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刻,燕白羽肺都被气炸了,很想要出手,但是心底的第六感告诉他,如果出手的话,自己有极大的陨落危险,所以他极力忍住了。

    林凡淡淡的说道:“本座妻子来燕帝城的一段时间,第十九皇子想要侮辱本座的妻子,幸好忆凡的阻止,才让他没有得逞,你说他该不该杀”。

    燕白羽牵强的说道:这区区一点小事,阁下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吧,不如这样,我可以选择进行赔偿,来弥补阁下的损失,至于燕青就留他一条性命如何。

    燕白羽必须保住自己的儿子,毕竟对方强势上门来找麻烦,自己还保不住亲属的性命,那燕帝城的势力,该怎么看待他们皇室一脉。

    林凡没有说话,眼神冷漠的看向燕尘,双眸之中,有可怕的剑芒浮现,然后消失,只见燕尘啊的一声。

    他眉心多出一个血洞,眼中露出一丝茫然的神色,死不瞑目。

    “你”

    燕白羽大怒,根本没有想到林凡一言不合就会动手,杀死了本已成为废人的燕尘,而令他惊怒的是,自己不知道对方怎么出手的。

    就算他要救下也来不及。

    林凡依旧漫不经心的说道:“这区区一点小事,不用那么咬牙切齿吧”。

    燕白羽和燕白飞怒火攻心,对方当着他们的面杀了儿子侄儿,这还是一件小事吗,这个时候,两人同时爆发出了元婴巅峰的气势。

    两股狂暴的气势,同时笼罩了林凡,正片空间都仿佛被禁锢一样,随后两人身形化作闪电,抬手间发动了攻击。

    两团剧烈的能量,瞬间临近林凡全身。

    林凡身形一闪,直接跨越出了这片禁锢的天地,脱离了两人的攻击范围,同时运用灵魂剑意,分别化作两丝细小的剑意,分别轰击在两人的脑海中。

    轰!

    燕白飞和燕白羽两人,脑海中剧烈的震荡起来,脑海中一片轰鸣,剧痛无比,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然后惊骇的看着林凡。

    “我用灵魂剑意全力攻击一个元婴初期,能瞬间把他杀死,但是对付一个元婴巅峰,一击很难杀死,更何况灵魂剑意分别化作了两丝,威力更是减半”林凡看着两人心中自语道。

    如果他想要杀一人,全力攻击下,只需发动两到三次就能杀死对方,但是如果同时对两人施展,那么效果将不尽如意。

    而且发动一次灵魂攻击,对自己的消耗很大,连续催发两三道就能让自己进入虚脱,连续对两人三次攻击,也不见得同时能够杀死两人。

    林凡不敢赌,如果杀不死对方,自己就即将陷入危险的地步了。

    现在,只有看对方能不能够被唬住了。

    林凡眼睛一眯,淡淡道:“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我也不想把这里变成血流成河的炼狱”。

    “灵魂攻击”

    燕白羽和燕白飞止住了身形,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之色,难怪对方的气息只有融合期,对他们来说蝼蚁般的存在,却敢来威胁他们。

    这一切的一切,皆因为对方修炼了灵魂攻击手段。

    众所周知,在整个修仙界,灵魂攻击修仙者是最难最不好对付的,修仙界流传着一句话,你可以招惹比你强的人,你也可以招惹尊贵的炼丹师,但是千万不要惹到最神秘的灵魂修仙者,因为到时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燕白羽犹豫了,说真的他被吓住了,对方擅长灵魂攻击,刚刚那一击,让他们脑海都剧烈的震荡。

    很明显是对方给他们的警告。

    如果再来几下,他就算抗住了,恐怕战斗力也下降一半不止,思考之后,燕白羽妥协了,连一旁的燕白飞也没有说话了,还处于震撼之中。

    “好”

    形势逼人,燕白羽不得不顺从,他探出一只手,直接把一个人,从皇宫深处拘禁出来,这人剧烈的扭动。

    不过元婴巅峰强者的拘禁,他怎么可能挣开。

    “父皇,我是你亲儿子,不要啊”

    这个被拘禁的青年正是燕青,第十九皇子,此刻,他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的傲气,只剩下满脸的恐惧。

    对于前几天太子府发生的事情,燕青早有听闻,与其他皇子高兴说不同,他则是有些害怕,对于自己在害怕什么,他自然明白。

    这个叫梅若华的女子,他比燕尘还要先遇到,因为想要强来,可是自己被那个少年用剑气击伤了,后来这个女子与少年就逃走了。

    等自己带着追兵寻找女子的时候,对方却被燕尘带去了府邸,那个时候燕尘天资比他好,得父皇恩宠,他也不敢找麻烦,只能偃旗息鼓。

    后来得知那个少年是上古剑体,燕尘更因为这个少年的缘故,坐上了太子之位,那一段时间,燕青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自己早知道那个少年是剑体,自己就不应该那么对待他们,应该奉为座上宾,说不定坐上太子之位的是自己。

    最近得知燕尘被废,燕青提心吊胆,惶惶度日,就是害怕对方的报复,所以一直躲在皇宫之中,连自己的府邸也不敢回去。

    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找到皇宫来了,一副不杀他誓不罢休的目的,更让他绝望的是,自己的父皇和叔叔,竟然妥协了。

    林凡看了燕青一眼,对方眼中的恐惧不像是作假,随后,林凡移开了视线,只见拘谨在半空中的燕青,整个人一震。

    然后尸体就瘫软下来,失去了知觉。

    “阁下满意了吗”

    燕白羽的眸子中,闪过一缕悲伤之意,不管怎么说,燕青都是他的儿子,始终都是有感情的,而且死的还是两个儿子。

    纵然生活在帝王家,燕白羽也有些伤心,可是这一丝伤心,转瞬即逝。

    林凡没有理会对方,而是闲庭漫步般离开了。

    燕白飞说道:“皇兄,我们该怎么办,是否要请家族那边的高手过来”。

    燕白羽的双眸弥漫着可怕的杀意:“我们燕氏一族,好歹也是中域的燕氏的旁支,我们被人羞辱,嫡系那一脉脸上也无光,如果我们传送消息过去,家族主脉必定会派出高手前来帮忙”。

    燕白飞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