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宫之事,终于传到了外界,那名叫林凡的恐怖青年,在皇室还没有找麻烦的时候,抢先进入皇室,要皇帝交人。

    原因是第十九皇子燕青,在去年的时候,因为对那名叫梅若华的女子心怀不轨,还强制带进了府邸,不过因为剑体少年的缘故,燕青并没有得逞。

    虽然燕青没有得逞,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算完,据说燕青因为这件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就算皇帝出面也没有保住其性命。

    这件事传到了外界,引起一片哗然。

    本来众人猜测,应该是皇室派出强者,进入太子府针对神秘强者,从而挽回丢掉的面子,然而想法与现实恰恰相反。

    这条过江龙进入皇宫,当着皇帝的面,杀死了他的儿子,也就是第十九皇子。

    众人终于重视了起来,居住在太子府的恐怖青年,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可怕,皇室都居然妥协了,付出皇子生命,避免开战。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皇室也不愿得罪这个青年,燕帝城所有的势力掌权人,开始喝问旗下弟子,他们有没有不开眼,在落魄的时候得罪过梅若华母子俩。

    因为得罪过的话,那个神秘青年,很有可能登门清算。

    天星宗。

    坐落在西域的南边,紧靠玄武城,这里是一片灵气浓郁的山脉,飞流瀑布,景色宜人,半山腰,有成片的古建筑。

    这里便是天星宗的大本营。

    “怎么办,听说皇室都妥协了,那人进入皇宫,当着皇帝的面,杀死了燕青,现在是不是轮到我了”。

    某间房子里,有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正在喃喃自语。

    他叫牧轩,是天星宗一名长老的孙子,从小父母就死了,身为爷爷的牧金海从小就溺爱他,造就了他骄傲跋扈的性格,做事不顾及后果。

    “不不不,我虽然调戏了那名女子,不过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想来我应该没事的”很快,牧轩又摇着头否定到。

    牧轩,以前在玄武城的时候,巧然遇到了绝色的梅若华,不免口花花了一番,想要带走梅若华,可是幸得林忆凡在身边,保留了清白。

    牧轩被林忆凡的剑光伤到,等带着援兵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牧轩一直对那个伤到他的少年耿耿于怀。

    一心想要找到对方报仇,同时对那个绝美人妻升起了强烈的占有欲,两人是牧轩一直想要找到的。

    得知两人已经在太子府了,牧轩才善罢甘休。

    最近燕帝城传出的事迹,让牧轩彻底害怕起来,害怕对方找他的麻烦,就算躲在天星宗,牧轩也无法安定下来。

    嘎吱!

    突然门开了,本来就惊弓之鸟的牧轩,立刻吓了一跳,不过发现进来的是一个熟悉的人之后,才安定下来。

    进来的是一个老者,虽然满头白发,但是精神矍铄,尤其是双眼炯炯有神,他叫牧金海,是牧轩的爷爷。

    “爷爷”牧轩叫道。

    牧金海沉声说道:“什么话也不要说,现在跟我走”。

    牧轩一愣:去哪儿。

    牧金海瞪了他一眼,眼中全是责怪神色:“不管去哪儿,反正你必须离开天星宗,甚至离开整个西域,离的越远越好”。

    当年,就是因为太纵容自己的孙子了,做事全然不顾后果,现在惹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连皇室都低头了。

    他一个元婴初期,只能带着自己的孙子离开。

    牧金海带着牧轩,准备离去,可是还没有走出天星宗的范围,牧金海突然神色大变,看着空无一人的山脉,沉声说道:“你们出来吧”。

    “老牧,你很不地道啊”

    空气中荡起一阵无形的涟漪,只见一个伛偻老者,从涟漪中走出来,双眼如同两条毒蛇的眼睛,冷幽幽的盯着牧金海。

    老者虽然瘦伛偻着身体,但是身上却散发出令人惊悸的气息。

    随后,又是连续八名气息强大的老者走出来,封锁四面八方的路线,禁止牧金海带人逃走。

    看到这个场面,牧金海心中一沉,旁边的牧轩,要不是站在爷爷的身体,如果独自面对这九人,早已经吓得小便失禁了。

    “宗主,你这是做什么”

    牧金海心中咯噔一下,天星宗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天星宗宗主有元婴巅峰的实力之外,还有八名元婴长老,包括牧金海。

    前三名长老,都是元婴巅峰的存在,而牧金海在九大长老之中,排名最后。

    现在宗主加上八名长老一起来拦截他离开,这让牧金海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老牧,收手吧,那位强者已经下令,给我们天星宗三天的时间,把牧轩的人头送到燕帝城的太子府,如果三天时间没有送到,那位强者就会登临我们天星宗,到时候将是我们天星宗的灾难”

    “献出牧轩一人的性命,就能让我们天星宗有一个安宁的环境,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你孙子引起的,难道你希望那位强者来迁怒我们天星宗吗”

    “对啊,老牧你可以走,但是牧轩不能走”

    八位老者纷纷开口,没有给牧金海留下退路。

    说起来当年的那件事情,他们也知晓一二,如果对方威胁不到天星宗,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件太平常普通的事情。

    但是现在得罪的人,已经强大到能够覆灭他们天星宗了,这个时候,他们不得不站出来,用始作俑者的性命,来避免对方迁怒天星宗。

    牧轩看见八位长老,已经让他敬畏无比的宗主,全部都来阻截他,要把他献出去,早已经吓得发傻了。

    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牧金海怒喝:“好啊,你们真要那么绝情吗”。

    在以往,他们九大长老,加上和宗主的感情,也算是比较好的,但是一到了这个地步,对方就直接翻脸无情了。

    一点妥协的余地都没有。

    天星宗宗主,连同八大长老,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牧金海,显然这件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

    “好”

    牧金海身体里的力量,仿佛一下子抽干了一样,他转过头,悲哀的看了一眼牧轩:“轩儿,爷爷再也保护不了你了,不过爷爷会死在你的前头”。

    牧金海说完,随后掌心中汇聚力量,一掌拍在他的眉心处,牧金海浑身一震,嘴角溢血,倒在了地上。

    “爷爷”

    牧轩惊恐的大叫了一声。

    “哎,老牧,你这又是何苦呢”天星宗宗主摇了摇头,随后探出大手,拘禁着悲伤的牧轩,离开了此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