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弹指神通!

    黄蓉直接用弹指神通,废了沙通天的毒砂掌,林凡在沙通天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他的拳头里面灌注内力。

    一拳快如闪电朝沙通天攻击而去,沙通天感觉到了危险,抬头就看见林凡一拳夹杂着狂暴力量轰过来。

    他心中大骇,身体快速朝后仰,躲过林凡的一拳,也就在这时,穆念慈后面攻击已至,长枪带起一道寒芒,刺向沙通天。

    沙通天顿时身体一侧,长枪贴腹而过,这让沙通天吓得亡魂皆冒,明白在待下去是死路一条,本想从这小子这里突围,却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武功和他相差不多了。

    沙通天想要离开,林凡三人自然不会让他如愿,三人紧紧缠住沙通天,分别从不同的地方进攻,让沙通天手忙脚乱。

    躲过一掌,却躲不过一拳。

    此刻,沙通天心中是十分愤怒的,却又无可奈何,如果让他单对单,稳占上风,可是对上三个,只有死路一条。

    穆念慈看准一个机会,长枪刺进了沙通天的腰侧,撕拉一声,沙通天的腰侧被划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与此同时,沙通天也闷哼一声,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中招之后,沙通天就像决堤的洪水,再也抵抗不住三人的攻击了。

    黄蓉舞动手掌,洁白的玉手光华震动,朝着沙通天拍过去,她手掌爆发的攻击如同波浪一样,一浪一浪朝沙通天侵袭过去。

    碧波掌法!

    桃花岛的武功,施展碧波掌法,攻击如同波浪一样,一浪更比一浪强,沙通天顿时中招,碧波掌法的攻击侵入他的身体,连着三次波浪攻击,让他的身体一瞬间被掀飞了。

    林凡看准机会,手中长枪用力一郑,咻的一声,长枪划破空间,从沙通天的胸口刺进,背后露出枪尖。

    哇的一声,沙通天吐出一大口鲜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沙通天心脏都被刺穿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临死前的沙通天,他那是带血的眼眸一一从三人身上扫过,仿佛要把三人的面容记在心底深处一样。

    “你们不得好死”沙通天艰难的吐出一句话,然后扑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林凡呼了一口气,解决了沙通天,才算让王府损失了一名高手,不过却没有让王府伤筋动骨,除非解决另外三人。

    林凡看向穆念慈问道:“念慈,你没有受伤吧”。

    穆念慈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这里的村民都跑出来大声欢呼,因为他们可没少受到金人的欺负,现在林凡三人解决了那么多金兵,他们就像是自己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一样。

    “三位勇士,谢谢你们啊,为我们解决了那么多金兵,你是我们的恩人呐”一个老者颤巍巍走过来,老泪纵横,就要朝着林凡等人跪下。

    “老人家你这是干什么”穆念慈扶住了下跪的老人。

    一个村民道出了原因:“张老其实不是我们村的,在金兵占领了张老村子之后,金兵开始大开杀戒,青壮年都被金兵杀死了,其中包括张老的儿子,张老的儿媳也被金兵给侮辱了”。

    经过这么一解释,林凡三人都对张老充满了同情之色。

    林凡心中黯然一叹,在电视里就看过金兵残暴不仁,每占领一处大宋的领地,都会对各个村庄烧杀抢夺,杀人泄愤。

    看电视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处于这个世界,感受到老者悲伤的情绪,林凡才感觉到金国到底有多么可恶。

    这更坚定了林凡要灭杀金国激进派的的念头。

    村民开始清理尸体起来,当然不是埋起来,而是把这些尸体扔进山里让豺狼叼走,村民对金人恨之入骨,怎么可能帮他们入土。

    晚上的时候,村里用舍不得吃的鸡鸭来招待林凡三人,因为在他们眼里,林凡三人就是恩人。

    第二天一早,林凡就带着穆念慈和黄蓉,离开了村庄,林凡的下一步是寻找洪七公,学习降龙十八掌。

    林凡不担心洪七公不教他,有黄蓉这个厨艺女神在此,洪七公又那么爱吃,不会不教的,只不过不知道洪七公此刻在哪里。

    突然,林凡眼睛一亮,看向穆念慈说道:“念慈,你的逍遥游洪七公什么时候传授给你的”。

    林凡想了起来,穆念慈的逍遥游不就是洪七公教的吗,说不定穆念慈知道对方在哪里。

    穆念慈奇怪的问道:“林郎,你怎么知道我的身法是逍遥游,是洪七公老前辈教的”。

    林凡微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穆念慈也没有再问了,说道:“我十岁的时候洪七公老前辈教的,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林凡无语了,也就断绝了再问的念头,不过洪七公总要出现的,自己只要耐心一点就好了。

    黄蓉这时出声道:“小混蛋,我们现在去哪儿”。

    林凡翻了翻白眼:“蓉儿,能不能不要叫我小混蛋,一点都不好听”。

    黄蓉眼珠一转:“不叫你小混蛋,那叫什么”。

    林凡微笑道:“你可以叫我老公,对了念慈以后也叫我老公,林郎听着怪别扭的”。

    黄蓉俏眸里闪过一丝疑惑:“老公是什么意思”。

    老公老婆是后现代夫妻的称呼,在这个社会里并没有听过,所以两人都不知道。

    林凡笑道:“老公的就是丈夫的意思”。

    黄蓉一听,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嗔了后者一眼:“想得美”。

    毕竟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还没有出嫁就叫这种称呼,她是怎么也开不了口的。

    穆念慈眼里若有所思,把林凡的话语记在心里,开口叫道:“老公”。

    林凡一听顿时就高兴了,看着黄蓉说道:“蓉儿你看念慈多乖,多么听话”。

    穆念慈脸微红,没有反驳。

    黄蓉脸色红红说道:“你和念慈姐姐已经拜堂了,这么叫你天经地义,我可叫不出口”。

    林凡嘴角勾勒出一个微笑:“蓉儿你的意思是,让我尽早娶了你吗”。

    黄蓉一听,只感觉芳心扑通扑通跳的很快,白了林凡一眼:“懒得理你”。

    然后黄蓉就带着羞意跑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