发话了。

    林凡的声音,让刀疤如蒙大赦。

    “林少大恩,小的没齿难忘”刀疤依旧恭敬的说道,但是却站了起来,不过脑袋一直低着,彰显对某人的尊敬。

    “刚刚是你对林少大不敬吗,给我滚过来”随后,刀疤转头看向平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摄人的凶光。

    刀疤虽然不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先前平头男轻浮的话语,什么靓妞野蛮小子等形容。

    可以看出是平头男惹事,想必是看上了林少身边三位美女,虽然刀疤在心中感叹林少的魅力很大,好久不见,对方身旁又多了三个美女。

    但是平头男子的话语,足以给他判了死刑。

    刀疤走过去,一把拉住平头男子的衣领,拖到林凡的面前。

    平头男子早已经被吓傻了,没有反抗,任由刀疤拖着过来,刀疤把后者拖过来之后,一脚踹在了平头男子的腿弯处。

    平头男子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林少,这小子冲撞了你,怎么弄他”刀疤语气极为凶狠的说道。

    “刀疤哥,我错了,刀疤哥饶命啊,姐夫,姐夫救我啊”平头男子在旁边慌不择路的求饶,不停的在旁边磕头。

    “刀疤哥,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干的”陈安在一旁冒着冷汗说道:“他姐是我现任妻子,我对他也不感冒,没什么来往”。

    陈安看向平头男,脸色就从慌乱变成了愤怒,一巴掌打在后者的脸上,愤怒吼道:“不要叫我姐夫了,我回去就和你姐离婚”。

    以前,平头男子借着他是他姐夫的身份,狐假虎威,耀武扬威,但是看在妻子的面上,陈安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现在,对方因为眼睛长到了头顶上,惹到了不能惹的人,甚至还会牵连到他,这个时候,陈安也只能选择明哲保身了。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真的从深渊中爬出来了,依旧一脸忐忑的看着刀疤哥。

    平头男子听见陈安的话语,直接傻在了原地。

    自己的姐夫,因为怕被自己牵连,而且选择和自己姐姐离婚,因为自己的不长眼,不仅自己作死,而且还连累了姐姐。

    一时间,平头男后悔不迭。

    “这位林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不开眼惹到了你,求求你放过我吧”平头男在一旁声泪俱下。

    刀疤只是在一旁冷笑着看着平头男子表演,没有说话,对方刚刚不是挺嚣张的吗,鼻孔朝天,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怂样。

    刀疤不屑的撇撇嘴,生平最看不起这种欺软怕硬的软骨头了。

    他在一旁等待着某人的命令,只要对方一发话,自己就会结果这个不开眼的家伙。

    林凡似笑非笑的看着平头男子,眯眼说道:“你不是要跟我们一桌吃饭吗,我给你个机会,现在坐上来吧”。

    “不不不,算了,我和林少坐在一桌,会降低林少身份的”平头男子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他真的敢去坐吗,自然不敢。

    他现在只求能活着,毕竟他比谁都了解权势这个东西的重要性,自己紧紧凭着姐夫的威信,就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而一山还有一山高。

    自己惹到了惹不起的人,自己就算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关注他吗,明显不可能,自己就算是死亡,也翻不起一点浪花。

    林凡追问一句:真的不坐。

    “不坐,不坐,打死我也不坐”

    平头男子带着哭丧的语气说道,心中全是慢慢的恐惧。

    林凡脸色一变:“那你岂不是看不起我咯”。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此刻,平头男子纠结无比,陷入了两难的境界,坐,他不敢,对方虽然邀请他坐。

    但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他不配。

    但是林少说不坐是看不起他,这让平头男子发慌,自己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平头男子低声下气的说道:“林少你何等身份,又何必和小人斤斤计较呢”。

    平头男子现在真的快要哭了,如果有重来的选择,自己今天不会来这家饭店的,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林凡嘴角带着一个冷淡的笑容:你的意思是,以我的身份,任凭你如何冲撞了我,但是我跟你计较,就有**份了是吧。

    “是啊不是,不是”平头男慌张无比的说道。

    对方的话语,话中带刺,完全是诛心之言,怎么回答都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平头男子听见林凡说道:“这次就放过你,下次长点眼睛,不要把眼睛长到头顶上”。

    就在平头男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听见林凡补充一句:“当然,犯错是要受到惩罚的,拖出去打个半死就好了,让他长点记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