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美人,就算你会飞,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个公子带着自信的笑容说道。

    他叫周阳,是本地县令的公子,这里属于隋朝偏远地带,当今隋炀帝昏庸,不理朝政,造就了许多贪污官吏。

    尤其是在这个偏远地区,县令就是天,说一不二。

    周阳自幼受他老爹熏陶,成为了一个强抢民女的恶霸,每天在街上晃悠,看上哪个美女直接就带走,被他过的女子,一双手加上一双脚都数不过来。

    百姓颇有怨言,可是却无能为力,因为有谁敢对县令不满,都会被抓去打一顿,运气不好的县令直接给他一个死罪。

    县令家里有一批恶奴,百姓敢怒不敢言。

    林凡和于小雪游历道这个地方,于小雪就被猎食的周阳盯上了,刚开始周阳扮作一个穷苦书生,来博取于小雪同情。

    周阳把他的身世诉说的很凄惨,从小父母双亡,每日刻苦饱读诗书,只为考取功名,可惜上京赶考需要盘缠,他身无分文,在一富人家当下人,希望赚点盘缠,可是这个富人家拖欠了他半年的俸禄,让他想要寻死。

    小雪听了周阳凄苦的一面,就让周阳带她去那位富人家里,她帮他讨回公道,可是刚到府里,周阳变露出了伪装。

    他强迫小雪当他的妻子,小雪自然不肯,直接飞走了。

    眼睁睁见到小雪飞走了,周阳对于小雪更加迷恋了,对方长得美,还会飞,简直就是仙女啊,他纵横花海,什么女人没有碰过,但是这种仙女他发誓一定要得到。

    于是他派出下人四处打听,刚巧林凡和于小雪没有走,在在酒馆里吃饭的时候,周阳就带着恶奴来了。

    这一次恶奴带了十多个,在周阳看来,就算你是仙女,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小雪看着周阳说道:“你这人好专横霸道”。

    “哈哈,这话你可说对了,在方圆百里之内,我周阳就是太子”周阳极度狂傲,带着自信般说道。

    因为他父亲,是县令,是这里的土皇帝,那他周阳不就相当于太子了。

    “小美女,嫁给我吧,跟着我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周阳眯眼笑道,随后看向林凡,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今天心情好,不想杀人,给我滚”。

    周阳早已经把小雪当做了自己的禁脔,自然不喜欢于小雪身边,出现其他的男子。

    小雪转头对着林凡说道:“林大哥,不要理他,我们走吧”。

    “走,我看你们往哪儿走”周阳脸色一变,露出阴狠的笑容。

    林凡放下酒杯,叹了一口气说道:“小雪,你还是太仁慈了,这人一出现在这里,酒馆所有人都跑光了,可见这人是这里的恶霸,专欺压百姓,而且深入人心的,不然百姓也不会那么害怕,对于这种人,就应该以恶制恶”。

    说完之后,林凡一挥手,只见课桌上有残余洒落的酒水水滴,突然向雨点一样腾空,朝这些恶奴飞去。

    噗嗤噗嗤!

    这些水滴锐利无比,洞穿了这些恶奴的眉心,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整齐一致的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处于绝对的静止。

    周阳整个人傻眼了,傻在了原地,随后,一股巨大的恐慌,填满他身体的每一寸空间,他吞了吞口水。

    “你你你”好一会儿,周阳才回过神,但是却没有刚刚那样嚣张了,畏惧,恐慌等神色,从他眼中闪过。

    “你作恶多端,带着一群恶奴为非作歹,今日被我遇见了,也算你倒霉”林凡看着周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噗通!

    周阳整个人跪在了底下,声色俱泪的说道:这位大侠,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小的吧,以后我再也不敢欺压百姓了。

    林凡看着他,淡漠的说道:“你现在心里面想的是,等我饶过你,你就会用钱财,广邀高手来对付我,让我生不如死吧”。

    周阳浑身一颤,面色煞白的看着林凡,眼睛中全是浓浓的惊惧,心中骇然无比,自己心中的想法,对方怎么可能知道、

    刚刚他脑海中,确实有这个想法闪过。

    让周阳不明白的是,对方怎么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难不成对方是神仙不成,随后,周阳感觉脑袋一痛,然后失去了知觉。

    噗通!

    周阳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小雪,我们走吧”林凡说道。

    “嗯”小雪低低的应了一声。

    两人离开了这里,他们并不知道,当地百姓小心翼翼来到酒馆,看见周阳以及十多个恶奴都死了的时候,在场人全部都欢呼起来,连连叫道,老天开眼了,老天开眼了。

    走在官场林上,气氛有些沉默,林凡说道:“小雪,你是不是在怪林大哥心狠手辣”。

    “没有”小雪咬着嘴唇说道。

    林凡看了后者一眼,调笑着说道:“还说没有生气,小雪现在表情可是气鼓鼓呢”。

    随后,林凡说道:“小雪,如果我们只是普通人的话,你能够想象得到我们的下场吗,你一个弱女子,只能被对方欺压,而我,或者会被打断双脚,沿街乞讨,生活凄惨”。

    “有时候,宽容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如果一个魔族站在你面前,你选择杀于不杀”林凡看向小雪说道。

    于小雪想了想,咬着嘴唇说:“杀”。

    林凡问道:“为什么”。

    “因为魔族该死,魔族不知道残害了多少百姓,死不足惜”小雪说道。

    林凡道:“我说的是一直生活在魔界的魔族,他们没有害过一个人,那也该死吗”。

    “这”小雪迟疑了。

    “走,我带你去看看”

    林凡拉着小雪,然后出现在先前酒馆的上方,此刻,底下已经聚集了一大群百姓,他们都在欢呼,发自内心的欢呼。

    “女儿啊,老天开眼,欺辱你的恶霸终于死了”一个面容苍老的女子在那里哭泣道。

    “哥,嫂子,你们安息吧,周恶魔死了,你们可以瞑目了”一个骨瘦如柴的年轻人,跪在地上抹着眼泪。

    除了两人,其余的众人,都在那里诉说着周阳以前的罪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