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旁边,银灵子表情早已经呆滞了,看着**娇艳的脸蛋,那迷离的眼眸,心中颇不是滋味,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轻薄。

    可是,这又算不上轻薄,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而且看样子,**还是一脸享受的表情。

    如果**知道银灵子心中的想法,恐怕会气的吐血,谁在享受啊,自己是被突袭的,自己又反抗不了眼前的大恶魔。

    她还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再说上次被某人亲了十多次,已经有免疫力了,加上亲吻过后,自己身躯无力,就算想要反抗,也没有力气啊。

    银灵子眼眸露出黯然之色,化作一片萤火虫,然后飞走了。

    既然**都已经是别人的了,那么这个有穷国,再也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人和事物了,他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混蛋,放开我”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从缺氧状态中恢复过来,连忙用双手推开林凡,林凡放开后者,任由对方离开。

    一得自由之后,**连忙和某人保持了距离。

    然后,快速的用玉手擦着嘴巴,似乎想把某人留在嘴唇上令人厌恶的气味给擦掉。

    **气呼呼的说道:“你,你还让不让我做人了,没有人的时候欺负我也就算了,现在还当着外人的面欺负我”。

    **的声音带着丝丝委屈之色。

    林凡笑眯眯的说道:“我为你赶走了一个狗皮膏药,这只是我收取的一点报酬而已。你不应该感到高兴吗”。

    顿了顿,林凡补充道:“刚刚,你不是挺享受的吗,还主动回应,相比起上次,你已经进步很多了”。

    “鬼才感到高兴,鬼才享受”**翻了翻白眼。

    不过先前,自己确实主动回应了对方,但那只不过是她下意识的动作而已,因为刚刚被某人霸道的吻,给吻得差点窒息了。

    想到此处,**脸蛋浮现出娇艳之色,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娇艳欲滴。

    **故作恶狠狠的说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朋友”。

    林凡嘴角含笑说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得到了你的允许就可以亲你。

    “当然不是”

    **又瞪了他一眼,纠正说道:“反正,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要占我便宜了,我喜欢的是师兄,不是你”。

    似乎有意刺激林凡,**冷冷的说道:“早在很久以前,我就把初吻给了师兄,我很喜欢师兄,师兄比你强了不知多少倍”。

    **说完,似乎想要看见某人气急败坏的脸色,可是从始至终,林凡都是一副淡定的表情,这让**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没有达到她想要的画面。

    “你听见没,我警告你,以后不准来找我了”**连忙补充一句。

    林凡掏了掏耳朵,懒洋洋的说道:听见了。

    林凡可不信**的一面之词,因为上次他吻**,对方吻技生涩无比,明显是一个的小女孩儿。

    自己又怎么可能生气呢。

    啊

    **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变得那么好说话了,可是自己的心中,为何有一丝小小的失落。

    就在**心中正复杂无比的时候,又听见某人说道:“我抱也抱了,亲也亲了,反正都占了大便宜,就算我不来找你,你也会来找我的”。

    林凡脸上,带着自信的神色。

    **嗤笑道:我可不是小女孩儿,被你亲了几下就会喜欢你,而且我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主动去找你的。

    “哦,你就这么肯定”林凡的嘴角,带着玩味之色。

    “那是当然”**用鼻孔轻哼道。

    林凡站了起来,看着她说道:我们来打个赌吧。

    **问道:“怎么赌”。

    林凡说道:“在未来十天之内,如果你主动来找我,这一辈子都不准离开我,如果十天之内,你没有在找我,就算我输,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里,你看怎么样”。

    听到林凡霸道的话语,那句一辈子都不准离开他,**的心中,似乎强烈的跳动了一下,但很快镇定下来。

    自己可是无比讨厌某人,怎么可能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语,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肯定的说道:“放心,这十天之内,我是不会来找你的”。

    **心想,自己又不喜欢他,而且又求不到他身上,所以这一次,自己赢定了,绝对不可能主动去找他。

    “既然这样,我们一言为定,到时候可不要耍赖哦”林凡笑眯眯的看着**说道,直到把后者看的浑身发毛。

    林凡才慢条斯理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某人的背影,眼中闪过复杂之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很快,**的眼中浮现出狐疑之色。

    对方,就那么肯定自己会去找他吗、

    “哎,算了,自己是不可能主动去找他的,也不知道师兄修炼的怎么样了,去看看师兄吧”**说道。

    转身离开了这里。

    **朝着离洛的住院走去,却在走道上面,看见了失魂落魄的离洛,**连忙走过去,关切的问道:“师兄,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小师妹,是你啊”离洛转头看向**,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没什么,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

    **关切的说道:“师兄,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而且我也听说了,现在城外正在闹瘟疫,师兄因为想要救治这些百姓,从而废寝忘食的修炼巫法,想必师兄是因为暂时祛除不了百姓身体里面的瘟疫,而变得焦虑吧”。

    “嗯”离洛点头说道:“我最近就是愁这件事情,如果我不能解决的话,这几十万被感染瘟疫的百姓,会因此死去,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

    其实还有一点离洛没有说出来,他和湘瑶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远了,这阵子自己去找湘瑶,后者对他爱答不理。

    自己还没有说上两句话,湘瑶就借故打发了自己。

    离洛心中隐隐有种感觉,湘瑶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再加上城外几十万百姓感染瘟疫,自己束手无策。

    而且大王对他没有向以前那样信任了,所以离洛的脸色才如此的难看,就像得病一样苍白,心情也是坏到了极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