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胖子赌徒对着林凡说道:“兄弟,你已经大捞了一笔,赶紧离开吧”。

    “为什么”林凡淡淡的问道。

    胖子赌徒小声说道:“这个赌场背后有人罩的,你现在赢了赌场三千万就应该收手,如果继续赢钱的话,赌场肯定会对你不满的,上次好像有一个xg赌术高手来此狂卷一个亿,最后那个赌术高手莫名的失踪了”。

    胖子因为跟着林凡下注,赢了一百万,所以才对林凡出声警告,他害怕林凡因为赢钱过多,从而引起赌场背后之人的杀意。

    这种赌场里面,你赢个一百万或者两三千万,对于赌场来说都能接受,但是你凭着赌术厉害,一下子赢了赌场一亿,或者两三亿,这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林凡淡笑道:“不急”。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劝你了”胖子赌徒耸了耸肩。

    玩骰子的庄家,都被林凡一人给吓跑了,林凡每局都下注那么大,而且可以变换骰子的大小,也赢不了林凡,他们再傻也知道这是一个赌术高手。

    所以全都厕遁了。

    “大哥,就是他,他已经连赢六局了,每次都压五十倍大,我明明已经把骰子控制小点,可是开盅之后,点数却变大了”

    某间**房间里,一个男子指着**里面的林凡说道,他就是刚刚输给林凡一千万的庄家,旁边还有两人,一人也输了一千万。

    “嗯,这个小子太诡异了,竟然连赢六局,要说他身上没有古怪我也不信”

    “大哥,我们怕是遇到高手了”。

    另外两人一人一句说道。

    他们的旁边,有一个身材结实的男子,双臂纹着两条蟒蛇,他脸色黝黑,一双眼睛犀利无比,盯着显示器里面的林凡。

    少许后,开口说道:“这人应该是一个赌术高手,不怪你们”。

    随后,男子阴测测说道:“注意盯紧他的动向,我们赌场的底线是五千万封口费,希望他赚了五千万知难而退,能满足他的胃口,如果他胃口过五千万的话,这人也没必要存在了”。

    旁边的三人心中一凛,看着显示屏里面的林凡都露出了冷笑之色,小子,几千万都够你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了,希望你能适可而止。

    也就在这时,林凡端着筹码,去往了牌类赌桌,房间男子阴冷的说道:“人的贪婪,果然是永无止境的,他们只想着赚更多的钱,可是并不知道,贪婪会害死他们”。

    梭哈纸牌游戏,也是从xg引进来的,这类游戏没有庄家,和抓金花差不多,比五张牌的大小,第一张是底牌,也就是暗牌。

    后面四张都是明牌,大家都可以看见,由第二张明牌最大者说话,进行下注,其余人觉得自己牌好,可以进行跟注。

    此刻,林凡参与进来之后,一共有五位玩家,其中有一位是赌场庄家,是一个资深赌博玩家,专门为赌场赚钱。

    荷官完底牌之后,开始第二张名牌。

    林凡的名牌是黑桃六,其余四人都比林凡的要大,最大者则是一个黑桃k,这个人是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年轻男子。

    “我下注十万”年轻男子毫不犹豫推出十万筹码。

    黑色西服的赌场高手手中,则是一颗方块十,他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另外两人,选择跟注十万,庄家也跟了。

    因为这才是第二张牌。看不出输赢,所以大家都没有弃牌,轮到林凡选择跟注还是放弃了,大家一起看向林凡。

    林凡笑了笑,说道:“十万多没意思,我加注一百万”。

    几人顿时瞳孔一缩。

    “我去,这个青年好魄力,明明牌最小,竟然加注一百万”

    “看来这个青年很有自信啊”

    周围群众纷纷说道。

    那个白色西装青年惊讶的看了林凡一眼,说道:“你确定押注百万”。

    林凡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西装青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叫荷官继续牌。

    这一次,林凡得到了一张黑桃四,西装青年运气好,又来了一个红心k,他手里有一对k了,赌场高手得到了一张黑桃九。

    西装青年已经有一个对子了,还是比较大的对子,他咬咬牙道:“我跟一百万”。

    赌场高手看了一下底牌,是一张红心八,他冷笑一声:“跟注一百万”。

    其余的两人,一人选择弃牌,他手中的两张牌很小,而且连不起来,就算有对子也输定了,没必要赌下去,另一人跟注一百万。

    林凡耸了耸肩道:“一百万,太少了,一千万吧”。

    噗!

    周围人都被林凡的惊骇世俗的话语给惊住了,他们想不通,明明这人牌点最小,竟然一次加注比一次高,难不成是傻子吗。

    就连赌场高手和西装青年都愣了,看了林凡的名牌,一张黑桃六,一张黑桃四,另一张不知道,西装青年说道:“加注那么多,难不成你顺子不成”。

    林凡笑了笑,没有说话。

    第四次牌,赌场高手一张方块七,西装青年则是一个红桃二,林凡则是一个黑桃七,现在轮到西装青年说话。

    他看了看赌场高手的三张明牌,方块十,黑桃九,方块七,还有一张不知名底牌,对方顺子的可能性极大,又看了看林凡的牌,黑桃六,黑桃四,黑桃七,也有可能是顺子,就算不是顺子,也有可能是同花。

    他摇了摇头,自己的地盘是一个红心q,加上一对k和红桃二,根本没有多少胜算,最后一张来一个k,他如果有三条,对方顺子可能性极大,也赢不了顺子。

    他想了想,说道:“我弃牌”。

    另外一人也弃牌了,场中就还剩下林凡和那位赌场高手,其中两人的牌都差不多,可能是同花,但是林凡顺子的可能性极大。

    赌场高手咬咬牙,道:“我跟注一千万”。

    林凡懒洋洋道:“我也是”。

    随后,荷官开始最后一张牌,赌场高手是一张方块j,而林凡则是黑桃八,两个人底牌依旧不知道是什么。

    不过这时,赌场高手的脸色隐隐有些白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