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燕帝城,太子府。

    “大人,门外有人求见”

    穿着淡绿色衣裙的侍女小竹,对着某个极为懒洋洋的英俊青年说道,这个青年躺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面晒太阳。

    小竹好奇的看着眼前青年,刚开始的时候,对方在太子府所做的一切,让她认为这个人是大魔王般的存在,可逐渐接触之后,发现这个青年平易近人,完全没有傲气。

    而且给她们的待遇很好,以前太子燕尘一个月也不过给她们二十块中品灵石而已,而眼前这位,是二十块上品灵石,相当于两千块中品灵石了。

    府里的每个下人都是一样的俸禄,全都涨了,府里的下人非常的高兴,对于他们来说,主子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俸禄有多少。

    “让他进来”

    林凡睁开眼睛,懒洋洋的说道。

    小竹离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这个老者面容和善,对着林凡谦虚的说道:“这位就是林前辈吗,在下易青河,来自天星宗,因为宗门管教不严,弟子牧轩冲撞了阁下的妻子,现在我代表整个天星宗,特地来向前辈赔罪”。

    易青河在整个天星宗辈分极高,属于长老人物,威严无比,但是在林凡面前,却把姿态放在了最低。

    毕竟眼前这位,可是把皇室都压得低头了,他们天星宗完全硬气不起来啊。

    “对于牧轩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林凡淡淡的说道,表面上完全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

    易青河继续说道:“本来还想把牧轩带给前辈,任前辈处置,可是没有想到牧轩自杀了,所以我把他的头颅带来了,前辈请看”。

    易青河说着,就打开储物戒,拿出一个鲜血淋漓的脑袋,只见那双眼睛没有闭上,满是恐惧的表情。

    林凡摆了摆手,道:“拿开吧”。

    “这里面有十万上品灵石,加上一把灵器,罪魁祸首已死,希望前辈看在我们天星宗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放过我们天星宗”

    易青河忐忑不安的说道。

    林凡接过戒指,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发现果然是一把灵器,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你走吧。

    易青河一怔,他本来以为对方会狮子大开口的,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谈成了,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心里却不知道,林凡现在最多只能对付一个元婴期巅峰,而且林凡也打听过,天星宗是西域顶级门派,出窍期修仙者或许没有。

    但是元婴巅峰可还是有几位的,把他们逼急了狗急跳墙,会得不偿失,再说对方已经把罪魁祸首都杀了,自己也没有必要追究了。

    “前辈”

    易青河叫了一声。

    “我说到做到”

    林凡看了他一眼说道,自然知道对方心中在想什么,就是自己答应的太爽快了,让对方觉得有些不正常。

    易青河看见林凡不像说谎的样子,松了一口气,然后朝林凡一拱手,旋即离开了太子府,回天星宗报告好消息去了。

    “不愧是猛人,只需朝外面放出一句话,得罪过他妻子的顶级宗派,自动上门赔罪”

    “废话,你也不想想这位猛人有多强,可是敢独闯皇宫,而且自由出入的主,天星宗虽然是顶级宗派,但是却比不上皇室,连皇室都妥协了,天星宗还敢正面刚吗”

    外界,无数人都在讨论。

    因为天星宗强者来燕帝城,专程上太子府赔罪,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凡,不好了”

    林凡正在修炼的时候,梅若华推开门,走进来慌慌张张的说道,眉宇间全是紧张以及彷徨的神情。

    “怎么了”

    林凡睁开眼睛,问道。

    “忆凡不见了”梅若华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

    林忆凡,也就是林凡的儿子,梅若华在下界生下儿子之后,因为思念林凡的缘故,所以取了一个林忆凡的名字。

    上次太子燕尘想要取梅若华,估计找人把林忆凡不知道关在哪里去了,后来林凡闹王府,杀元婴强者,废燕尘,之后又闯皇宫。

    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闯出了赫赫威名,那背后之人,恐怕因为忌惮林凡,就把林忆凡放了出来。

    这一段时间,林忆凡都回过太子府,看望梅若华,当然,并没有和林凡相见,因为在林忆凡的认知里,是林凡这个混蛋,抛弃了他们母子两个,让两人在修仙界受够了罪。

    现在林凡突然出现,林忆凡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没有和林凡见面过。

    林凡自然知道,如果想要儿子接纳自己,需要一定的时间,现在面对面肯定很尴尬,所以林凡也乐得于父子俩之间的不见面。

    林凡问道:“他跑哪儿去了”。

    梅若华继续说道:“他还留了一张字条”。

    “什么留言”

    林凡接过字条,只见上面写着:“母亲,既然那混蛋回来了,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守护你了,我本来想替你教训那负心的混蛋,不过看到你这几天那么高兴,快乐,是以前孩儿从来没有见过的,所以我暂时放过教训那混蛋,母亲,你不用担心孩儿,孩儿已经长大了,需要自己去外面闯荡,增强实力,如果那混蛋以后在抛弃你的话,孩儿也有实力教训他”。

    林忆凡歪歪斜斜写了一大堆。

    林凡摸了摸下巴,道:“这臭小子竟然自己离开了,不过这样也好,让他去外面历练历练,增长见识也挺好”。

    “好什么好”梅若华白了后者一眼,说道:“这些年忆凡一直陪伴着我,而且也没有一个人独自外出过,不知道外面的人心险恶,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

    顿了顿,梅若华说道:“不行,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我要去找他回来”。

    梅若华说着,就要转身离开,林凡眼疾手快,拉住了对方,说道:“若华,忆凡已经十九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总拿小孩子的目光来看待他,你不能把他限制在身边,限制在燕帝城,外面广阔的天空,才是他该去的地方”。

    随后,林凡拍拍后者的肩膀,道:“好了,放心吧,以这小子的体质,外面那些大宗门,估计争着抢着收他做徒弟,你不要太担心了”。

    经过林凡的劝道,梅若华身体才软了下来,低声说道:“好,好吧”。

    可情绪还是有些低落,一下子适应不了儿子的突然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