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赌场高手的手中,是一副顺子牌,七,八,九,十,j,而对方也有一副黑桃四,六,七,八,很有可能是顺子,而且极有可能是同花顺。

    如果对方是同花顺,自己就输定了,这也是赌场高手心中忐忑的缘故,微不可查瞥了林凡一眼,对方一丝慌乱都没有,显得无比镇定。

    这让赌场高手心中一抖,对方难道真是同花顺,赌场高手继续咬牙:“一千万”。

    此刻赌桌上面,已经有接近一亿的资金了,现在只剩两人对决,而且赢得几率也很大,赌场高手不管如何,都不可能半途而废。

    “我跟”林凡依旧懒洋洋的说道。

    赌场高手脸色发苦,这已经第四轮了,他下注的资金,已经超过赌场给他的三千万赌钱了,现在他无比慌乱,脸上都冒出了汗水。

    赌场高手说道:“你已经没有筹码了,还怎么赌”。

    林凡的面前,已经没有了筹码,因为刚刚三轮已经用完,林凡一副毫不在意的看着对方:“没有了兑换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林凡打了一个响指,当着众人的面兑换了五千万筹码。

    “这一次,我全部梭哈,你是选择梭哈还是弃牌,随便你”林凡把刚刚的兑换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淡淡的看着赌场高手。

    赌场高手面如土色,对方竟然梭哈了,而且还是五千万,可是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钱了,对方赌这么大,肯定是同花顺。

    自己虽然是顺子,但是也吃不住同花顺啊,明知道是输,自己可不会傻到白送他五千万。

    经过良久的内心煎熬,赌场高手整个人泄气的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说道:“我弃牌,你赢了”。

    “多谢你送我的四千万”林凡微微一笑,他除开先前赢得三千万,加上刚刚兑换的五千万,只赢了四千多万,五千万都不到。

    “需要开牌吗”林凡说道。

    “不用”赌场高手摆了摆手说道,就算不用看,他也知道对方是同花顺,不然不可能底气这么足。

    林凡摊开底牌,淡淡道:“我觉得你还是看一下好”。

    林凡刚刚把底牌公布于众,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声。

    “我去,底牌竟然是一张红桃三,我还以为是黑桃五,同花顺呢·”

    “我靠,我们都被他的演技给骗了”

    周围人纷纷说道,同时对林凡面不改色的演技惊叹无比,明知道是这么一副最小的牌,竟然还敢一千万一千万的下注。

    这魄力真大啊。

    白色西装青年心中想要骂娘,他刚刚被林凡那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唬的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对方的牌,是他们五副牌中最小的。

    噗!

    赌场高手看到牌桌上那红桃三,顿时气得浑身颤抖,一股血液直冲脑门,有种快要晕过去的感觉,自己竟然被对方骗了。

    “你你你”赌场高手愤怒无比的看着林凡,气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对方底牌真是一张黑桃五,对方一副同花顺,他还能接受,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这副牌,竟然是最小的那种,随便有一对对子都能单吃。

    赌场高手心中充满了浓浓的不服气,同时也有深深地懊恼,懊悔刚刚自己怎么不坚持跟下去呢,如果跟下去,自己就赢了。

    可是尽管在后悔,现在也无力回天了。

    “兄弟,好魄气”少许后,西装青年对着林凡说道。

    林凡淡淡一笑,道:“承让了”。

    “还要继续来吗”林凡环视众人说道。

    其余三人摇了摇头,赌场高手则是黑着脸瞪着林凡,恨不得把林凡吃了最终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没有的话,我去其他赌桌了”林凡说道。

    “朋友,在赌场你已经赢了接近一亿,是否可以收手了,不知道我们赌场哪里得罪了阁下”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一个身穿黑衣,皮肤偏黑的男子,在几个西装男的存托下,朝林凡这里走了过来。

    “彪哥好”

    “彪哥好”

    周围人对着这个男子低头礼貌问好,这个男子叫王彪,是赌场的老大,周围人对于王彪都很敬畏,因为王彪是道上的狠角色。

    随后,他们有些同情的看了林凡一眼,这下子应该是在赌场赢多了,惹得彪哥的不满,现在这个小子要倒大霉了。

    周围人纷纷让开几步,害怕林凡牵连到他们。

    王彪是跟着李天狼混的,也是李天狼的兄弟之一,当过悍匪的那种。

    对于普通人来说,王彪身上充斥着一股匪气,浓浓的煞气,属于不怒而威的那种,这样静静的站在这里,就会给人一股无形的压迫力。

    王彪眼睛一眯,射出两道寒光盯着林凡,王彪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林凡,王彪想要用气势吓住林凡。

    王彪当过悍匪,杀过人,身上的气势普通人接触到很害怕,但是林凡却没有一点感觉,毕竟王彪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让他觉得可笑的是,这个普通人竟然对他露出了一丝杀意,给林凡的感觉就是,一只蚊子飞过来,不停地在他眼前嗡嗡叫,挑衅他。

    林凡不由自主的轻笑一声。

    “你笑什么”

    林凡的笑容,在王彪眼里自动理解为了嘲笑,这小子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惧怕自己身上的气势,竟然还敢嘲笑自己。

    于是,王彪的眼神更冷了。

    林凡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个有趣的画面”。

    顿了顿,林凡反问一句:“你们开赌场,不是让人赌钱的吗,为什么现在不让我赌了”。

    王彪淡淡的说道:“没说不让阁下赌,我是为了阁下着想,因为阁下如果赢得太多了,恐怕会引起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觊觎,甚至失去性命”。

    王彪似乎意有所指。

    林凡故作诧异问道:“你是再说我如果赢多了,我赢的这笔钱会被人惦记上吗”。

    “正是如此”

    “呃,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属于我自己的钱,我应该还是能够拿走的”林凡淡淡的说道。

    王彪冷哼一声:“既然阁下如此想,那就不要后悔”。

    随后,王彪就离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