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在林凡三人离开富源客栈半个时辰左右,大街上突然马蹄声震动,人们纷纷避让,一共百来个金国骑兵分散开来,把客栈给包围起来。

    “尸体在哪里”一个怒喝声响起,只见一个光头,满脸横肉的从金兵中走了出来,踏进了客栈。

    此人正是沙通天,侯通海的师兄。

    刚刚沙通天得到了通知,说自己的师弟被杀了,两者师兄弟关系不错,沙通天立马就赶来了,同时还带来了王府的一队骑兵。

    “师弟”沙通天看见客栈的一具尸体,悲呼一声,连忙跑了过去,沙通天把侯通海的尸体翻了过来,只见侯通海胸前一个大洞。

    鲜血侵染了他的布衣,侯通海的一只眼睛也是血肉模糊的,另一只眼睛争得大大的,看起来死不瞑目。

    “你我师弟一场,不管你被谁杀的,师兄定然给你报仇”沙通天看着侯通海的尸体说道,一只手轻轻把侯通海的眼睛给闭拢。

    “谁是掌柜,给我滚过来”沙通天站起身来,朝着客栈愤怒咆哮一声:“我数三声,不出来直接把客栈给你拆了”。

    “我,我是,掌,掌柜的”一个兢兢业业的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颤声说道。

    沙通天伸出手,直接揪住掌柜的衣领,掌柜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惊恐的叫道:“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

    “你给我说说,是什么人杀了我的师弟”沙通天瞪着铜铃般的眼睛,一脸凶相的看着掌柜。

    “小,小的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知道他们是一男一女,而且还很年轻”掌柜结结巴巴道,先前这里打斗,他一直都躲在人群中。

    “你可记得他们的容貌”沙通天再次问道。

    掌柜的忙不迭说道:“记得,那女的身穿一袭红衣,明眸皓齿,容颜绝美,那男的一袭白衣,一头短发,手中拿着一杆长枪”。

    随后,掌柜把他看见的,都一字不漏的描述出来。

    沙通天听闻,眼中闪过一丝回忆,听掌柜的描述,很像上次在树林里遇到的两男一女,因为那小女娃很漂亮,而且还伤了他的手臂。

    两个男子中也有一个短发男,但是那个短发男不会武功,自己师弟武功虽然普通,但也不至于被一个不会武功的短发男杀死啊。

    这里,就有点矛盾了。

    沙通天松开掌柜的,快速来到师弟的伤口检查,当他看到师弟一个血肉模糊的眼睛和手臂有一个血洞之后。

    沙通天肯定了,杀死自己师弟的,一定就是上次那个武功诡异,拥有暗器的女子,因为师弟的眼睛和彭连虎一样都爆了,而且他手臂的血洞和师弟手臂的血洞极其相似。

    该死的,肯定是那个小女娃,沙通天咬牙想到,而那个短发男,也肯定是上次遇见的那个,不过这样反而让沙通天更疑惑了。

    因为上次短发男根本不会武功,这才几天不见,短发男就厉害到能杀死自己师弟了吗。

    沙通天问道:“他们可有人受伤”。

    掌柜说道:“那个会暗器的小女娃,听说中了一位江湖人士的蜈蚣剧毒”。

    沙通天眼睛一亮,听说对方中剧毒,那么对方应该短时间不能使用内力了,对方就算要逃走,也逃不了多远。

    随后,沙通天看向掌柜,声音阴冷说:“要想活命吗”。

    “想想想”

    沙通天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想活命的话去找一个画家,然后把几个凶手的画像交到王府来,限你一日之内完成,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小的这就去办”掌柜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沙通天满意的哼了一声,然后带着师弟尸体离去。

    此刻,林凡一行三人,已经来到了一个村庄,这个村庄只有几十户人家,四周被大山隔绝,风景优美。

    这里的房屋都是茅草房,稀稀疏疏散落在平地上面,周围则是良田与土地。

    林凡来到了这里最近的茅草屋,茅草屋旁边有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大爷,林凡抱着昏迷的黄蓉走过来,也吸引了老者的注意力。

    “你们是什么人”老者声音沙哑的问道。

    穆念慈微笑着说:“这位老伯,我们都是宋人,我朋友被毒蛇咬了,能暂住在你这里吗”。

    老者说道:“可以,我们村庄好久都没有来外人了”。

    随后,老者看了昏迷的黄蓉一眼,关心的说道:“我看这位小女娃脸色发青,显然剧毒已经进入血液里面了,再不及时医治的话,恐怕会危及生命,不知道小女娃被何种毒蛇腰上的”。

    林凡说:“我们也不知道,那条毒蛇咬了人就跑了,我们只看见毒蛇全身花花绿绿的,色彩斑斓”。

    老者细想了一会儿,带着吃惊之色说道:“看来这位小女娃,应该是被鸡冠蛇咬的,那玩意儿这山上就有,奇毒无比,你们还是赶快送到城中药店去抓药吧,如果错过了最佳时机,各种解毒药恐怕也无力回天”。

    林凡含糊的应了一句,说道:“老伯,我朋友是武林人士,可以暂时压制毒性,就不用去城中了”。

    没等老者说话,林凡又补充一句:“老伯,我先把她放在床上去”。

    现在可不是吹牛逼的时候,因为黄蓉中的是蜈蚣剧毒,才不是什么蛇毒呢,而且他们也不敢再回燕京了,如果猜的不错的话,他们现在已经被全程通缉了。

    林凡把黄蓉放在了简易的床铺上,黄蓉在昏迷中闷哼一声,因为中毒的缘故,黄蓉洁白的脸颊呈现泛青之色,显然中毒已深。

    林凡回过头看向穆念慈问道:“念慈,你会运功疗伤吗”。

    穆念慈说道:“会啊,但是运功疗伤起不了什么作用,要先把她中毒的部位把毒素给吸食出来,这样用内力才能逼毒出来”。

    林凡看了黄蓉一眼,然后说道:“念慈,那她就交给你了”。

    林凡是不可能给黄蓉吸毒的,因为男女授受不亲不亲,林凡也不想趁人之威,林凡说完之后,就准备出去,却发现穆念慈站着没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