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林凡醒来,浑身有些发软,不仅是因为昨天喝了几碗酒的缘故,还因为昨天晚上他耗费了许多力气的缘故。

    所以此刻,林凡浑身无力,就像是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一样。

    突然,旁边的娇躯动了动,林凡很清晰的感觉到,一具如泥鳅般滑嫩的娇躯,紧紧的贴着他,不,应该说是抱着他。

    林凡微微低头,就看见一张闭月羞花的脸蛋,轻轻地枕在他的胸前,肌肤胜雪,如剥壳的鸡蛋一样嫩白。

    穆念慈此刻睡得香甜,嘴角都带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看着怀中丽人,林凡的嘴角也微微勾起,心中十分得意,就在昨天晚上,他完成了一个壮举,光荣的从男孩升级为了男人。

    林凡用指尖划过穆念慈的脸蛋,突然,后者睫毛颤了颤,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穆念慈看见自己躺在林凡怀里的时候。

    没有惊慌失措的大叫,有的只是冷静,她柔柔的叫了一声:“林郎”。

    两人的关系,因为昨晚洞房,变得亲密无间,穆念慈用秋水般的眸子,温柔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她知道从今以后,这个就是自己的丈夫,他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全部。

    由于刚刚醒来,穆念慈有些睡眼朦胧,浑身散发着慵懒娇媚的气质,让林凡深深地沉迷了,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住了那娇嫩的樱唇。

    “呜呜”穆念慈只是象征性的哀求两声,就热烈的回应起来,当她感觉到一只作怪的大手,落在自己的敏感地带时。

    穆念慈娇躯轻轻一颤,连忙说道:“林郎,饶了人家吧,等人家好了之后在依你”。

    听到穆念慈的话语,林凡眼中的欲~念渐渐散去,随后才想起来,昨晚念慈初经人事,自己也要了三次。

    现在自己一大早上又想要,对方身体肯定承受不住,想到这里,林凡暗骂一声,随后把穆念慈揽在了怀里。

    “念慈,对不起,我没考虑你的感受”

    穆念慈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林郎,你我夫妻之间,无需说对不起,况且你也没有对不起念慈,是念慈不对”。

    林凡听了有些无语,这古代女子地位还真的低下啊,本来一个很英气的武林女侠,在自己得到她之后,就处处为自己考虑了。

    看来在古代,对女子来说男人就是他们的天,还真不是一句空话。

    不过,在林凡的观念里,主张男女平等,他可不想穆念慈对待自己,就像是一个下人对待家主那样。

    所以林凡坏坏笑道:“念慈,你哪儿对不起相公啦”。

    “当然是”穆念慈刚想说,因为自己身体缘故,让相公没有满足,可是这种话语,她羞于说出口。

    所以说到一半,穆念慈就停住了,羞涩的白了一眼后者。

    看着穆念慈风情万种的白眼,林凡一瞬间就被电的找不着北了,美女的薄怒,那似嗔似怒的表情,对男人来说是最大的杀伤力。

    林凡感觉自己又要忍不住了,不过还是忍住了,就算这样,林凡也上下其手,同时亲吻那张娇嫩红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凡才一脸满足的放开了后者。

    穆念慈娇柔说道:“林郎,我服侍你更衣吧”。

    林凡刚想说不用了,但转念一想,在古代女子服饰自己男人更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男子拒绝女子为其更衣,那么女子就会胡思乱想。

    看着念慈期待的眼神,林凡点了点头。

    很快,两人就穿戴好了衣服,穆念慈惊咦说了一句:“往常这个时候,义父已经过来吃早饭了,今天怎么没有过来”。

    林凡微笑着说道:“昨晚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义父当然不会傻的来打扰我们”。

    穆念慈一听,怕是林郎猜的**不离十,不过也因为如此,俏脸微微一红,眼中含羞带怯,心中羞意荡然。

    两人洗漱完毕之后,穆念慈去隔壁房间叫穆易去了,但是很快她就回来了,眼中带着焦急之色,看着林凡说道:“林郎,义父留下一张书信,不知道去哪儿”。

    然后,穆念慈把书信递给了林凡,上面写了一整张:

    念慈,凡儿,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义父已经离开了,义父看到你们成家立业了,心中很是高兴,以后的日子就靠你们自己了。

    念慈,虽然我把你当亲生女儿看见,但是我也很想念与我分散的妻子,还有肚中的孩子,你不要担心义父,义父这是寻找妻儿去了。

    好好和凡儿过日子,凡儿,好好对待念慈,如果我有一天回来,看见你欺负念慈,我拿你是问。

    信里内容读完,穆念慈垂下双手,失魂落魄道:“义父走了”。

    穆念慈从很小的时候,就被穆易抚养长大,心中对穆易就像是对亲生父亲一样,此刻穆易离开,穆念慈非常的难过。

    穆念慈强忍发酸的鼻子,眼中出现了浓浓的水蒸气。

    “念慈,义父又不是死了,他还活着,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不要哭了,我们以后又不是没机会见”林凡把穆念慈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林凡现在能体会到穆念慈的心情,毕竟从小就跟着穆易生活,穆易突然离去,穆念慈心中自然是非常难过。

    “呜呜呜义父走了”穆念慈终于忍不住,附在林凡怀里放声大哭。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穆念慈才止住了泪水,俏脸都被哭花了,眼眶通红。

    “林郎,你不要离开我好吗,不要像义父那样离开我”穆念慈稳定了情绪,睁着通红的眼眶看着林凡。

    因为义父离去了,穆念慈害怕林凡也会离他而去,所以看向林凡的眼神,都带着小心翼翼和精准。

    此刻穆念慈样子楚楚可怜,就像是一只没人要的小花猫一样。

    不知道为何,林凡看着穆念慈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有些发苦。

    “嗯”林凡坚定的点头说道:“念慈,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林凡很明白穆易的离去对穆念慈的打击有多大,现在穆念慈正是最脆弱的时候,最需要自己安慰。

    林凡把穆念慈抱在怀里,强有力的双臂紧紧抱着,让后者明白,自己不会离开她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