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谁”

    燕尘本来和煦的笑容,听到这句话语,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他是谁,燕国太子,身份尊贵,在燕帝城,他就是王。

    眼前这个人他没有见过,想来应该是无名之辈,一个无名之辈,竟然在他大婚之日,威胁他,这让燕尘心中无比恼怒的。

    在他看来,眼前这人应该是自己几十个兄弟中,派来恶心自己的,因为一旦自己娶了梅若华,那么太子地位将得到巩固。

    自己的几十个兄弟当中,有很多人非常不希望自己当太子,在今日大婚,应该有很多麻烦,燕尘早已经预料到了。

    这个青年,应该就是第一个麻烦。

    自己必须以铁血手腕,震慑暗处的威胁,不然这场婚礼,还会有人来找麻烦。

    “杀”

    燕尘脸色铁青,喝道。

    “小辈,你过了,不该在太子大婚的时候捣乱”燕尘的背后,有一个并不起眼的老者站了出来,他冷幽幽的盯着林凡。

    “不要”

    燕尘旁边,梅若华娇呼一声,她的一双美眸,不知道何时,早已经蕴满了一层水雾,她定定的看着某人。

    那熟悉的模样。

    往日的记忆,如潮水一样迅速涌来,梅若华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在下界的日子,和那个叫林凡青年相处的日子。

    在下界江湖中,自己是一个刽子手,人见人怕的大魔头,为了后者的名声,自己甘愿离开对方,在暗处默默关注就好。

    可是没有想到,对方原来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纵然这样,她也只能在暗处,默默地说一句,不管君在何方,愿君安好。

    后来,她跟着师傅以及蓉儿,回到了桃花岛。

    没有隔几月,她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一时间,她又是高兴又有点彷徨,她为自己有了后代而高兴,却彷徨孩子长大没有父亲。

    孩子出生之后,非常的调皮,在孩子几岁的时候,因为不小心触动了阵法,把她们母子俩传送到了修仙界。

    突然来到陌生世界,她心中有对陌生世界的恐惧,也有期待,因为或许孩子的父亲,就是这个世界的。

    但很快令她失望了,这个世界太浩瀚了,想要找寻某人,根本无从寻找,她只能带着孩子,艰苦的生活着。

    因为自身容貌,给她带来了很多麻烦,她只好带着孩子东躲西藏,在一些没有修仙者出没的小山村隐姓埋名。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她发现了孩子的异常,也就是身体与别人不同,于是她只好带着孩子远离山村,来广袤的世界。

    希望孩子能习武,成为一个修仙者。

    最终,她遇到了燕尘,后来被燕尘强制带回府里,把她禁足在太子府,那一刻,她绝望了,一度想要死去。

    可是为了孩子,她不能死去。

    令她心安的是,极为好色的燕尘,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后来原因她也了解了,原来自己的孩子,是万中无一的剑体。

    燕尘以后需要仰仗孩子,给他稳固帝位,而且不留余力的倾尽资源,让孩子成长起来,同时每天都来嘘寒问暖。

    对方目的很简单,想要迎娶自己,来巩固与孩子之间的亲情。

    本来,她以为这种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等孩子强大了,就有能力带自己离开了,可是这一切,都是她幻想的。

    对方想要把自己绑在一条船上,明确的给了她通告,如果想让自己的孩子活着,那她就必须嫁给他。

    如果反对的话,对方就会在自己孩子没有成长起来,杀死自己的孩子。

    她一个孤苦伶仃的弱女子,为了让孩子能够活着,只好牺牲自己,来换取孩子能够有成长起来的空间。

    本来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见到某人了,可是没有想到,在今天会再次见到某人,对方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她视线里。

    刹那间,对某人的无穷思念如潮水般涌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打湿了她那张绝美的容颜。

    “对不起,我来晚了”

    林凡没有在意老者的话语,而是双眸看着梅若华,眼中涌出无限的愧疚神色,他能从对方那双眸子中,读出一种无奈,深深的无奈感。

    那一双眸子,凄美无比,仿佛吃尽了世间的酸甜苦辣,变得无比沧桑,那柔弱的模样,直接刺中了林凡的内心。

    让他心中狠狠一抽。

    其实不用对方解释,林凡也明白,对方母子俩,想要在修仙界存活下来,会经历什么样的困难,在下界,或许安然无忧。

    可这里是修仙界,最普通的筑基期,也不是她们母子能够对付的存在。

    此刻,林凡真想打自己一个耳光,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来修仙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梅若华母子,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了。

    自责过后,林凡的心中,又涌现出了无尽的怒意,双眸如同刀子一样,落在燕尘的身上。

    这个混蛋,竟敢逼迫梅若华嫁给他,真是在找死。

    不过林凡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因为那样太便宜他了,林凡决定一点一点的折磨对方,让对方从尊贵的太子之身,慢慢的失去一切,一无所有的境界。

    在场人似乎也发现了异常情况,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和太子即将纳的妾室应该认识,不然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泪水都模糊了脸庞。

    他们都沉默着,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不过看向林凡的眼神,带了一丝悲哀和怜悯之色。

    或许这人,以前是梅若华的道侣,或者丈夫,但是现在敢当着太子的面,质问太子,打乱太子纳妾。

    不管如何,这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大家朝太子看去,暗道果然猜的不错,太子燕尘的一张俊脸,早已经是阴沉如水了,那铁青的脸庞,足以说明燕尘此刻心中,是有多么的愤怒。

    “华老,还不动手,给我杀了他”燕尘用压抑的怒气低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意。

    别人都看出一点情况了,燕尘岂会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明显梅若华和男子,有什么关系。

    不过那又如何。

    谁敢阻挡他娶梅若华,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