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原剧中,如烟只是月河城的一个普通小女子,因为脸色的疤痕,受尽了嘲笑和欺负,直到有一天,如烟遇上了吕承志。

    吕承志是隋朝西王,南王吕开之子,眼见隋炀帝昏庸无道,民不聊生,便有了广交豪杰,推翻隋炀帝的起义。

    吕承志待人平等,如烟有一次受人欺负,吕承志帮她化解了危机,告诉她天下间无论富贵与贫贱,美貌与丑陋,皆人人平等。

    那一次,如烟是第一次被男人给了尊重,而且还是一位富贵公子,于是如烟渐渐喜欢上了吕承志。

    每年月昙花盛开,吕承志都会来月河城与友人欣赏昙花,讨论国家大事,如烟只能在暗处偷偷看一眼吕承志就心满意足了。

    后来,如烟与吕承志最后一次见面,吕承志告诉她,以后都不可能来月河城了,如烟趁机像吕承志表白,可是却被拒绝了。

    如烟不堪打击,在夜晚的时候,来到月昙花盛开的地方自杀,快要临死的时候,因为赤贯妖星的蛊惑作用,如烟释放了心中的邪恶一面,梦魔。

    如烟想要把吕承志永远留在梦中,在梦中编制一个美梦,和吕承志永远生活下去,让月河城变成了一座死城。

    梦魔化的如烟性格大变,心狠手辣,除了喜欢的吕承志之外,其余人无一幸免。

    林凡现在有点蛋疼,自己经脉断裂,没有灵力催动,和普通人没啥两样,如果如烟这个时候黑化了,自己挡得住个屁啊。

    得必须阻止如烟黑化,想到这里,林凡连忙问道:“如烟姑娘,月河城边的月昙花要盛开了吗”。

    如烟说道:“估计明天这个时候,月昙花就会开满月河城了吧”。

    如月嘴角勾起一丝微笑,露出一个幸福的表情,如烟微微有些兴奋,因为明天她就可以和吕公子见面了。

    “公子,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你做饭”如烟说道,转身离开了房间。

    如烟走后,林凡低语道:“或许明天,就是如烟给吕承志表白的日子,心系国家的吕承志,志不在儿女情长,不错所料,如烟晚上应该会自杀,到时候就会黑化”。

    旋即,林凡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自己该怎么阻挡呢,难不成照着原著下去,任由如烟黑化,但是这却耽搁了他的时间,他还想早点恢复修为呢”。

    晚上的时候,林凡和如烟坐在一起吃饭,后者有些心不在焉,脸上时而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时而痴痴呆呆的表情。

    林凡心如明镜,但却装傻充愣:“如烟姑娘,看来你今天很高兴啊,难不成明天要和心上人见面不成”。

    “嗯”如烟下意识的回答道,但是很快脸色就羞红起来,羞涩的说道:“林公子还是不要拿如烟说笑了”。

    “哎”

    如烟不知想到什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林凡问道:如烟姑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可以跟在下说一说,不开心的事情没必要憋在心里,说出来就好了。

    “多谢林公子关心,如烟没有不开心的事情”如烟开始收拾起碗筷,收拾好之后从厨房里走出来,对着林凡道:“林公子好好歇息,如烟前往马婆婆那里去暂住两晚”。

    马婆婆,神龙族后裔,女娲后人的守护者。

    如烟说完,然后就离去了。

    待到如烟走后,林凡才叹了一口气:“哎,伤的太重了,连灵魂剑意都不能使用了,还有内力等等,不过移魂**倒是能够使用一下的,对付一些普通人不成问题”。

    “玛德,等劳资回到修仙界的一刹那,必定一巴掌拍死那老东西”林凡恶狠狠的说道,想到燕鸿运那淡漠,俯视的眼神,林凡就一阵不爽。

    不过现在不爽归不爽,得赶紧恢复实力。

    第二天一早,林凡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准备去外面晒晒太阳,走在这古镇小道上面,林凡算是感受了一番热闹。

    各种叫卖的东西络绎不绝。

    要说月河城的美景,当属于城边的一大片草原,也就是一年一度的月昙花盛开的日子,百花齐放,美景醉人。

    林凡来到了草原上,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了,一朵朵白色的月昙花无比的鲜艳,象征着纯洁,林凡发现了如烟站在一旁。

    好像在偷看什么人一样。

    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花海中间,一共有三个青年,坐在中间的那个青年身穿华袍,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好一个英俊小生。

    他在那里与两位有人谈笑风生。

    他就是西王吕承志了吧,有一个良好的家室,有一颗谦逊善良的心,再加上一副英俊面貌,在古代来说,简直就是泡妞大杀器。

    难怪如烟被后者迷得不要不要的。

    “如烟姑娘,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入神”林凡走到如烟的旁边微笑道。

    如烟本来在痴迷的看着心中喜欢男子,旁边突然出声,吓了她一跳,如烟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像是被撞破心事一样,双手扭捏着衣角,极为不自在。

    “没,没看什么”如烟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羞红之色,低着头,呐如蚊蝇般说道。

    “唔,那位公子长得蛮帅的,倒也符合如烟姑娘心目中的心上人选择”林凡看着吕承志说道。

    如烟娇呼一声:“林,林公子,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我没有喜欢吕公子,人家吕公子是名门望族,将来是要做大事的,而我只不过是月河城一名小女子,而且还生的难看”。

    如烟说道这里,不禁黯然的摸了摸脸颊上的伤疤。

    “还说不喜欢”林凡调笑一声。

    “林,林公子你讨厌”

    如烟听出了林凡语气中的调笑,忍不住羞意荡然,低下了脑袋。

    林凡说道:“如烟姑娘,你不必害羞,喜欢一个人没有什么害羞的,也没有什么自卑的,爱情里面没有富贵与贫贱,美貌与丑陋,如烟姑娘如果喜欢的话,就应当大胆的去追”。

    林凡很无耻的借用了吕承志对如烟说的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