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近日,东海市景胜集团董事长李山因为意外死亡,警方也查出了网络上流传的消息,李山却是存在漏税以及从事毒品交易,涉及金额较大,政府暂时封掉景胜集团的一切经济以及终止正在进行的合同,由1八号面向公众拍卖”

    这一条消息,出现在了网络上。

    现在网络上都在谈论着景胜集团拍卖的事宜,国内已经有好几家巨型企业盯上了景胜集团这块肥肉,想要吞下。

    景胜集团涉及房地产,高级酒店,连锁百货,以及影院控股,政府根据法律收回了十年李山漏掉的税钱,毒品账款,加上各种罚款。

    同时景胜集团涉及产业很广,有业内专家初步估计剩下的景胜集团,最少价值二十亿,保守拍卖成交价格四十亿。

    “景胜集团”林凡摸着下巴思索道,如果自己要拿下景胜集团的股份权,三十五亿应该不够,更何况有好几家公司都盯上了。

    比如东海市的盛铭集团,本来从事金银珠宝行业的,早就想要跨界了,现在景胜集团倒台,被政府拍卖,盛铭集团自然会抓住这块肥肉。

    林凡早就知道,李山死后,以他的犯罪记录,集团将会被政府回收,然后进行拍卖,所以林凡决定拿下景胜集团。

    十八号,也就是后天,集团就要拍卖了,自己这两天,应该想办法凑点钱。

    林凡打电话给刀疤,很快接通,刀疤有些恭敬的问道:“大哥,有什么事情吗”。

    林凡问道:“现在天狼帮能够拿出多少资金”。

    刀疤想了想,说道:“天狼帮控制住东海市的夜总会,以及赌场,流水资金有十亿左右,怎么,难不成大哥对景胜集团有兴趣”。

    刀疤不是傻子,很快就知道了林凡的想法。

    毕竟他中午给林凡打去了三十五亿,总不可能半天就用完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林凡想要拿下景胜集团。

    “嗯”林凡点头。

    刀疤说道:“大哥,我明天给你准备好”。

    “没什么事情的话,就挂了吧”林凡淡淡的说道,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

    “念慈啊,你和我家小凡是怎么认识的啊”周婉和蔼的看着穆念慈说道。

    她今天晚上没有回去,留在了别墅,因为没有时间给她收拾一间屋子,所以就和穆念慈暂住一间屋子。

    “我,我们就这样认识的”穆念慈俏脸微红,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当然不可能告诉后者,我正在宋朝比武招亲的时候,你儿子跑过来和我比武,然后用下流的方法赢了我。

    “傻丫头,还害羞呢,有啥害羞的”周婉微笑着说道。

    顿了顿,继续问道:“小凡性格如何”。

    周婉想要了解一下自己的儿子,自然不可能去亲自问林凡,而是从旁边之人了解起,穆念慈身为小凡的枕边人,应该对后者很熟悉。

    穆念慈微微有些羞赧的说道:“伯母,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和老公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老公不是那种倔强怨恨的人,你也不是故意忍心丢下他的,所以老公会和你和好的”。

    “嗯,伯母就担心这一点,不过听到你的解释,我就放心多了”周婉微笑道:“对了,我还没有见过你父母呢,什么时候请他们过来一起吃顿饭”。

    穆念慈眼神略微有些伤感:“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得瘟疫去世了”。

    “对不起,伯母不是故意揭你伤心事的”周婉说道。

    穆念慈摇了摇头,说道:“都很久的事情了,我也差不多快忘掉他们了”。

    “傻孩子,以后伯母就是你的母亲了,会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看着有些我见犹怜的穆念慈,周婉把她轻轻揽在了怀里。

    就在这时,周婉的电话响了起来。

    她拿出电话,接通问道:“有事吗”。

    “董事长,东海市景胜集团即将拍卖,我们集团想要入住东海市,拿下景胜集团就容易多了”对面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

    “嗯,我知道,你先和团队估计一下景胜集团的最大交易价格,然后明天过来一趟就好了”周婉的语气,虽平淡无波,但是给人压力极强。

    “知道了董事长,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对面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周婉放下手机,心中喃喃自语,拿下景胜集团,然后送给小凡,就当是给小凡多年来的补偿吧。

    第二天一早,林凡走出房间,就见到周婉坐在沙上看报纸,听见身声音,周婉放下报纸,对着林凡露出一个微笑:“早啊,小凡”。

    “呃,早”林凡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周婉说道:“先前洗脸刷牙吧,早餐在保温箱里面放着”。

    林凡默然不语,走进了厨房,开始洗脸刷牙。

    保温箱里面,有一杯热牛奶,还有一份煎鸡蛋,林凡也没有客气,端着早餐来到了沙上坐着,咬了一口嫩鸡蛋。

    顿时自言自语道:“念慈的厨艺又进步了”。

    周婉一直看着林凡,听到这话微笑道:“我做的”。

    顿了顿,周婉补充一句:“我听念慈说你爱吃荷包蛋,所以给你做了两个”。

    “谢谢”林凡轻声说道。

    随后,气氛陷入尴尬。

    对面坐着的虽然是他母亲,但是林凡现两人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就好像陌生人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真巧,没想到你在家里,就表示我没有白跑一趟了”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大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英俊男子。

    这人的后面,还跟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

    随后,这人朝林凡走了过来,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你好,我叫白伟”。

    林凡皱了皱眉,没有说话,眼前这个青年他并不认识,不过没有经过自己的招呼,对方却自顾自的走进了家里,让林凡非常不爽。

    不过林凡没有生气,他倒要看看这个叫白伟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叫林凡是吧,我希望你能离开和你同居的四个女子”白伟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话音刚落,林凡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